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四章 越狱计划

第四章 越狱计划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像彭树斌这样的聪明人,当然知道话不能说得太多、太满,不然可能起到相反的效果,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你是今天早上才被抓来的吧?昨天晚上我去过安置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这话江尘生就有点听不懂了。

    

    什么叫“抓来的”?他明明是自己开车来的。

    

    安置房又是什么地方?

    

    没等彭树斌深问,江尘生就以一种出其不意的方式打断了这次谈话“你屋里有水吗,我想喝点热水。”

    

    彭树斌回了好半天的神,才把江尘生引进他的一号别墅里。

    

    这杯热水江尘生喝了整整一个半小时,期间时不时和彭树斌聊两句,一来二去就把该套的话全都套出来了。

    

    像江尘生这种级别的销售,和人谈生意的时候,三五句话就能把对方的底价给套出来,对付彭树斌还不跟玩似的。

    

    不得不说,彭树斌确实很聪明,可面对江尘生这种顶级人精,他那点聪明劲根本派不上用场。

    

    直到江尘生离开一号别墅,彭树斌都没发现江尘生一直在套他的话。

    

    临出门前,江尘生还对彭树斌说“我在这儿也不认识其他人,以后咱俩可就是朋友了啊,有事得相互照应着点。”

    

    彭树斌终于舒了口气,连忙说没问题,以后有事大家互相照应。

    

    回到21号别墅,江尘生迅速找来纸和笔,将从彭树斌那里打听到的信息逐条罗列出来

    

    1、算上江尘生,整个山庄里总共有21个外来者,每个人都是来参加砥试的。

    

    2、21个人中,除了江尘生,其他人都是被“抓”来的,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如何来到了这里,所有人都是头天晚上还在家里睡觉,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锁进了一间铁皮房里。

    

    3、那间铁皮房就是彭树斌之前提到的“安置房”,它坐落于整个山庄的西北角。

    

    4、仉若非极少出现在山庄内,但只要他出现,身上必然配枪。

    

    5、几乎每个参加砥试的人都被许了好处,即,只要通过这场砥试,就能获得他们“最想得到”的某种利益,只有江尘生是个例外。

    

    6、没人知道砥试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只知道那大约是某种特殊的测试。

    

    7、铁皮房后方的圆井下方有条暗道,它连着一个相当庞大的地下车库。在车库最深处有一道铁闸门,将耳朵贴在门板上能清晰地听到风声,白天的时候,闸门的缝隙还会照进光来。

    

    8、围拢在山巅周围的雾障是无法穿越的,只要进了雾障区,不管朝哪个方向走,最后都会回到山庄。

    

    9、人工湖东侧有个食堂,每天中午十二点和晚上六点会供应伙食。

    

    彭树斌透露的信息实在太多,如果不赶紧罗列在纸上,江尘生怕自己记不住。

    

    等到他写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嘴里正叼着一根点燃的雪茄。

    

    这根雪茄是他在写字过程中随手点燃的,回想起点烟时的动作,那简直是行云流水,从容优雅,就好像他以前经常抽这东西似的,但江尘生百分之百确信,自己从没有碰过雪茄,一根都没碰过。

    

    此时,浓郁的烟雾在江尘生的口中发酵,醇和的木香伴着一点点清淡的苦巧克力味,焕发出一种仿若来自于记忆深处的似曾相识。

    

    江尘生悠悠吐出烟雾,将雪茄拿在手中细细观察,这根黑褐色的陈年雪茄,的确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但熟悉之中,又夹杂着一股浓郁的陌生气息,这两种完全相反的感觉混杂在一起,极度矛盾,极度撕裂。

    

    直到彭树斌跑来敲门,江尘生才放下雪茄,随彭树斌一起去食堂吃午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江尘生和每一个与试者都接上了头,对于整个山庄的情况,也有了更为透彻的了解。

    

    在这座山庄中,似乎萦绕着一股看不见的负面力量,在这里待的时间越久,人就越发容易产生焦虑感,据江尘生观察,甚至有个别人已经患上了惊恐症(急性焦虑症)。

    

    至今为止,只有四个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中保持绝对镇静。

    

    这四个人分别是,金盆洗手的前职业杀手柯瑞,常年游走于地下博斗场的泰拳高手纳瓦,拥有二十年车龄的大车司机朱平,还有初来乍到的江尘生。

    

    刚来到山庄的时候,江尘生也曾焦虑过,但他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氛围,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心境反倒越来越清明了。

    

    除了这四个心定如山的人,还有一个人似乎也没有被环境影响。

    

    那个人就是彭树斌。

    

    彭树斌属于那种心态浮动特别大的人,就算不被山庄的环境影响,他也很难镇静下来。

    

    江尘生发现,彭树斌只要安静下来,智商就会变得非常高,但好在他很少能安静下来,要不然山庄里早就乱套了。

    

    因为这小子品性很差,而且热衷于搞事情。

    

