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长夜(下)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长夜(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他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得到的却不是最糟糕的结果。虽然比平常晚了许多,太阳最终还是升了起来。

    它从堆积在天边的云层里艰难地挣扎而出,洒向大地的金色光芒却更灿烂夺目,仿佛要将最后的热情都留给这个它将要离开的世界。斯顿布奇原本已隐约有了冬日的寒意,一日之间又转瞬变回了盛夏。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都在这突如其来的炎热之中焦躁不安又疲惫无力。

    失衡——几乎所有人都如此认为。魔法之月升起,原本的平衡被打破,于是太阳失去了正常,这是很容易就能推论出来的“真相”。前一晚埃德还在试图证明那轮圆月带来的力量或许有益无害,第二天那“或许”就变成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他的脸上。即使他怀疑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这样的“失衡”,他的理由并不能让人信服。

    “你是说,日与月是一条创造这个世界的巨龙的双眼?”一位老牧师重复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算是温和,却比难以置信或者怒不可遏更让埃德觉得难受——那是宽容和安抚,仿佛他面对是个天真不知事,会执着地相信某些荒谬的故事的孩子。

    “……那是我们亲眼所见,”他只能坚持,“是我们亲耳所闻。”

    他们固然没有见到创世之初日月升空的那一刻,但他们见到了世界另一边的黑暗里那伟大的巨龙如山的尸骸……他们听到了她亲口述说的“起初”。

    “可你并不能证明那就一定是真实的。”老牧师摇着头,近乎慈爱地看着他,“那或许只是谁塞进你脑子里的幻觉。”

    埃德张口结舌,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能说“你们自己去世界的尽头,随着水流跳下去看一眼就知道了”吗?……不能,真有谁要这么干他恐怕反而会竭力阻止,因为那结果实在难以预料。

    他甚至不知道星燿会不会再一次欢迎他和伊斯的打扰。

    “你并不能确定到底哪一个月亮才是最初那一个,是不是?”已经听过这故事的菲利·泽里从另一个角度提出疑问,毕竟他听的时候就理所当然地把他所熟悉的日与月凑成了一对。如今非得让他接受那突然冒出来的月亮才是真的,就算是他也觉得挺难。

    “不是这么简单的事。”蒙德摇着头,“至少我们所认为的‘平衡’,不是在一架天平的两端加加减减,或者换个砝码的问题……”

    他们在争论之中得出许多种猜测,却没有一个能给出确凿无疑的证明。当最后大家不得不各自离开时,争论也并未停止——就算是同一个神殿的圣职者,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并不是只有一个声音。

    “其实这也算是件好事。”

    离开黎明神殿时菲利乐观地表示,“总比静成一滩死水,只等着别人冒头要好。”

    在水神神殿越来越强势的那十年,其他神殿渐渐习惯了默默地站在一边。嫉妒自然是有的,在长久的沉默和安逸之后生出的疲懒却或许比因嫉妒生出的野心更糟。

    光之剑的出现和即将到来的长夜似乎让蒙德所讽刺的“一群鹅”也找回了战斗的本能……这的确算是件好事。

    “你真的见过鹅吗?”菲利后知后觉地因为法师的形容笑得停不下来,“那东西啄起人来可痛啦!你要是不用法术,可未必真能打得过一群鹅。”

    毫不见外地准备跟着埃德回家的法师意味深长地点头“我可从来没有瞧不起鹅……可它们趾高气昂觉得目之所及都是自己的领地的时候,难道不可笑吗?”

    菲利举手认输。且不说作为一个圣骑士讨论这个多少有点尴尬,他也无意在这种没什么意义的话题上与一位擅长含沙射影的法师开始另一场争论。

    埃德有点没精打采。炽热的阳光下,他们脚下的石板都亮得晃人的眼,寂静已久的街道上,却似乎比前几天要热闹几分。埃德觉得好像所有还待在斯顿布奇的人都跑了出来,按捺不住地彼此交谈,对着天空指指点点……这些好奇的人昨晚又都在哪儿呢?

    回到家中他才知道这样的“热闹”到底是从何而来。当他们在黎明神殿里争论不休的时候,从一直默默旁听的使者那里得到消息的巴尔克,已经派出人手,开始调查斯顿布奇还剩下的人里,有多少突然拥有了如埃德所说的那种“特别的力量”。

    这果断又快速的行动让习惯了拖拖拉拉的埃德瞠目结舌。

    “……所以,他找到了吗?”他问。

    “找到了不少呢。”娜里亚回答,百忙之中还记得认真地询问那位不请自来的法师大人早餐想吃什么,让蒙德露出了一个格外真诚的笑容。

    “那什么‘力量’可真是千奇百怪!”精力过剩无处发泄所以干脆跑出去帮忙的泰丝迫不及待地补充,“有人突然变得力大无穷,有人能从指头尖儿里冒出水来,有人的指甲长得飞快……”

    她拍着桌子咯咯笑“指甲长得飞快!这到底有什么用?方便挠人一脸血丝儿吗?”

    然后她脸一垮,突然又不高兴起来“我也想有点什么奇怪的力量呀!——当然也不好太奇怪。为什么我没有呢?我明明感觉到了点儿什么的!”

    娜里亚按着她的脸把她推到一边,三两句将最重要的消息告诉埃德“整个斯顿布奇,包括留下的守卫,还剩下不到三千人,其中有三百多都十分确定自己‘感觉到了点儿什么’,但只有二十来人确实有了点不同寻常的能力,先不说有没有用吧……这人数也还算挺多的?”

    埃德眉头的纹路越来越深。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他的意料之外,他以为的“力量”……是像他,或像白鸦那样,用另一种方式施法的力量。但从阿瑞亚手中变成金属的花,到泰丝所说的“指头尖儿里冒出水”……私语者的力量,原来是以这么……丰富多彩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