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没想无限融合 > 第248章 醒来,是你?确认身份!

第248章 醒来,是你?确认身份!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停留在魏晨琳脑海当中,最后的一幕场景,就是那个神秘人,在翻掌之间,将那恐怖的黑衣女子给轰成飞灰。

    而后,

    便是从周身各处传递而来的剧烈痛楚,就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在狠狠的冲击着魏晨琳的脑海。

    紧接着,就是一层永恒的黑暗蒙上了她的双眼。

    随之,这层永恒的黑暗,也向着魏晨琳的意识笼罩而去,让得她的意识也开始模糊的涣散了起来。

    “我要死了吗?”

    魏晨琳知道,当自己的意识彻底涣散开来的时候,就是死亡来临的时刻。

    关于死亡。

    其实,魏晨琳看的很淡。

    毕竟,

    之前魏晨琳在藏龙城的时候,都是在城卫军和捕快,这种经常游离在生死边界的位置上,呆了很多年。

    所以,面对死亡,魏晨琳虽然心底会有些害怕,但她可以做到坦然面对。

    可是,此刻真正的直面死亡的时候,魏晨琳却是万分的不甘心。

    因为,

    自从在含春坊和荒天帝石昊一别之后,魏晨琳再也没能见到那个黑脸少年。

    那个义薄云天、侠肝义胆的奇男子。

    那个让她牵肠挂肚、日思夜想的人。

    “没见到石昊最后一面,我怎么能死呢?”

    “我不能死!”

    可是,

    不管魏晨琳的心中,再如何的不甘,再如何的不想去死。

    但是,那种让人万般绝望的深切冰冷,却是覆盖了她的整个身体。

    然后,

    再蔓延至她的意识,让得魏晨琳的意识,马上就要彻底涣散。

    “要死了吗?”

    可是。

    正当魏晨琳即将身死之际,她却是突然从自己受伤的那些位置上,感受到有一股暖流,缓缓的流转进来。

    在这股暖流之中,好似蕴含着极为充沛的生机一般。

    流淌在自己的内脏受损处,不管受损情况有多么严重,这股暖流都能将伤势,快速的将之给修复过来。

    双腿、双臂、月匈膛、腹部

    自己所有受伤的那些地方,都随着这一股玄妙暖流的流淌,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而原本那道蔓延至意识深处,让得魏晨琳意识涣散的深切冰寒,也在面对这股暖流的时候,尽数消散。

    犹如积雪遇见了烈日一般,冰消雪融。

    然后,魏晨琳的整个身体,都从内而外的焕发出勃勃生机。

    “这是怎么回事?是有人出手在救治我?”

    面对自己身体当中的这番变化,在魏晨琳的心中喃喃自语道。

    随之,

    便是一抹绝处逢生的狂喜,就疯狂的涌上了魏晨琳的心头。

    自己不用死了,或许,等自己回到藏龙城的时候,还有机会和荒天帝石昊再次相遇。

    不过,现在出手给自己疗伤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良久之后。

    魏晨琳身上的伤势,被彻底的恢复,笼罩在她眼前的那一层薄薄的黑暗,也是缓缓的消散开来。

    修长的睫毛,微微眨动了几下,魏晨琳努力的睁大了双眸。

    眼前原本模糊不清的视线,也此刻,终于是再度变得清晰了起来。

    这是一间好似荒废已久房间。

    在一些角落里,有着不少的蛛网存在,在屋里的这些家具的上面,也有着厚厚的一层灰尘存在。

    然后,

    随着魏晨琳视线移动,在不远处的地方,盘膝而坐的一个消瘦身影,便是映入了她漆黑的瞳孔当中。

    “他就是灭杀了黑衣女子,救了我的那个神秘人吧,刚才,应该也是他出手,将我的伤势给治疗好的吧。”

    在魏晨琳昏沉沉的脑海,还未完全的清醒过来的时候。

    忽然。

    有一道带着几分少年青涩的温柔声音,便是在这房间当中响了起来。

    当这道声音,落到了魏晨琳耳畔的时候,让得她瞬间呆立当场。

    “魏小姐,好久不见,想不到自藏龙城含春坊一别之后,你我再次见面,竟然是在府城当中。”

    “这还真是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楚江虽然在魏晨琳的不远处,闭目养神。

    但是,

    凭借着楚江现在强大的修为境界,这个房间当中,不管是发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脱不了他的感应。

