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三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第三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但眼下江尘生能做的,似乎也只有继续保持隐忍。

    

    他弯腰将地上的照片捡起来,而后用力吐一口浊气,转身走出雾障。

    

    停车的时候,已能隔着雾障看到不远处照过来的灯光,当时江尘生见这些灯光呈现出递进的层次感,就推测雾障后方应该是一片住宅区。

    

    果不其然,雾障后方确实是一片高档别墅区。

    

    目光所及的几座别墅都是三层独栋,院子里配有游泳池和一个露天茶室,虽说这些别墅的建筑风格都不太一样,但主要还是以中式为主,建造这里的人似乎对古代的阁园风情情有独钟。

    

    最不合常理的,不是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建别墅群,而是雾气的分割带过于突兀。

    

    站在别墅区这一侧,视野极其的好,一丁点雾丝都看不到,可回头望,身后就是浓密的灰雾,看上去就如同一道半透明的烟墙。

    

    这种断崖式的变化似乎昭示着,在这里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将别墅所在的这片区域,和雾气笼罩的那片区域,分割成了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世界。

    

    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见证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江尘生已经有点麻木了,他快速在别墅区里扫了几眼,很容易就找到了21号房,当下也不废话,立即朝那栋别墅走了过去。

    

    折腾了整整一天,如今的江尘生已是身心俱疲,他需要用几个小时的高质量睡眠,让身体和大脑恢复到最佳状态。

    

    别墅的门没锁,江尘生进门以后,也懒得检查这栋房子安不安全,快速找到浴室,先痛痛快快洗了热水澡,然后挑了主卧里最大最软的那张床,一头栽进去,没过一分钟就着了。

    

    大约七个小时以后,江尘生精神饱满地醒来,他迅速在房子里探了一圈,发现衣柜里早已准备了许多合身的衣服,这些衣服全都是严格按照他的身材量身订做的,只不过外套除了两三件西装之外,其余的全是夹克,除此之外,在客厅的茶几上,还放着一盒黑雪茄,以及一个相当古朴的柴油打火机。

    

    江尘生将火机塞进口袋里,又从桌子上拿了一把还算锋利的雪茄剪,而后便迅速出了门。

    

    眼下,江尘生有必要仔细摸一摸云仙山庄内部的情况,建筑布局、排水系统的构造,都是重点摸查对象。

    

    五年行伍生涯,五年商场厮杀,十八岁到二十八岁的十年人生经历,让江尘生构筑起了一套特殊的思维逻辑,每当他遇到比较严峻的挑战时,往往不会立即采取行动,而会用最快的时间分析利弊,并迅速采集到能够采集的所有信息,然后再决定用哪种方式反杀对手。

    

    如今江尘生完全搞不清楚仉若非的真正目的,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收集到更多信息。

    

    21号别墅位于整个山庄的最外围,出门以后,江尘生便迅速朝山庄的中心区域摸进。

    

    昨天晚上他特意观察过,山庄中心区域的光线最集中,居住在那里的人应该最多。

    

    一路上,江尘生不时抬头看看每一栋别墅的楼顶,寻找着最佳观察点。

    

    可惜这里的建筑物参差错落,根本找不到可以俯瞰到整个庄园的观察点,不管站在哪一栋别墅顶端,视线都会遭到不同程度的遮挡。

    

    建造这座山庄的人,仿佛有意要防止其他人观测到山庄的全貌。

    

    从一栋纯木制结构的别墅旁走过时,江尘生突然停下脚步。

    

    他感觉到有人在靠近自己。

    

    大约在一秒钟之前,江尘生听到斜后方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不用过多推测,只听了一耳朵,江尘生就知道对方是蹑着脚步朝自己慢慢贴过来的,随着他突然驻足,斜后方的脚步声也戛然而止。

    

    对方显然在跟踪他。

    

    江尘生侧过身子,将视线落在了木制别墅的左侧,过来的时候江尘生就留意到,那里有一根很粗的方柱,正好能藏下一个人。

    

    在江尘生回头张望的时候,方柱后面的人也露出半张脸,悄悄盯着江尘生。

    

    对方似乎也没想到,江尘生在回头的一瞬间,就精准地找到了他所在的位置,从方柱后方露出的那只眼睛里顿时流露出一丝惊讶。

    

    江尘生心里也稍微有点吃惊,对方竟然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小片刻,最后还是方柱后面的人主动显出身来“你是新来的?”

    

    的确是个外国人,但普通话极标准,听不出半点口音,看样子应该在国内待了很多年,另外,江尘生发现他的右手虎口处以及食指两侧覆着很厚的老茧,这应该是典型的枪茧。

    

    “嗯,新来的。”江尘生十分客气地回应。

    

    对方快步走过来,朝江尘生伸出了右手“我叫柯瑞,也是来参加砥试的,咱们俩应该是同行。”

    

    江尘生也伸出手和对方握了握“我叫江尘生,你也是干销售的?”

