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恋之姻缘 > 第四百四十二章 个性日记

第四百四十二章 个性日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杨依林对郑晓文说“肯定是有很多人挑的位置都定下来了,然后才会通知大家的。我连给你打电话的时间都来不及,我还会和你商量吗?我挑的位置多好啊,你就别急了啊。”

    郑晓文仍然别扭着,说“人家都说,挑房子就挑高干楼层,说是一楼脏,二楼乱,三楼四楼住高干,五楼空气较新鲜,六楼七楼住的都是说不上话的笨蛋。让你挑,你还不挑好楼层,还挑个房头儿干什么!”

    杨依林笑了说“你总是说女孩子心细,这一次你可没有我想得周到。咱们的父母跟着咱们过日子,他们都上年纪了,还能一天到晚爬高楼?梓曦的奶奶能爬高楼?再者说,一楼有后院,和房头连着就有一大块儿空地,由住户统一布置管理。那不就是咱们的东园嘛。”

    郑晓文听到这里,她笑了,说“还是杨小子能想得周全,赞一个!”

    杨依林看着郑晓文的笑脸,他思想里不由云雾起来……

    郑晓文看杨依林的神情不对,说“哎,你是不是走神儿了,你在想什么呢?”

    杨依林眯着眼睛说“我在想我家的楼房呢。你这个人呀,你就像是建筑在依山傍水之地的,一座不落俗套的,那种精美雅致的楼房。

    “我的这座楼房呀,有蓝天白云映衬,有鸿鹄翠鸟热闹,有明山绿林陪护,有秀水鲜花伴绕。背岁月之风化,享日时之水润,那个人世间少有的迷彩风光,把我林小子引逗得呀,所以,所以嘛,嘛嘛……”

    郑晓文听到这里才有所悟,这个所悟,没有激起她的吵,而是触动了她的羞,她不由自己地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涩,她为遮盖这个羞,她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她站起身抬手就去抓杨依林腋下的痒。

    杨依林赶快抬手挡着说“哎哎,别抓,别抓,我还有正经话和你商量呢。”

    杨依林看郑晓文不肯绕他,仍然舞着双手想抓他的痒,他说“可不敢抓啊,你要是把我抓得笑岔气了,我怎么还能和你商量大事啊!”

    郑晓文这才停了手,转身回去坐了原位,看杨依林要对她说什么。

    杨依林又仔细地看看郑晓文,说“我发现,平时我们两个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有很多次,我都发现你的表情在淡淡的自然中,不定那一会儿,就会带出一点羞涩的一瞬,你这是怎么了?

    “我们两个都认识两年了,又是经常在一起,都这么熟悉了,你怎么还是放不开啊?你知道你的这种羞涩,对我有多大的诱惑力和刺激感吗?我……”

    郑晓文赶快截了话,她的语速也加快了“哪有?哪有?谁害羞了?你就会胡猜!你不是有大事和我商量吗,什么事,快说吧。”

    杨依林说“那咱们就说正经事。我心想,从现在开始,咱们两个就得陆续准备,明年五一结婚时候,所有需要的物件物品了,你说是吧。”

    郑晓文听了这话,又想到今天苏晨对她说过的话,她心里一阵轻松,一阵高兴,话也多起来,随即就答应了这件事。杨依林和她谈到结婚以后的事,她也是说得随意、轻松、高兴。

    两人又说到了他们婚后的生活,他们也都感觉到了,他们在一起生活,一定会特别的如意、美满、幸福。

    天晚了,杨依林回了英华西里。

    郑晓文送走杨依林,她回到西厢房没有马上睡觉,她心里想着,今天不仅确定下来了满意的住房,连终身大事的婚期都定下来了,她心里那个踏实那个高兴啊,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舒畅美好心情!

    她心里如意高兴着,还不由自己地自语着“拿日记本,记录好心情!”她往写字台前一座,就拿出了日记本。

    她自语着往日记本上写着“呵呵!在我这个小天地里,我郑妮妮真的是太自由了!我只要是拿起笔,我就可以在我的日记本上,随意海阔天空,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了!

    “嗯?我是不是应该把我没有公开的文字,抽出来一部分,公示出来让你们大家都看看啊?咳,只要是你郑妮妮愿意公开,大家肯定是愿意看,那你就公开呗!

    “那,我写的文字,都像蒙着一层粗纱的谜面一样,你们要是看不懂可别问我,问了,我也不对你们做解释。

    “哎?我想起来了,这天下芸芸众生之中,唯有一人能彻底读懂我这里的,所有似谜一样的文字语言。你们大家猜一猜,我说的这个人是谁?怎么?猜不着?嘿嘿嘿嘿,猜不着我也不会告诉你!

    “哎,哎,你们大家都别急嘛,我这只是对你们保密一小段时间,等到明年五一,你们不用猜,我就告诉你们这个人是谁了!

    “什么?什么?你们还没有看懂那些文字呢,只凭猜测,你们就已经猜到了,那个能看懂我文字的人是谁啦?哎哟喂,你们猜的是谁呀?你们要是猜不着,这事儿可不能胡猜呀!

    “什么?什么?你们猜的是杨杨杨,杨洋人?哎哟呵呵,你们这些人呀,看不懂谜面,倒是猜出了谜底!算你们一个个赛神仙的聪明!搁笔,本人睡觉去喽!”

    郑晓文今天心里高兴,她就拿文字去释放她的高兴心绪。她就这样自个玩过文字游戏之后,极其轻松地睡觉去了,这就是郑晓文不为人知的个性。

    第二天中午,刚到下班时间,杨依林就准备着去他三叔杨云汉家里了。

    杨云汉家里的摆设比较阔气。一进门的大厅里,装修得华丽好看。来过杨云汉家的同学、熟人,都在夸丈夫打外,打得倍儿棒,妻子主内,主得超级好。

    餐厅里,刚刚摆上了一桌丰盛的午餐,等待着杨依林。三叔、三婶在客厅里,有点着急地等待着。

    客厅里的电视机前,坐着十七岁的高二在校生杨世进,他身边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在调台。这个女孩是三叔、三婶夫妻两人,费了两年的力,最后给侄子杨依林挑选出来的对象。这个对象杨依林满意不满意,他们夫妻两人是十二分的满意!

    三叔、三婶等了几分钟,三婶等急了,说“云汉,快打传呼吧,这依林应该提前一会儿来的,他怎么还不来呀!”

    杨云汉说“不打,他肯定是有事儿,他不往这家里打电话,就一准会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