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叶追光记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入陈家堡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入陈家堡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你可以叫我长风。”叶远低声说。

    长风?感觉这个叫法很亲热的样子,有点儿象叫自己男朋友的感觉,青叶心里挺喜欢的。

    其实在青城派时,叶远他平时对大家的称呼都挺亲热的,子谦、云飞、青叶……。他让自己称呼他长风,是想表示他还是和在青城派一样,一如既往把大家当做朋友吧。

    可是,喜欢归喜欢,云阳真人在修仙界地位尊宠,他让自己叫他长风是给自己面子,自己如果当真这么叫的话,且不说陈家堡的陈氏族人答应不答应,光是青城派那些叶远的女粉丝也会也骂死自己,想到这里,青叶对叶远笑笑“叶远,谢谢你,从今天起,我就叫你陈师兄吧。”

    按青城派的辈份说,叶远是钟秀峰陈蕃峰主的弟子,青叶是栖梧峰柳峰主的弟子,叫陈师兄,没有毛病,而且这个称呼既不显得太亲近,又不显得太疏远。

    叶远沉默了,青叶理解为默认了这个称呼。“陈师兄,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陈家堡啊?”

    “现在。”

    说完这句,陈长风突然目光灼灼的盯住青叶,一字一句的加重语气说“青叶,切记,刚刚你对我说的输血之法和你的身世切不可对第二人言,不管是谁。”

    “嗯。”青叶被他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有这么严重吗?不说就是了。

    两人一猫一起向陈家堡走去,边走陈长风边向青叶请教输血的方法,青叶一头雾水,不是不让自己对别人说出输血之法吗?为什么又要请教输血的方法呢?是只有他自己才能学吗?虽然想不通,青叶还是向陈长风介绍了自己输血的方法,并补充说在地球上有一种叫做注射器的东西,用来输血更加的方便。陈长风又详细的询问了注射器的样子和使用方法。所以难怪说他是修仙界的学霸呢?再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加勤学好问的人了。

    边说边走,不知不觉间,两人来到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城堡前。城堡黑色的巨大铁门紧闭着,墙壁是用黑色巨石筑成,目测足有五六米高,城墙上的天空中可以看到青色的光幕,这应该就是真正的护堡大阵了。

    陈长风右手一挥,青叶还没有看清楚,一张纸符便飞入了护堡大阵,消失无踪。片刻功夫,城堡的大铁门嘎嘎的开了一条缝,一位身着白衣的少年人从门缝中钻了出来,高声问道“请问是哪位族兄来了?陈子方在此迎候大驾光临。”

    陈长风负手而立,宛如修竹般挺拔,听到少年的声音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少年走到近前,看清陈长风的相貌,突然睁大双眼,嘴唇哆哆嗦嗦的,良久才问道“这位仁兄,你为什么长得和长风大哥那么象?你是……。”

    陈长风扬起右手,手心里正是那块绿色的玉牌,白衣少年一看到这块玉牌,喜悦的泪水夺眶而出“长风大哥,真的是你,我从来都不相信你这样的天才,会那么轻易的死掉……。”

    少年突然回头向城堡大门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叫道“是长风大哥回来了,长风大哥没有死,我们大家有救了。”

    城堡的黑色大门随着这叫声全部打开了,一群白衣少年欢呼着奔跑了过来。“长风哥。'“长风哥”。的欢叫声不绝于耳。

    在青城派,叶远的人气已经够高了,没想到还不及他在陈家堡人气的一半高,难怪这个家伙死也要回来,这里才是他的大本营啊。

    进入陈家堡,众人把陈长风迎入堡中的议事大厅,尊他坐在上座。陈长风也不推辞,直接在首座坐了下来,当陈长风是青城派的叶远的时候,和大伙儿一起打打闹闹,也没有什么违和的,感觉就是和小景、子谦一样的普通年青弟子。但是现在他坐在大堂正前方的首座上,面无表情,不知为何却有一种逼人的威势,陈家堡的各位年青子弟也不敢再嘻嘻哈哈,都站在下首听他训话。

    “堡中是否有人感染时疫,伤亡情况如何?长明大哥有没有受伤?”陈长风扫视一眼族中年青子弟,沉声问道。

    年青人们互相看看,最后用眼神示意刚刚那位陈子方上前回答

    “一开始和妖兽对战时,堡中的陈雷长老和三位筑基期的兄弟牺牲了。后来天机门的弟兄们前来驰援,终于战胜了这些凶狠的妖兽,谁知却出现了该死的时疫。”

    “那日从天机门来驰援的兄弟有三十名之多,分成了两班。一班在城堡内守护的十五人都还好,另一班人在长明大哥的带领下,在林中与妖兽做战,虽然战胜了妖兽药,却全部感染了时疫……。”说到这里,陈子方哽咽了起来。

    陈长风继续追问“感染时疫的人现在情况如何,有无传染别人?“

    “感染时疫的兄弟们已有三人去世,其余的人也危在旦夕。一开始我们不知这时疫如此凶险,去照顾的五位族人全都传染上了。现在再去照顾他们的人都用纱布包好头面,堵住口鼻,才没有发生新的传染。”

    “带我去看他们。”陈长风说罢站了起来。

    “长风大哥,万万不可啊,会传染给你的。”陈子方的头摇得象拨浪鼓。

    陈长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他一眼,陈子方吓得马上闭嘴。

    “是,我这就带你去。”

    陈子方戴上了层层叠叠的面纱,感觉象个阿拉伯人,在前面带着路,不时回头看着陈长风和青叶,这两位脸上什么都没有戴,不会出事吧,想说什么,看到陈长风那冷冷的目光,话到嘴边全部咽了下去。

    所有感染时疫的人都安置在一个僻静的小院里,院子里种着几杆青竹,地上长着兰草,矮墙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水井,本来是一个幽静秀美的所在。现在空气中却有一种淡淡的腥臭之气,氛围很是压抑。

    “先带我去看看长明哥。”陈长风沉声说道。

    qgxiezhuiguangj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