笔趣阁 > 震痛随笔 > 第0702章【放疗楼】 不定时炸弹

第0702章【放疗楼】 不定时炸弹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韩霆心中一惊“沃琳,你怎么了?”

    “头,痛!”沃琳张嘴喘息,试图让头痛有所缓解。

    韩霆赶紧安抚沃琳“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累了就睡觉,咱们很快就到了。”

    他现在完全可以肯定,沃琳的想不起,是选择性忘记。

    确切地说,是刻意忘记,不愿意面对现实,故意把现实和梦境混淆。

    但他不能再继续问,沃琳的头痛原因尚未查明,他不能冒险。

    虽然沃琳对落水一事假装不记得,但沃琳的头痛却不是装的,沃琳脸上几乎已经没有了血色,这不是伪装可以做得到的,韩霆不忍心看沃琳难受的样子。

    看到此时沃琳的脸色,再想想上次沃琳因他而头部受伤引发头痛旧疾发作,那时的沃琳应该比这次难受得多吧。

    心中内疚,韩霆更加不忍心继续追问下去。

    韩霆将车停在路边,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手发抖,给沃琳做催眠推拿。

    渐渐地,沃琳脸部肌肉放松,眼睛也慢慢合上,进入睡眠状态。

    韩霆下了车,走入田野,分别给齐春红和大头打电话,确认两人除了把沃琳落水的事告诉了陈新宇之外,还告诉了什么人。

    齐春红信誓旦旦“你放心,除了陈师兄外,我谁都没告诉,我到你们科找你的时候,你同学还特意私底下问我,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他能不能帮得上什么忙,被我打个马虎眼混过去了,咱们多年的兄弟了,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韩霆嘱咐齐春红“以后这事你就烂在肚子里,就是和沃琳也不要提起,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现在没有心情解释。”

    他又打电话给大头,同样问沃琳落水的事,大头还告诉了谁。

    大头保证“兄弟,咱们是什么关系,没有经过你同意,我怎么敢乱说话,你放一百个心,只要你不发话,这事就烂在我肚子里了。”

    “谢谢了,我能不能留住媳妇,可就全靠你了……”韩霆说了一迭声的感谢话。

    他话锋一转“最近各处大搞建设,而且看这势头,还会越来越红火,你有没有兴趣添置一台重型叉车?”

    大头立即来了兴致“怎么着,韩主任你这是打算追加投资的意思?”

    “当然是追加投资,”韩霆一副精明商人的口气,“赚钱要看准时机。”

    “好,兄弟你只管放心投资,我绝对会让你赚得盆满钵满!”韩霆不用看,都能想象得到电话那头的大头把胸脯拍得咚咚响。

    韩霆点头“咱们说干就干,你尽快做一份市场调查报告给我。”

    安抚住大头,韩霆用沃琳的手机打电话给陈新宇。

    韩霆没有对陈新宇有任何隐瞒,向陈新宇详细叙说了沃琳的落水原因,还有沃琳此时的真实状况。

    他拜托陈新宇“陈师兄,您是沃琳的师兄,沃琳对您很信任,也很依赖,您就是沃琳的娘家人,我求您不要在沃琳面前提她落水的事,我真的怕她再出事。”

    陈新宇提醒韩霆“你是医生,我不敢在你面前班门弄斧,可我明白一个道理,不是知情人不提,沃琳就永远想不起这事,你这是给自己埋了个不定时炸弹。”

    “陈师兄,您说的这个我知道,可我不敢冒险呀,”韩霆痛苦而无奈,“沃琳的病因未名,在没有弄清楚她还有什么未知的隐藏危险前,我不能冒险。”

    “我这里肯定没问题,你是医生,你这么做自然有你自己的道理,我遵医嘱,不多嘴。”陈新宇满口应承。

    人家话说得好听,说什么自己是娘家人,可自己心里门儿清,自己只是个外人,自己把该说的话说了,也算是仁至义尽,剩下的就是人家情侣之间的事了。

    安排完心头担心的事,韩霆点燃一根烟抽起来,本意是安抚他自己有些浮躁的情绪,顺便给车子里添加点烟碱的味道,对沃琳起辅助镇痛作用。

    鉴于上次的教训,韩霆不敢再让沃琳接触烟碱,可他又不忍心看沃琳痛苦,采用这种间接的方法,可能不大管用。不过聊胜于无吧。

    上次发生沃琳烟碱中毒昏迷几天的事后,他不知自己出于什么心理,不怎么抽烟的他,随身带了一包烟。

    这包烟已在他身上揣了很久,每次他换衣服,别的东西不一定重新装在身上,但这包烟一定记得随身带着。

    因为揣在身上久了,烟盒已经变了形,不过包装还没有破,今天是他身上揣烟以来,第一次抽烟。

    韩霆怕效果不够,接连抽了三支烟,并将烟雾往自己身上喷。

    他抽第四支烟的时候,嘴里已经发苦,想呕,强行抽完第四支烟,他不再抽。

    韩霆回到车上,沃琳还在睡,比起在莽和泉宾馆时,沃琳此时睡得很不安稳,眉头不时皱起,身体也不时烦躁地扭动,不知是头痛的原因,还是在做噩梦。

    若不是有安全带固定,韩霆不在车上的这段时间,沃琳还不知会出什么状况。

    韩霆赶紧俯身靠近沃琳,随着烟碱的味道越来越近,沃琳呼吸明显加深,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扭动的身躯也慢慢安静下来,直至陷入深度睡眠。

    韩霆心里松了一口气,赶紧下车,让身上的烟味尽量多的散掉,以免对沃琳的影响过大,过犹不及。

    重新回到车上的韩霆,没有再耽搁时间,加快速度开车回医院。

    当值班护士小罗看到韩霆抱着沃琳急匆匆进科室时,满脸不解,可鉴于韩霆平时的暴脾气,小罗不敢多嘴问,识趣地打开一间收拾干净的病房。

    韩霆边给沃琳检查身体,边向小罗和值班医生陈鹏询问今天的情况。

    做为新成立的科室,他这个主任不上班的时候,科里肯定有很多事向他请示,而他的手机今天几乎一整天放在莽和泉更衣室,科里的人根本联系不到他。

    果不其然,这一天积累的事情确实不少,等韩霆处理完,已近一个小时过去,还有一个手术等着韩霆做。

    这个手术,连李院长和姚副院长都没有把握,所有的人在等韩霆回来。

    “告诉手术室做手术准备。”韩霆大步走向手术患者的病房。

    小罗追上韩霆,问“主任,那您女朋友?”

    韩霆头都没回“她要是睡醒了,会自己回宿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