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叶追光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手工制作

第一百一十二章 手工制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陈长明躺在一张雕花木床上,盖着锦被,身旁的椅子上坐着位头戴厚厚面纱的女修贴身看护。

    陈氏子弟多半面容俊逸,这位陈长明也不例外,只是如今他双目紧闭,牙关紧咬,脸上长着密密麻麻的红疹,有些红疹已经开始溃烂,流出脓水,几乎已经看不出往日的清秀,室内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陈长风在陈子方和那位女修惊愕的目光中,伸出右手轻轻摸了摸陈长明的额头,微微叹了口气。转身对青叶说“跟我来,有事商量。”说完信步向院子外面走去。

    青叶和陈子方赶紧跟了上去,青叶走着走着,心里害怕起来,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啊?该不是陈长风看到族兄的惨状觉得心疼了,决定要抽自己的血来救他的族兄吧,惨啦惨啦,听陈子方说的,陈家堡已经有二十来位族人染上了时疫,如果都要输自己的血来救的话会不会把自己的血抽光呢?自己会不会失血过多而死呢?

    说到底自己在陈家堡只是个外人,如果自己失血过多而死的话,陈氏族人会不会哭呢?多半不会,他们都不怎么认得自己。陈长风会哭吗?可能也不会吧,如果他会哭的话,就不会抽自己的血了。

    正胡思乱想之间,陈长风已经带领大家来到一扇雕花木门前,用眼神示意陈子方打开门。这应该是一间炼器室,里面非常宽敞明亮,四处放置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复杂仪器。陈长风低头在陈子方耳边低语,陈子方边听边频频点头,随后施了个礼急急忙忙的走掉了。

    青叶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心里不免又有些紧张,该不会是让陈子方去把二十个感染时疫的人都弄过来,在这里给他们输血吧,所以要避着自己说。

    屋子当中有一张巨大的白玉桌,表面已经有些斑驳了。陈长风在白玉桌旁坐下,招呼青叶道“青叶,过来,把注射器画个图样给我。”

    原来是来让自己画注射器的啊,青叶努力回忆,画出了记忆中注射器的样子。叶远也不再说什么,从墙边的一个箱子中拿出几块晶莹的白玉试着制作了起来。

    真不愧是修仙界豪门啊,这无瑕的白玉如果在地球上,每一块怕都要值几十万元吧,现在却被用来做注射器,真是暴殄天物啊。青叶一边想,一边找了个蒲团坐了下来,托着腮看叶远制作注射器。

    只见他一边看着青叶画的草图,一边思索,纤长的手指翻飞,向白玉释放出灵气,灵气所到之处,坚硬的白玉就象嫩豆腐一样,片片落下。不一会儿,一个似模似样的注射器就做好了。

    此时,陈子方也回来了,手上拿着几个盒子,陈长风示意他把盒子放在白玉桌上,打开来让青叶挑选“青叶,看看哪个针头比较合用?“

    陈子方办事效率也是real高了,这一会儿功夫,居然找了几十个中空的针头,有金的,银的,甚至还有一支水晶的,青叶挑选了一支看上去和地球上注射器针头最象的银针头,递给了陈长风。

    不多一会儿,注射器完工了,陈长风又在青叶的指点下,用注射器吸入泉水试验了一下,效果很不错,是钟秀峰陈蕃峰主的爱徒没错了,动手能力一级棒。

    ”青叶,呆会儿可能要借你的幻灵猫一用。“陈长风诚恳的看着青叶,缓缓说道。

    “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要取喵喵的血来救你的族人吧。”青叶赶紧摇头。

    “正是,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取太多的,喵喵不会有危险。”陈长风语气平淡,却不容置喙。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里是陈长风的地盘,看来喵喵的血是保不住了。不过好在他并没有提出要用青叶的血,先前以为他会抽光自己血想法是自己想太多了,人家一直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会做这种下三溢的事情的。

    “可是,毕竟人和猫不同,万一你的族人输了喵喵的血出问题了,又或者病情没有好转怎么办?到时可不要怪我的喵喵啊。“青叶仍有疑虑。

    ”试过便知道了,喵喵的安全我来保证。“陈长风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青叶也只好同意了。

    在陈长明的病床前,青叶从灵兽袋中抱出喵喵,喵喵跳到地上,活动活动腿脚,睁大亮晶晶的黑眼睛好奇的观察着这间屋子。陈长风右手一挥,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法,喵喵立刻软软的倒在了地上,闭上双眼,象睡着了一样。

    陈长风让青叶握住喵喵的前腿,自己用自制的注射器在喵喵的前腿上吸了满满一管血,这个过程中,喵喵仍然保持睡着的状态,前腿抽了一下便不再动了,接着,陈长风在青叶的指点下,找到了陈长明的臂上的静脉,将银针头扎进去后,轻轻推动白玉针管,喵喵的热血一点点注入了陈长明的手臂里。

    这操作也太过大胆了,青叶记得生物课上老师讲过,如果把错误血型的血液输入人的身体中,就有可能发生血液凝固而死。人的血液尚且如此,这幻灵猫和人类是不同的物种,它的血液能行吗?实在是太疯狂了,呆会万一陈长风他哥死了可别把帐算到喵喵头上来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哥的时疫已经这么严重了,红疹已经开始溃破,就算不输血也是必死之局,试试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死。

    可是陈长风为什么要用喵喵的血呢?自己不是告诉过陈长风自己是万能输血者了吗?既然自己的血曾经成功的救活了他,那么用自己的血输给他哥也肯定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血呢?

    青叶猛然回想起在来陈家堡的路上他曾经加重语气对自己说不可对别人说出输血之事,当时自己还猜测他是只想自己一个人学会输血这种方法呢,看来并不是的,不然他今天就不会当着陈家众人的家给陈长明输血了。原来他是只是单纯的不想再让自己为别人输血而已,亏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以为他会为他的同族兄弟抽干自己的血液呢。

    原来他

    qgxiezhuiguangj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