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一章 神秘包裹

第一章 神秘包裹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深夜的荒山公路上,一辆灰绿色的老式越野车呼啸而过,车尾带起一道很长的飞尘。

    

    车厢内,江尘生刚刚点上一根烟,他随手将打火机扔在仪表盘上,而后用力嘬了一口,烟头上的火星顿时变得耀眼起来,将他的大半张脸都映成了暗红色。

    

    这是一张清秀,同时又十分硬朗的脸,两种气质混合在一起,给人一种相当锋利的感觉,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眼睛,火光映衬下,简直就像两把刚开刃的柳叶刀。只不过此时此刻,这双眼睛里已写满了疲惫。

    

    随着江尘生吐出一口浊气,车厢内立即变得云雾缭绕,他自己也不记得这是今天晚上的第几根烟了,只有弥漫在空气中的强烈焦油味在不断提醒他,昨天下午刚买的那一条鸿挞山,现在只怕是不剩几包了。

    

    实际上他平日里极少抽烟,更谈不上瘾大,但连日来发生的一桩桩怪事不断鞭笞着他的理智,如今他必须借助尼古丁才能保持镇定。

    

    几天前,他还是某上市公司的大区经理,名下有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一辆三十多万的车子,不算各种信托收益,银行卡上也还有小四百万的存款,如果不出太大意外的话,明年年初,他将晋升为总公司的营销总监,从此享受大额股权,并在数年之内让个人财富翻上好几番。

    

    可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打拼多年积累下的这点“硕果”,竟在一夜之间被洗劫一空。

    

    工作丢了,房子没了,信托、存款全部清零,就连车子,也被换成这么一辆不知倒了多少手的老式越野车。

    

    但真正让江尘生感到惊悚的,并不是一夜之间倾家荡产,毕竟钱没了可以再挣,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加上这些年他积累了不少社会人脉,就算自己创业,也能在短时间内小有成就。

    

    真正让他感到惊悚的,是在每一件事的背后,都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

    

    这个身影第一次出现,是在周二的早晨。

    

    那天早上,江尘生如往常一样很早就来到办公室,公司九点才开班,当时的时间还不到七点半,除了江尘生之外,公司里只有几个执勤的保安。

    

    来到办公桌前,江尘生突然发现显示器前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白色包裹,整个包裹用白色棉布封着,布是浆过的,顶面写着两行漂亮的毛笔字“收件人江尘生;寄件人仉若非。”

    

    看到这两行刚劲有力的字迹,江尘生不禁疑惑起来。

    

    这是别人寄给自己的快件?可既然是快件,至少应该有收寄双方的电话和地址吧,只写两个名字是怎么回事?再说了,这年头谁会用白棉布来包包裹,又有谁会用毛笔来写寄件信息?

    

    仉(zhǎn)若非又是谁?

    

    江尘生抓起包裹来掂了两下,发现包裹的重量很轻,颠簸中,内部也只传来一阵稀稀拉拉的碰撞声,看样子,在这个人头大小的正方形包裹里,似乎只有两三件很轻、很小的东西。

    

    虽然手中这个包裹看起来十分怪异,但就这么点儿重量,里面肯定不会是炸药一类的危险物品。

    

    江尘生能这么想,倒不是因为警匪片看多了。

    

    他以前当过兵,一年普通兵,四年侦察兵,期间被借调到武特待了两年,干过悍匪抓过毒枭,立过二等功,像他这种亲身经历过真枪实弹的人,即便退伍多年,在某些方面依然有着远超常人的警惕性。

    

    再说这个包裹实在太过怪异,江尘生在对待它的时候,也不由地多了几分小心。

    

    随后江尘生便从笔筒里抽出一把美工刀,将包裹拆开。

    

    白布中裹着一个非常精致的正方形纸箱,将纸箱割开,就见里面躺着三样东西一块淡黄色的吊坠,一张叠好的字条,还有一张照片。

    

    江尘生愈发觉得怪,他先将吊坠拿起来仔细看了看,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块黄色的石头,具体材质看不出来,但有很大概率是块廉价的人造玉。

    

    放下吊坠,江尘生又展开那张字条,就见上面写着“三天后来东港37号仓库相见,如若不来,后果自负。”

    

    看着这段莫名其妙的文字,江尘生一头雾水,什么叫“如若不来,后果自负”,再说东港那边他熟得很,整个码头一共就36间库房,哪来的37号仓库?

    

    最后,江尘生又将那张照片拿了出来。

    

    这张照片拍摄于一个天色昏黄的傍晚,背景中有一座古老的高棉式建筑,取景地应该在南洋一带,而在这座古老建筑前,则站着一个江尘生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因为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照片上的江尘生穿着一件黑色夹克,嘴里叼着一根黑雪茄,脸上的表情异常冰冷。

    

    这张照片百分之百是人工合成的,江尘生确实在网络上见过类似的建筑图片,但他根本没有去过南洋,更没有站在这样的古代建筑前照过相。

    

    再者,虽然照片上的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但他喜欢穿长款的衣服,衣柜里至今没有一件夹克,而且他平日里只是偶尔抽几口卷烟,从来没有碰过雪茄。

    

    “无聊。”

    

    江尘生无奈地笑了笑,而后便将这三样东西,连同纸箱和白布一起锁进了柜子。

    

    在江尘生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无聊的恶作剧,没必要大惊小怪。

    

    既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江尘生自然也不会去赴约。

    

    可就在第四天的早上,突然有人举报了江尘生,说他盗窃了总公司的保险柜。

    