    哪怕就是微弱到蚂蚁走动的声音,楚江也能清晰的感知到。

    因此,

    在魏晨琳的睫毛,微微眨动了几下,刚刚睁开她的双眼的时候,楚江便是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

    至于为何会跟魏晨琳,提起当初含春坊的事情。

    是因为,刚刚闭目养神的时候,楚江在心中,也是暗暗的思索了一番。

    在想着自己到底要用何种身份,来接触魏晨琳。

    到底是用楚家大少爷楚江的这个身份,还是用荒天帝石昊这个身份,亦或者是别的什么新的身份。

    在思索了良久之后。

    最终,楚江决定,他还是要以荒天帝石昊这个身份,来接触魏晨琳,比较好。

    毕竟。

    楚江觉得,若是自己以新的身份,来接触魏晨琳的话,不管接下来自己想说什么,或者想要问什么,肯定会有诸多的不便。

    远不及荒天帝石昊,这个曾经救过魏晨琳几次的身份方便。

    楚江这淡淡的一句话,落在魏晨琳的耳中。

    简直就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她的脑海当中,猛然炸响。

    藏龙城含春坊一别?

    再次相见?

    魏晨琳清晰的记得,当初在含春坊火灾的时候,除了那些被救出火海的人们,还有像她这样的衙门捕快和守备军之外。

    也就只有一个人存在了。

    就是那个一拳轰爆了无形屏障,拯救了无数人生命,就是那个毅然决然的冲入火海,斩杀纵火真凶的那个人。

    也是让得魏晨琳在这段时间朝思暮想。

    甚至,在临死之前,魏晨琳的心中都是万般不甘,遗憾未能和他再相见的那个人——荒天帝石昊!

    “你你是”

    许久之后,魏晨琳这才从楚江的那句话带来的震动当中,缓缓的回过神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

    魏晨琳感觉自己的心脏,不知为何,竟然极为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在这一刻,魏晨琳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甚至。

    就连她那白皙的脸颊上面,也平添了一抹淡淡的红晕,犹如涂抹了一层上好的胭脂水粉一般。

    最后,

    略微平静下来的魏晨琳,这才一字一顿的轻声说道

    “你是荒天帝石昊!”

    虽然,魏晨琳是出声询问,但是,她话语中的肯定语气,却是显而易见。

    其实,

    不用楚江去回答这个问题,在魏晨琳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眼前这个盘膝而坐的身影,绝对是荒天帝石昊!

    毕竟,在这偌大的府城当中,除了荒天帝石昊之外的话,谁还会知道发生在藏龙城含春坊的事情?

    没有人!

    绝对没有人知道!

    要知道,府城和藏龙城之间的距离,可是有着上千里之遥。

    在这个信息传递不便的地域里,关于藏龙城含春坊发生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会传到府城里面。

    府城里面的人,也根本就不会关注到藏龙城含春坊那样的小事情。

    因为,

    魏晨琳清晰的知道,府城当中的八千万人,根本就看不起藏龙城那个偏僻小城,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或许,

    唯有藏龙城城主身死这样的消息,才能勉强有资格,被府城里面的人关注到。

    但是,

    府城里的人们,也仅仅是稍微关注一下而已了,也不会有太多的在意。

    可是,荒天帝石昊,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府城里面?

    他不是应该还在藏龙城的某个地方隐居吗?

    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

    也幸好自己在府城里面,恰好碰见了荒天帝石昊,要不然的话,自己肯定已经死在了那个诡异的黑衣女子的手中了。

    这一次,荒天帝石昊又救了自己一命!

    “你怎么会从藏龙城,千里迢迢来府城这里?”

