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海贼之读书会变强 > 第四百九十章 卡塔库栗的意志

第四百九十章 卡塔库栗的意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卡塔库栗的见闻色霸气骤然预知到下一刻自己即将偶遇到妹妹夏洛特·嘉蕾特,并且她还会对自己打招呼……

    这一瞬间,卡塔库栗心中产生了些许纠结。

    若是想要向自己的妹妹示警的话,以着夏洛特·嘉蕾特对自己的熟悉程度,卡塔库栗相信在三两句话的交流之中,她就能明白自己的用意。

    “可是!”

    卡塔库栗神色微动之间,脚步一顿,停止了向前走,反而一个转身绕过了会被夏洛特·嘉蕾特撞见的位置。

    这一刻,卡塔库栗也说不清刚刚驱使着自己这般行事的,到底是为了保护那些俘虏的弟弟、妹妹,还是纯粹地对那个名叫鬼泣的男人怀抱着希望……

    卡塔库栗,很爱很爱的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可是这些年来,却只能看着他们接二连三地被妈妈剥夺了幸福、自由乃至于生命!

    所以,卡塔库栗很努力、拼尽了所有地变强,乃至于让自己的见闻色霸气达到了能够预见未来的程度……

    只有这样,只有提前预见到未来,才能让自己能够帮弟弟妹妹们将危险阻挡在外。

    可是,那有如何?

    当卡塔库栗将见闻色霸气修炼出预见未来之后,不但没有看清自己与妈妈之间的距离,反而更加看不到战胜妈妈,为弟弟妹妹们夺回幸福、自由和生命的希望了。

    太强了……

    妈妈真的太强了,强到能够遇见未来的卡塔库栗提不起能够战胜妈妈的信念。

    那种堪称无解的强大,完全就是让卡塔库栗所预见到的未来之中,完全见不到胜利的希望。

    “不知不觉,我已经快四十岁了,即将抵达实力的巅峰期,想要再有大幅度的进步已然是不可能……”

    心中逐渐绝望的卡塔库栗,与那个名为鬼泣的男人碰撞之余,却是仿佛看到了希望!

    那个男人,才二十岁左右,竟然强到了这种程度,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在这种年纪强到这种程度……

    在鬼泣的身上,卡塔库栗仿佛看到了战胜妈妈的希望!

    “来个人吧,打败big·on,打败夏洛特·玲玲!”

    卡塔库栗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之中到底有多少人和自己有着一样的想法,但是卡塔库栗却是打心底地产生了这种渴望……

    只有击败了这个统御万国,操纵着诸多兄弟姐妹们性命的暴君,卡塔库栗才觉得自己的兄弟姐妹们才能迎来解脱。

    而卡塔库栗不知道的是,能够预见未来的,不仅仅是他一个……

    这一个小技能,陈墨也会!

    所以,卡塔库栗脚步一顿,刻意地避开自己妹妹的行为,却是完完整整地落入了陈墨的感知之中。

    “布蕾女士,你可真的是有着一个好兄长呀!”

    陈墨对于卡塔库栗的信任稳固了不少之余,朝着身旁的布蕾说道。

    “当然,卡塔库栗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布蕾没有丝毫羞涩地夸赞道。

    “说起来,你们是同母异父吧?”陈墨回想起关于夏洛特·玲玲的情报,开口问道。

    “没错,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如果你这个混蛋是想要挑拨离间的话,就不要痴心妄想了。”布蕾语气带着一些讥讽地说着。

    “不……”陈墨摇了摇头,说道。“吾的意思是,夏洛特·玲玲的丈夫之中,不是普通人类的丈夫不在少数,她是怎么做到让自己怀孕的?特别是其中不是有这一个鱼人族的吗?”

    “这……这个事情……我怎么可能清楚……”

    布蕾将头扭到一边,完全没有和这个混蛋谈论这些问题的意思。

    “布蕾女士,这个问题,涉及到一些非常重要的情况,还请你如果知道什么情报的话,麻烦说一下。”陈墨的语气无比诚恳地说道。

    因为,这个事情也涉及到陈墨对于鱼人族的态度……

    据陈墨所知,夏洛特·玲玲的女儿之中,可是有着一个人鱼!

    因为鱼人族和人类相互敌视的情况下,人类和鱼人或者是人鱼之中繁衍后代的案例可谓是异常的稀少,自然陈墨想要借夏洛特·玲玲这个有着丰富经验的人,详细了解一下这个大海之上基本没人研究过的基因交流问题。

    看着陈墨这追问再三的诚恳态度,布蕾还以为这会涉及到他和妈妈的战斗情报,回想起卡塔库栗的态度,犹豫了一下布蕾还是开口道。

    “如果你是想问妈妈和那些丈夫之间体型问题,怎么做到繁衍后代的话,这完全就是妈妈的果实能力……”

    “借助魂魂果实的力量,让双方的精华主动接触,完全不需要那些不必要的过程,否则以妈妈的力量,这片大海估计也没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

    “原来如此……”陈墨点了点头,深深感慨恶魔果实的无所不能和神奇之外,却是为自己也提供了一个思路呀。

    咳咳……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陈墨的表情恢复正色,再度开口问道。“那么据你所知,那些非人类的丈夫与夏洛特·玲玲结合出来的后代,种族是随夏洛特·玲玲,还是丈夫?”

    “当然是和父亲一致!”布蕾理所当然地问道。

    “不然妈妈何必要找那么多任丈夫?”

    “嗯,谢谢!”

    陈墨点了点,示意清楚之余,却也下意识地道谢了一番。

    这一声道谢,却是让布蕾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对于面目丑陋的布蕾来说,除了卡塔库栗哥之外,却是甚少有人这般地尊重自己,更别说是道谢了。

    “这个混蛋,貌似除了立场相对之外,完全挑不出什么缺点呀!”

    表情缓和下来之后,布蕾心中蓦然产生了这么一个想法。

    而这一边,在陈墨与布蕾交流的时间之中,卡塔库栗也抱着那边镜子抵达了囚犯图书馆的门外……

    “是卡塔库栗大人呀!”囚犯图书馆的大门上有着一张脸,露出了阿谀的表情,讨好地问道。

    “有什么事情吗?”

    “开门!”卡塔库栗平静地开口说道。

    “是!”

    然而,大门打开的同时,预见到接下来的情况的卡塔库栗额头瞬间就冒出了冷汗!

    妈妈!

    现在竟然就在里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