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妃太可口:王爷,慢点吃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危险

第六百一十五章 危险

 热门推荐:
    不知道为什么,聂云歌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逃离面前的这个男人,想要逃离楚浔,不想再和楚浔有任何的瓜葛,无关什么,只是不想要再和他有任何的交流吧。

    “你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楚浔这句话刚一说完,影子就从旁边突然出现,似乎有些担心的说道:“皇后娘娘,千万不要再惹皇上了,你快点承认吧,跟我们回去这么长时间以来,皇上都在寻找你,从未曾忘记。”

    这一句话确实把江仁和聂云歌全都给说愣了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皇后娘娘,你们在说什么呢!”

    原本心里面就已经十分的烦闷,现在看到他们继续在这里装傻,尤其是看着江仁这大眼瞪小眼的样子,心里面顿时怒不可遏,二话没说,冲上去就给江仁一巴掌。

    “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他究竟是切莫人?你竟然在这里悄悄的把他给留下来,我告诉你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今天你得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谁都没有想到,现在的楚浔竟然如此激动,根本就跟以前完全不同,而聂云歌现在看到楚浔的模样,以及听到了楚浔说话的声音,心里面还是有这么一个人的,但是详细的事情却已经想象不到。

    “你到底是谁?你想要干什么?不要动我的丈夫,否则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聂云歌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完全沉吟了下去,而此时此刻,影子在旁边小声的劝离的:“皇上,您先不要激动,您看皇后的样子并非是在装模作样,这其中肯定是另有隐情,要不然先回宫,让太医看一看,兴许就能够找出这件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的真相?咱们一直留在这,说着乱七八糟也没有什么用,也未必能够把这件事情解决,您说是不是?”

    楚浔听到了这话之后,这才点了点头,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啥都别说了,把人给我待回去,全都给我带回去,一个都不能够留下来,我都要看一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而此时此刻,所有的官兵全都已经冲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将两个人给抓住,虽然两个人的武功极高,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她们也绝对不是这些锦衣卫的对手,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就只能束手就擒,带着孩子,他们被关押在了皇宫之中。

    “皇上,您回来了?”

    一看到楚浔回来了,这边的雾灵赶紧走了过来,一边笑呵呵的说着,一边接过了楚浔手里的东西,看样子似乎知道楚浔回来之后十分的开心,可是楚浔却是面如尘埃,十分难过,脸色十分低沉总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但是雾灵却不敢认出来。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还在原地愣着做什么,还不把皇后请过了,还有现在赶紧把太医给我叫起来,所有的太医全都进了,我都要看一看这皇后究竟是得了什么样子的重病,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如果皇后的病是假装的话,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楚浔此时也是十分的烦闷,所以现在一听到这件事情,一提起这件事情,现在人就像有一个疙瘩一般无法解开。

    “是的。”

    说完之后,小太监这才转身离开,而此时此刻,两个人正身处于天牢之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江仁更是有些不太理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要经历这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真的认识那个男人吗?应该说你真的认识皇上吗?你跟皇上究竟是什么关系?小柔,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

    江仁十分的无奈,不知道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说看着聂云歌这温柔的眼神就已经明白,其实这件事情,聂云歌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也不记得楚浔究竟是谁,不知道和楚浔之间究竟有什么样子的瓜葛和纠缠,但是至少可以证明,皇上说的应该不是假话,两个人之间确实是曾经有过一段渊源的,莫非现在这个孩子是皇上的孩子,这皇上难道就是聂云歌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吗?

    他不敢多想些什么,甚至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好端端的偏偏自己爱上的女人却依然是皇后,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呢?

    太多的疑问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让江仁不敢再胡说乱想些什么,最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聂云歌,想要从聂云歌的口中得知一些什么消息?可是聂云歌却只是摇头。

    自从吃了那汤药之后,就已经忘却了曾经所有的事情,也不记得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依稀记得和这个人有一些关系。

    “江仁他说我是皇后,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想到现在聂云歌竟然开始访问江仁了?江仁也摇头叹息,江仁怎么能知道两个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样子的瓜葛?无奈之下,两个人只能坐在那里,沉思了起来,谁都不敢再多说些什么话,可是他们两个大人可以将就,孩子却无法将就。

    天牢之中,原本就阴暗潮湿,各种各样的昆虫,数之不尽,再者说了,他们两个人就在这仓促,现在两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席地而坐,身上蚊虫叮咬不说那些老鼠苍蝇更是满处乱飞,大人可以轰轰就过去了,可是孩子却无法经历这一切。

    眼看着孩子哭得一塌糊涂,两个人越发的着急起来。

    就在此时见到外面的狱卒,快速的走了进去,似乎是有什么急事,来了两个人的门前,这才大声说道:“皇上叫你们进去问话还不赶紧准备准备,还在这里干什么呢!”

    一听到这话,两个人心中知道,恐怕这是可以让她们两个出去了,这才连忙站起身来,聂云歌抱着孩子,刚准备要出去,就被外面的两个狱卒给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