    开玩笑,江尘生所在的大区离总公司十万八千里,他怎么可能特意跑到总公司去盗窃保险柜呢,再说了,这年头谁还会在保险柜里存放大量现金,江尘生也不至于为了那么一点钱,就把一辈子的清誉都搭进去。

    

    当时江尘生的第一反应是有人栽赃,他火速赶往总部,想要查清这件事,总部的人也没跟他啰嗦,直接调出了当天晚上的监控录像。

    

    由高清摄像头录制的监控录像中,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人蹲在保险柜前操持着什么,他背对着摄像头,整个身子蜷起来,根本看不到脸。

    

    人是很难认出自己的背影的,但江尘生认得那件风衣,那是他去年为了一场重要的饭局而特意找人订做的,当时他对设计稿不太满意,还自行对领子和肩膀做了点改动,也就是说,这件衣服全世界独一份,再也找不到第二件。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证明视频里的人就是他本人啊。

    

    直到视频中的人猛然转过头来,江尘生才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视频中的人,就是他!

    

    那个人转过头之后,先快速看了一眼摄像头所在的位置,而后皱一下眉头,快步离开了作案现场。

    

    不只是脸,就连身材、动作、气质,都与江尘生一模一样。

    

    只有江尘生自己知道,视频里的人绝对不是他,因为案发的那天晚上,他在家里赶了整整一个通宵的文件,根本没有出过门。

    

    可这样的话说出来谁会信,谁又能证明他昨天晚上一直在家?

    

    念在江尘生这些年为公司做出了不少贡献的份上,公司没有报警,只是建议江尘生给自己放个长假。

    

    江尘生心里很明白,所谓的放个长假,言外之意就是,公司已经容不下你了,自己辞职吧。

    

    自知无力辩解,江尘生干脆用总部的电脑打出了一封辞职信,并立即得到了批准。

    

    从总部出来的时候,江尘生再次回想起了那个奇怪的包裹,以及字条上的那句话“如若不来,后果自负。”

    

    昨天没有如期赴约,今天就出事了!

    

    想到这,江尘生立即赶回分公司,从自己的办公室里找出了那个包裹。

    

    几天前他将包裹锁进柜子以后,就再没将它拿出来过,而且柜子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可当他取出包裹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东西明显被人调换过了。

    

    吊坠和照片还在,但字条上的内容变了“一天后来亡山相见,如若不来,后果自负。另,建议查一下资产现状,有惊喜。”,除此之外,纸箱里还有一张手绘的路线图,上面标注出了“亡山”的具体位置。

    

    趁着总部那边还没有公布自己离职的消息,江尘生拎着包裹来到监控室,调取了最近几天的监控录像。

    

    他想知道,究竟是谁将包裹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又是谁调换了包裹里的东西。

    

    录像中显示,从周一晚上十一点江尘生离开办公室,到周二早上七点半他回到办公室,期间没有任何人进去过,直到他重返办公室以后,才从摄像头的盲点处——也就是显示器前方,拿起一个白色的正方形包裹。

    

    江尘生百分之百确定,周一晚上他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显示器前方没有放任何东西,那个白色的包裹,是凭空出现在那的!

    

    而在包裹被锁进柜子以后,也没有人打开过那扇柜门,最多也就是保洁人员打扫卫生的时候,会拿抹布在上面胡乱擦两下。

    

    既然没有人打开过柜子,里面的东西到底是怎么被调换的?

    

    江尘生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在每一件事的背后,都隐藏着一股他从未见过的非自然力量。

    

    这种想法确实有点不切实际,可看到监控录像里的一幕幕,又让人不得不往这方面想。

    

    之后江尘生查了一下自己的资产状况,才发现自己的房产早就过户给了一家中介公司,信托和存款也在他赶回分公司的途中全部清零,更诡异的是,卖房子的人是他自己,将信托和存款清零的人,也是他自己。

    

    江尘生当然不可能卖掉房子,也没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信托和存款一次性抛售、提空。

    

    看着那张拍摄于南洋的照片,江尘生心里清楚,所有的事,都是照片上这个人干的,包括昨天去公司总部盗窃保险柜的人,也是他。

    

    这个人不但拥有一张和江尘生一模一样的脸,还知道江尘生的所有个人信息,甚至能搞到江尘生的家门钥匙和银行账户。更令人后怕的是,他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暗中观察过江尘生,以至于就连江尘生的行为举止,都被他模仿得惟妙惟肖,真假难辨。

    

    要将江尘生的每一个动作细节都研究清楚,对方在观察他的时候,一定会藏在离他非常近的地方。一想到不管自己做什么,在相距不远的阴影中,都有一双眼睛在默默盯着自己,江尘生心里也是阵阵发毛。

    

    如今的江尘生几乎倾家荡产,对于他来说,除了几个要好的亲朋和自己的生命之外,似乎再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而对方显然对他这条命没什么兴趣,要不然也不可能近距离观察他那么久,却一直不动手。

    

    如若不来,后果自负。

    

    如果江尘生不能在一天之内抵达亡山,对方极可能会对他的亲朋好友下手。

    

    报警确实是第一选择,江尘生也相信,如果他报警,所有真相肯定能水落石出。

    

    但那需要时间。

    

    可江尘生现在最多只有24个小时。

    

    而且江尘生心里清楚,他现在应该还处于对方的监视之下,如果报警,对方极可能立即展开报复。

    

    如今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拿来耽搁了,江尘生花了两分钟时间稳定心绪,而后便拎着包裹离开了监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