    

    “销售?我还以为你也是个杀手。”

    

    江尘生早就猜出来了,眼前这个外国人不是雇佣兵就是杀手,但当对方说出“杀手”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还是故意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并迅速将手缩了回来。

    

    其实江尘生心里很清楚,如果对方没有彻底洗白,是绝对进不了国境的,所以,就算他是个杀手,也早已金盆洗手了,对自己并没有实质上的威胁。

    

    但身处在这样一个凶险未知的环境中,江尘生并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而作为一个没见过真枪实弹的人,在见到杀手的时候,自然要有一些必要的惊慌表现。

    

    听说江尘生只是个干销售的,柯瑞立即对他失去了兴趣,闷闷地嘟囔一句“这种人估计派不上什么用场。”,就转身离开。

    

    没等走出几步,柯瑞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问江尘生“你刚才是怎么发现我的?”

    

    江尘生只是满脸惊恐地看着他,一语不发。

    

    柯瑞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只是巧合。”,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直到柯瑞走得很远了,江尘生依旧保持着惊慌失措的样子,因为他知道,此时正有一双眼睛从二楼的窗户前窥视着他。

    

    刚才他与柯瑞握手的时候,二楼的窗帘就快速颤了一下,窗户关着,窗帘不可能是被风吹动的,有极大几率是有人凑到了窗前,紧接着窗帘颤抖的幅度突然下降,改成了缓慢的微颤,又过了两秒钟,才完全静止下来,至此,江尘生断定肯定有人趴在窗帘后方窥探外面的情况。

    

    如果不是受到了人为压制,窗帘的颤幅不会出现那种断层式的聚变。

    

    就在这时,窗帘又快速颤了一下,而后从旁侧的别墅内传来一阵自上而下的脚步声,有人从二楼跑下来了。

    

    片刻,别墅的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穿休闲装的年轻人快速跑了出来,在他手上还拿着一板刚拆封的巧克力。

    

    江尘生早就听到了对方的动静,但直到对方快要凑到他跟前的时候,他才快速将视线转向对方。

    

    一看到对方那张脸,江尘生着实下了一跳。

    

    那是一张加强版的鞋拔子脸,江尘生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见到下巴这么长的人,不但长,下巴尖还带着微微前凸的弧度。

    

    这张脸一出现,江尘生立即就想起了西方童话里的老巫婆。

    

    不过这个年轻人只是脸长,眉眼、鼻口却都长得很标致,让人不得不感叹,白瞎了这么好的五官。

    

    年轻人将巧克力塞进江尘生手里,嘴上一边说着“吃吧,能缓解压力。唉,我刚来到这的时候和你一样,经常一惊一乍的,没办法,谁让这破地方到处透着古怪呢,一般人很难在这种环境里保持镇静的,不过你也别担心,过段时间就能适应了。”

    

    江尘生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小子有意想和他拉进关系,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谢谢。”江尘生装模作样地长舒一口气,向年轻人道谢。

    

    年轻人自我介绍道“我叫彭树斌,今年本来该上大三的,不过辍学了。在咱们这儿,初次见面自报家门是规矩,你就不用介绍自己了,刚才我在楼上都听见了,你叫江尘生,是个干销售的……”

    

    这家伙啰哩吧嗦的,人看起来也有点傻里傻气,但江尘生留意到,彭树斌在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观察自己的反应,而且这小子的眼睛里,一直透着股十分狡黠的精光。

    

    啰嗦了半天,彭树斌终于说到了正题上“我跟你说,这地方的人可没几个省油的灯,像你这种新来的菜鸟,什么都不懂,人又单纯,一个不留神就被他们给算计了。所以我建议你找个老人带着你,不过我你就不用考虑了,我虽然是最早来到这儿的,但能力有限,不一定能保得住你。”

    

    江尘生心里暗笑,原来这小子想拉自己给他当小弟,一边让江尘生不用考虑他,一边告诉江尘生,他是最早来到这的,一边说自己能力有限,一边又眼含期待。

    

    再者,江尘生初来乍到,又不认识其他人,除了跟这位看上去傻里傻气的彭树斌交好,似乎也没有其他选择。

    

    彭树斌当然不傻,相反,他非常聪明,之所以装出一副罗里吧嗦傻啦吧唧的样子,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他人而已,毕竟,越是那些看上去傻乎乎的人,越容易收获到别人的信任。

    

    不过,有一件事彭树斌应该没说错这里的人,大多不是省油的灯。

    

    仉若非、柯瑞、彭树斌,到目前为止江尘生在这里接触到的三个人,确实都不怎么“省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