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狗修仙传 > 第250章 堕神渊

第250章 堕神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老黑也不挠了,踱着步子来回打转,正犹豫怎么脱身。猛然间仰头又要大骂,却见池上缓缓游下一条怪鱼。

    瞪大了狗眼仔细看去,这鱼虽然身处火红岩浆之中,却也能分辨出,其一身的屎黄色分外显眼。圆滚滚的大肚子上,扁圆的鱼头还不住的上下开合着,身后鱼尾不紧不慢的甩动着,却是发现了自己,游了过来。

    老黑大喜,出于本能的冲着大鱼汪汪!嗷嗷!几声犬吠。 

    吠的大鱼更是瞪大了鱼眼,细细的打量着老黑。

    &nsp;&nsp; 歪着脑袋 看了好一阵,却更加好奇了,伸着鱼鳍挠了挠黄鱼嘴,惊讶问道“哇!不会吧?咱这魂池不光能滋养出鸟蛋,今天稀罕了,怎么还出了一条????这是什么玩意儿?哦!对了,是狗,肯定是条神奇的宝狗。”

    老黑好似饥饿的乞丐遇到了阔佬般欣喜若狂,撇着一脸狗笑问道“汪汪!这位哥们儿鱼兄弟,既然知道老黑是神狗,就帮忙把老黑拽出去怎么样?”

    黄花鱼嘴一噘,惊奇反问道“哇!厉害,果真不一般,竟然还是条会说话的狗子。”

    老黑心中更喜,喜自己变成了鬼,倒是会说人话了。

    伸着舌头舔了舔狗脸,“可不是吗?鱼兄弟,哥们儿在这东海可算的上是大款,帮忙捞出去,我家大哥少不了灵眼有赏的。”

    黄花鱼吐着气泡一阵点头,喃喃自语道“是啊!既然是魂池滋养出来的,捞出去肯定是个宝狗。要是这样抱出去献给鬼王,说不定还真是个大功劳呢?哦!又或许鬼王爷爷还能拿狗多换万根金毛呢!”

    本身就是魂魄,就算三丈巨狗、梦煞鬼尊也愣是没放在眼里。想到这里,紧甩两尾,冲着老黑游上前去。

    老黑摇着一狗头的毫不客气,四爪腾空,猛地跳上鱼背。

    那知这老黑魂量当真够重,压的黄花鱼晃动着鱼尾拼命的上游,却还是如高空掉落的鸟毛一般飘荡下沉。

    忍不住破口大骂“狗子,你他妈吃屎了这么沉?给我滚下去!”

    老黑心中大急,开口引诱道“鱼大哥,拼命游啊!救了老黑,到时候让俺给你舔两下,保准让你变成个神鱼。”

    “去他妈的神鱼,老子是个鬼,你给我下来。”

    老黑抱得更紧了,却见黄花鱼身子一翻,背朝下,不停的甩动着。鱼尾狠狠的拍打着狗身,眼看摇摇欲坠,赶忙张开狗嘴对着背鳍就是一口。

    吭哧一口,狗牙深深刺入魂肉鱼背上,伸出四只狗爪,长长的狗指甲抠着鱼鳞,这下当真稳妥,简直如鱼背上张了条狗一般。

    疼的黄花鱼吇呦呦一阵鱼叫,连连求饶“狗子,爷爷怕你了,放了爷爷,改天找些帮手来捞你。”

    狗嘴咬着鱼腹,根本不能开口说话,心想,‘反正也就这么一坨了,老黑我有主角光环在,拉着个垫背的唠唠嗑,不也解闷吗?’

    想到这里,只听噗湫一声,狗子骑着大鱼,掉落池底。

    老黑还好,如同回家般一切正常,终于松开了狗嘴、四爪,伸着狗头四处踅摸着。

    仔细看去,这魂池池底,好似并不宽绰,其最中部,一眼翻涌着夺目红光的火泉噗噗作响,喷发着沸腾鲜血似的岩浆。这灼热,就算是个铁人,也定会化为铁水融入其内。

    可这魂狗老黑却如鱼得水,畅快的游在黄花鱼身侧,伸着狗尾巴拍拍鱼头,又伸着狗爪子挠挠鱼屁股,笑着说道“哥们儿!咱也不想拖累你,不过这都下来了,给兄弟想想办法弄出去呗?”

    黄花鱼虽身为鬼尊,却也被灼心的铁水包裹,被岩浆巨大的压力挤压,身形缓慢,却还是拼了命的往上游。

    眼看黄鱼要跑,猛地探出狗爪一把抠住了鱼尾上的鳞片。可怜的梦煞鬼尊、只觉得鱼尾一软,竟被身后巨狗一把拍在了池底。

    眼看无法逃脱,弯曲着鱼身一阵作揖,求饶道“狗爷爷,饶了鱼老弟吧?你也看到了,咱今天可没惹您啊?”

    老黑无言以对,仔细想了想,突然狗鼻子一努,“你没惹我?你再仔细想想,到底惹了没有?”鱼鳍抱着脑袋一阵沉思,喃喃道“我也就一条魂鱼,没事儿惹你狗子干什么?哦!不会是因为偷了你的兄弟吧?”

    本来试探,却是问出了更加的莫名其妙“什么?你还敢偷我兄弟?赶快给我放回来。”

    “可是,那蛋,鱼老弟献给鬼王爷爷了啊!不如您找爷爷要?”

    “滚!老黑兄弟能是个蛋吗?”

    黄花鱼惊呼“都是魂池里滋养出来的,难道不是你兄弟?”

    老黑歪着狗头一阵思索,顿时心头一紧,好似想出了些什么门道“哦!这是魂池?难道就是无悔鬼王的魂池?”

    黄鱼大口吞咽着岩浆好一阵喘息,才鱼头向上指着石峰拱了拱,示意反问道“你没看崖壁上鬼王亲自提诗吗?”

    老黑听得话语,这才跟着仰头上望。

    只见当初所在石峰下,壁上深陷几段黑漆漆大字。

    仔细看去,其最上方刻有《堕神渊》三字。

    其下却是鬼王亲书、黝黑发亮的几行稍小大字。

    还好老黑上过几天学,忍不住晃着狗头默默朗诵起来。

    魂悲切!伊人去志灭神伤!

    喜犹在!红唇轻启任君享!

    泣往昔!明月玉珠泪茫茫!

    笑叹兮!喜忧、生死亦无常!

    哎!哎!哎!

    (这三个哎字异于旁字,黑里渗着血红,歪歪斜斜的深入崖壁数寸,显着是那么的特殊,那么的痛心悲悯。可想其叹是有多么的深可了。)

    俱往矣!何不为堕神心怅!

    无悔矣!今可为无悔鬼王!

    老黑念道这里,已知身处何处,虽然狗子读书少,却也能看出其诗乃是一首绝情诗。再一次喃喃念叨着品着滋味,却念的心中更奇,猛地挠着狗头,扭向黄鱼,愣愣的问道“大肚子黄鱼,真是鬼王亲书?想不到鬼王当初也是个情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