    彭树斌这人有两大爱好。

    

    一是拉拢别人,尽量让大家都围拢在他身边。

    

    二是分化他人,他会通过散播谣言,以及夸大缺点的方式抹黑别人,籍此在众人之间制造嫌隙。

    

    不得不说,这小子确实有点手段,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大部分人和他的关系都极好,而其余人之间则大多存在嫌隙,如今他已隐隐成了整个山庄的核心人物,距离一呼百应只差一步之遥。

    

    前段时间,他用一张64开的复写纸测出了地底车库的闸门厚度,又估算出了撞破闸门所需的冲量,然后就开始怂恿大家对车库里的三辆车进行改装,企图搞出一辆马力够大、车头够坚硬的撞车,将闸门撞破,逃出升天。

    

    彭树斌说,圆井下方的暗道十分狭窄,根本无法将三辆车运进去,所以,那三辆车肯定是通过闸门进入车库的,只要撞破闸门,就能找到出去的路。

    

    别说,还真有人响应彭树斌的倡议,从上周五开始,李来利和董睿就天天往地下车库跑,李来利是办修车行的,改装车辆这种事,也就他能干,董睿是个街头混子,虽然不懂技术,但有把子力气,多少能帮上点忙。

    

    江尘生心里很纳闷,想要撞破闸门还不简单,那面闸门足有六米多宽呢,三辆车一起撞上去不就行了,搞什么改装车啊,再说了,改装车辆这种事,也不是有技术有力气就能搞定的,还需要有专业工具,连扳手、钳子这一类的基础工具都没有,你用什么改,用牙么?

    

    以彭树斌的智商,不可能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明白,江尘生隐有预感,这小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可能是受到了李来利和董睿的感染,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这个计划中来,如今除了柯瑞和纳瓦依旧对这个计划毫无兴趣之外,21个人有19个都参与了进来,其中也包括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江尘生,以及不管什么事都想凑凑热闹的朱平。

    

    前天下午,彭树斌发起了一场紧急战略研讨会,大家经过激烈的探讨和细致的推敲,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改装车辆的计划并不可行,想要撞破闸门,最好的方法就是开着三辆车一起去撞。

    

    这么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众人竟然探讨了整整两个通宵。

    

    这些人在山庄待了太长时间,日复一日的焦虑,导致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降到了一个相当低的水平。

    

    同样,长期的焦虑感也耗尽了他们的耐心,如今他们已不在乎这场意砥试能给他们带来怎样的利益,满门心思只想尽快逃离。

    

    彭树斌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只是他不知道,江尘生一直在暗暗观察他。

    

    看到彭树斌脸上的表情,江尘生立即意识到,这家伙根本没打算逃出去,他只是想测试一下大家的心智到底崩坏到了什么程度,看样子,测试结果也的确达到了预期。

    

    “大家先安静一下!”彭树斌抬起双手,让在场的人安静下来,而后扭过头去问李来利“李哥,你能让那些车子发动起来吗?”

    

    李来利奋力转动他那浆糊一样的脑子,过了半天,才转而去问他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会撬车锁吗?”

    

    被李来利问话的人叫王星,是个性格相当彪悍的小偷,这人的是非观异常扭曲,山庄里的人都很讨厌他,但不得不承认,他撬锁的手艺相当厉害,据说这家伙刚来的时候,把每栋别墅的门都撬了个遍,后来被纳瓦干了一顿才变老实。

    

    王星倒也不托大,实事求是道“那得看锁的级别了,a级锁能秒开,级三分钟,c级至少得两三个小时。现在的车基本都是c级锁,还是直接砸窗户快。”

    

    李来利摇了摇头“不是让你撬车门,是让你撬启动锁。三辆车里,有两辆需要扭转启动锁才能发动起来,还有一辆很老的越野车,可以用搭火线的方式启动。”

    

    他口中的老越野车就是江尘生之前开来的那辆,也不知道仉若非是什么时候把它挪到地下车库里去的。

    

    彭树斌拍一下大腿“既然三辆车都能启动,那咱们就别拖了,今晚就行动吧,省得夜长梦多。”

    

    这番话立即引来了绝大多数人的响应,大家也不废话,下一刻就在彭树斌的带领下朝地下车库方向赶去,这些人迫切地想要逃离庄园,都走得很快,只有江尘生和朱平不急不慢地跟在后面。

    

    等到与前方部队拉开了足够的距离,朱平才开口说话“江老弟,你说这事儿能成吗?”

    

    就算彭树斌处心积虑地阻止江尘生和其他人交好,但再好的猎人也防不住成精的老狐狸,一段时间下来,江尘生还是结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朱平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江尘生也知道,朱平这人太实诚,肯定看不透彭树斌的为人,所以也没点破什么,只是撇了撇嘴,应付一句“够呛。”

    

    朱平点了点头“连咱们都知道撞破闸门就能出去,仉若非能不知道?我估摸着,他肯定早就做好防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