    看到魏晨琳现在激动兴奋的模样,楚江摸了摸下巴,淡淡的开口问道。

    他的心中清楚,

    自己已经不需要再用什么其他的方法,来证明自己是荒天帝石昊这个身份了。

    魏晨琳已经相信了。

    听到楚江的问话,魏晨琳脸上的激动和兴奋的神色,瞬间便是消散而去。

    有些黯然的叹了一口气,魏晨琳苦笑一声。

    开口说道

    “藏龙城在近段时间以来,不断地发生一些比较离奇的诡异凶杀案,就如同当初的秋月楼和含春坊火灾一样。”

    “这些凶杀案非常的离奇,不管是怎么调查,藏龙城衙门也根本就找不到凶手。”

    “而且,现在的形势,有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这根本就不是藏龙城衙门,所能应付得了的事情。”

    “所以,我这次来府城,就是找府城衙门来求援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魏晨琳的话音微微停顿了一下。

    似是想到了什么,在她娇嫩的唇角处的那一抹苦笑,在此刻,似乎也变得更加的自嘲了几分。

    “可是,我在府城的衙门里面,足足等了三天的时间,一直都没有等到府城衙门的一个明确答复。”

    “最后,还是府城衙门的一个管事,告诉我说现在暂时抽不出支援的人手,让我再等一段时间再说。”

    “呵呵,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府城衙门的支援。”

    低声叹了一口气,魏晨琳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在魏晨琳看来,藏龙城里面的情况,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或许,在下一刻,藏龙城里面的那数百万人口,就要彻底的崩溃了。

    而且。

    现在看来的话,藏龙城内这些不断发生诡秘的凶杀案,还都不是藏龙城的衙门,所能解决得了的!

    必须需要借助府城衙门的支援,用雷霆万击的手段,将藏龙城所有的隐患,给全部扫除干净。

    如果再这样一直等下去的话。

    魏晨琳根本就不敢想象,这段时间在藏龙城当中,还会发生多少诡异凶杀案,还会死多少无辜的百姓。

    “哦,若是府城的支援,迟迟不至,你准备怎么办?难道继续在府城等下去?”

    略微沉默了一下之后,楚江瞥了一眼魏晨琳,开口轻声说道。

    其实,

    在楚江看来的话,藏龙城根本就指望不上府城的支援!

    第一个原因,自然是府城,根本就没把偏远落后的藏龙城放在心上。

    这些天在府城里面的经历,楚江也能知晓府城里的这些人,对其他城池那种高高在上、漠视一切的态度。

    这种态度,在府城的人们,面对藏龙城这个最弱小的城池的时候,则是又更加重几分。

    第二个原因,也是楚江认为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如今的府城,也形势危急,自顾不暇。

    不见得比藏龙城好多少!

    毕竟,

    这府城当中的情况,据楚江的了解,也不是很太平。

    像今晚遇见的那个黑衣女子的事情,在府城里面,应该也是发生过一些。

    目前,

    府城衙门里面的一些人手,也是有些捉襟见肘,所以,府城肯定没有办法抽调出人来,去支援藏龙城。

    “呵呵,其实,在我来府城衙门求援的时候,藏龙城的衙门就做了两手的准备。”

    “最好的结果,自然就是府城衙门,能立刻派人支援藏龙城,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的话,希望不大。”

    说到这里的时候,魏晨琳紧咬银牙。

    清亮的眸子,在此时,也变得黯淡了起来。

    对于府城衙门,是否会派人支援藏龙城,其实在她来府城之前,魏晨琳的父亲魏峰,就对此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

    毕竟,纵观这上千年的历史来看,藏龙城对于府城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偏僻小城而已。

    无关紧要。

    藏龙城即便是彻底的覆灭了,藏龙城里的那数百万的百姓,哪怕是死伤殆尽,府城也不会太过在意。

    毕竟,这个危险的世界,本来就是这般残酷到了极致,人们一直都是挣扎求存!

    “这第二手的准备,就是藏龙城的衙门,拿出四百万两白银,在府城里面,购买一些千年药草之类的修炼资源。”

    “然后,将购买的这些修炼资源,拿来培养藏龙城衙门里面的武者,提升他们的实力,以此,来应对藏龙城内可能出现的变故。”

    “四百万两白银,这是藏龙城衙门将所有的家底,全部拿出来才凑够的。”

    听到魏晨琳说到这里,一旁安静站着的楚江,轻轻的点了点头。

    四百万两白银!

    这笔巨额的银两,在藏龙城那个偏僻的地方,绝对称得上是一笔天文数字。

    即便是放在府城当中,四百万两白银,这也不算一笔小数目了。

    。。。。。。。。

    ps感谢我就看看又不搞事打赏100

    最近成绩下滑,小弟都吃不起饭了,今天在老干妈和咸菜之间,犹豫了半天,哪怕很想吃老干妈,但最后还是买了咸菜。

    求一下订阅、月票、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