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 335 练什么武

335 练什么武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因为你不配!”

    陈凌霄想起那个人,那句话仿佛又在耳边响起,让他无名火起。

    “现在,我要让你知道,我配不配!”

    他的眼中仿佛有火在烧,他长这么大,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竟敢用那样的态度跟他说话。

    几百年来,神武侯府历代都是皇室的仆人,从第一代开始就是。现在,一个奴仆,竟然敢跟他说,他不配。

    当时,他都快气疯了。等他反应过来,陈耀东已经打伤了他的保镖,扬长而去。

    他绝不会承认,当时是被吓到了。

    他堂堂太子,未来的储君,北周身份最尊贵的人。什么易星河,战帅,镇国公这些人,日后都是他的臣下,他会成为至高无上的皇帝,日后,还会提十万兵,横扫**,荡平东齐和南楚,完成统一大业,成为真正的天下共主。

    整个北周,谁不尊他,哪个不敬他?

    他以前碰到的神武侯府中人,哪一个不是态度卑微,拼命奉承讨好,期望能搏得他的好感。那才是作为奴仆应该有的态度。

    那个陈耀东,敢如此忤逆他,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吗?

    如今,陈凌霄就要彻底击溃对方的信心,让他知道,忤逆自己的下场。

    突破到了圣阶后,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了绝对的自信。

    这样的自信,是建立在历代北周皇帝的战绩上,他的父皇,爷爷,曾祖父,再到高祖皇帝,踏入圣阶后,就未尝一败。

    血煞九变这门功法,在圣阶之前,只是修行的速度快一些,威力并不出奇。直到圣阶之后,修成了煞罡,才真正展现出这门神功的强大,是真正的同境界无敌。铸就了北周四代皇帝的传奇。

    如今,到了他这一代,他自信可以将这段传奇延续下去。

    一座军营内,陈耀东一个人占了一个房间,正是他上次住的那间。住了一天一夜后,他心里也有些嘀咕起来。

    那位战帅的态度,有些奇怪,就这样放任他不管了。呃,或者说,处于半软禁的状态,换个说法,是冷处理。

    猜不透,他也懒得多想。当时他就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将自己击败了夏朝三皇子的事情说出来。

    这样一来,北周就算想处置他,战帅也不至于亲自出手。

    整个军营里,他唯一忌惮的,就是这位天门境三重天的超级高手。至于二重天,他觉得可以与之一战。

    以往,他预感到情况会变得不妙时,就会提前跑路。现在,随着实力的提升,这世间能威胁到他的人越来越少,已经无需如此小心。

    偌大的北周,天门境三重天的强者,又有几位?

    他已经不是那个卑微的弱小武者了,不管到了哪个国家,都有资格成为一方大佬。

    有了实力,自然就有底气。

    陈耀东一点都不慌,在这座军营里,就像平常一样练功。可惜一直没有机会进入传奇竞场,去挑战一下二重天的圣阶。

    整座军营,应该都在战帅的感应范围之内,他要是突然消失,就太启人疑窦了。在夏朝的地盘时,也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他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打赢二重天的圣阶。

    通过这几天的摸索,他对自身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九死金身功第六重后,身肉达到了金刚不坏的境地,他尝试用归元枪捅在手臂上,用尽全力,也就留下一道淡金色的印痕。

    这世上,能伤到他的东西,估计不多了。

    除此之外,他的力量比之前增加了超过一倍,其余几样属性,同样有了大幅提升。游戏里角色的属性,数值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地步。

    不愧是可以肉身证道的绝世神功,光凭肉身之力,就足以手撕圣阶。

    而金刚之力,是他体内多出的一股能量,运用这股能量的时候,力量大增。但是这股能量有限,很快就会用完。

    反映到游戏中,多出了一个技能,动用时,力量可以增幅百分之百,持续时间为十秒,冷却时间为二十四小时。

    光是从这些数据上,就可以知道他的实力相比以前,提升了多少。

    这样的基础数值,力量提升一倍,对战斗力的提升,那是极为恐怖的。高手之间的争锋,有时候胜负就差那么一点,直接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一倍,那完全是吊打了。就算再来一个实力差不多的,同样是吊打。

    “惊蛰功每蜕变一次,肉身同样会大幅度提升。这样叠加下来,肉身得强到什么程度?”

    陈耀东想到这件事,不由有些头疼,他的惊蛰功再蜕变一次,恐怕他的真元和武道意志,永远也追不上肉身的境界。这辈子,就别想突破到圣阶了。

    咚咚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陈先生,战帅请你过去一趟。”

    来了。

    陈耀东倒是颇为好奇,那位战帅会怎么处置自己。打开门,对门外的人说,“走吧。”

    那是一位副官,带着他前往指挥所。

    还没有走进里面,陈耀东就感应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气息,只是,比之前强大了太多,从感觉来判断,那是一位圣阶。

    “是他?”

    他有些惊讶,这气息正是北周太子,没想到,就在这短短几天里,对方就突破到了圣阶了?

    算下来,他来北周的这一个月,就见证了两位圣阶的诞生。

    不是说,整个世界范围内,几年都出不了一个圣阶吗?

    嗯,说不定,是因为天地界限被打破,所以突破变得简单起来。

    陈耀东正想着,就听到副官大声禀报,“陈耀东已带到。”

    “进来吧。”这是战帅的声音。

    陈耀东走进门,一眼见到坐在战帅旁边的人,正是太子陈凌霄,他几乎是同时看了过来,目光还是那样讨厌,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

    他道,“见过战帅。”却没有提太子。

    战帅说道,“这位是太子殿下,他想要见你。”

    陈耀东这才明白过来,这么说,他是迫不及待,想要找回场子了。看样子,上次的事情,还真是让他印象深刻,突破到圣阶后,特意过来找自己。

    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知太子有何见教?”对这种眼高于顶,不会正眼看人的家伙。他向来是懒得理会,更不会讲什么礼貌。

    “放肆!”

    陈凌霄还没开口,他身旁的随从已经呵斥起来,“见到殿下,竟然不行礼,态度不敬。罪加一等”

    “呵呵”

    陈耀东两声冷笑,打断了他的话,“在你眼中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在我看来,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辈武者,修的是武道,求的是自在,是逍遥。若是一个出身高贵的人,就可以让我卑躬屈膝,那我还练什么武,修什么道?”

    “你,好大胆“那名随从听了他的话,脸上勃然色变。此人同样有着人间绝顶的实力,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成为太子的随从。

    陈耀东该说的话都说了,懒得理他,看向正主陈凌霄,说道,“我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别浪费时间了,来吧。”

    主座上,战帅看着他的眼神,倒是有了几分变化,却没有出声。

    陈凌霄面沉如水,抬起手,阻止了随从的话。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就是此人的武道,还有人生信条。怪不得在这样的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

    他心里不由生出几分赏识,但是更多的,是忌惮和警惕,还混杂着一丝杀意。

    他生而高贵,从小就享受着无上的尊荣,自然是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匍匐在权势之下,像陈耀东这样视他如无物的人,跟他天然是敌对的立场。

    他缓缓说道,“上一次,见识过你败圣阶的英姿,本王也有些手痒,想要亲自试试你的实力。”

    说完,他站了起来,身上一层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正是煞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