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五章 非人类

第五章 非人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彭树斌之所以怂恿大家“越狱”,一方面是想看看山庄里的与试者到底傻到了什么程度,另一方面也是想试一试仉若非的底线。

    

    仉若非对待这场越狱计划的态度,决定了彭树斌接下来的动作。

    

    可尽管江尘生知道彭树斌接下来一定会有大动作,但他现在也看不穿彭树斌究竟想干什么。

    

    这小子一肚子的坏水,可别把大家给坑了。

    

    进入地下车库以后,朱平就跑上前帮李来利破拆车门,江尘生则站在比较远的地方,暗暗观望着前方的动静。

    

    平日里江尘生就表现得不太合群,他不凑上前,大家倒也不觉得意外。

    

    有李来利这个经验老道的修车工在,其中一辆车的车门很快就被破拆掉了,王星立即拿着自制的撬锁工具冲进驾驶室,开始撬锁。

    

    刚进驾驶室,就听王星欢呼一声“哟,级锁,这下稳了!”

    

    江尘生不禁皱了两下眉头,王星恐怕高兴得太早了,就算他真能撬转启动锁,又怎么破解发动机上的防盗系统?

    

    虽说李来利是个很有经验的老汽修工,说不定能够根据车型判断出车上是否装有发动机防盗,不过以他现在的智商,怕是想不了这么多。

    

    吭——吭吭坑……

    

    没过一分钟,车子里突然爆出一阵鸣响。

    

    真的被发动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王星不小心触碰到了车灯开关,在车子被启动的一瞬间,前车灯也突然亮了起来。

    

    两束黄色的灯光径直打在黑压压的铁闸门上,照亮那个站在闸门前的身影。

    

    是仉若非!

    

    这家伙什么时候来车库的?

    

    这一次仉若非没带枪,他迎着光,负手而立,即便是强光打在了他的脸上,也无法掩盖他眼中绽射出的那股子凶性,他就像是一头即将暴怒的恶兽,死盯着车子里的王星。

    

    而此刻,王星正用最快的速度系上安全带。

    

    江尘生立即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立即朝仉若非大喊一声“快闪……”

    

    嗡嗯——

    

    “开”还没等说出口,发动机中就传来一阵急促的嗡鸣声。

    

    王星想撞死仉若非!

    

    就见仉若非踏出弓步,肩膀下沉,竟做出了一副要和王星对撞的姿势。

    

    以肉身撞汽车,这家伙疯了么?

    

    下一个瞬间,车轮疯转,带着车身朝仉若非冲了过去,仉若非脚下猛然发力,也在同一时间冲向了车头。

    

    嘭!

    

    一人一车撞在一起,只发出了极其短暂的闷响。

    

    此刻呈现在江尘生眼前的场景,绝对会让他终生难忘。

    

    就见整个车头被撞凹了一大块,前车窗的防弹玻璃也被震成了网状,在猛烈的撞击下,方向盘内的防撞气囊迅速弹出,因为弹劲过大,直接把驾驶室里的王星给崩晕了。

    

    而仉若非却如同一根镶在地面上的实心铁桩,截停了汽车,自己却毫发无伤,最多只是衣服上多了些灰尘。

    

    这家伙……根本不是人!

    

    车库中一片死寂,仿佛连空气都凝结了,所有人都是大气不敢出地望着仉若非。

    

    “还挺疼。”仉若非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而后抬起一只手,将手掌对准了远离人群的江尘生。

    

    江尘生立即感觉到一阵钻心的寒意,紧接着,身周就快速凝聚起一圈冰墙,冰墙从地面上快速拔起,并在极短的时间内笼成一个冰冢,把江尘生死死罩在了里面。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就算是心理素质特别过硬的江尘生,脑子里也是懵的。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肉身撞车、凭空凝冰,如果这不是梦境,那就是自己疯了。

    

    “啊——”

    

    不知道是谁突然尖叫了一声,这声尖叫惊醒了还在发呆的人群,下一刻,所有人都想发了疯一样,朝着暗道方向狂奔。

    

    仉若非叹了口气,不急不慢地追了过去。

    

    从江尘生身边经过的时候,仉若非昂起脖子吆喝一声“老左,把江尘生弄出去!”

    

    就听屋顶上方传来一个温和而浑厚的声音“他怎么了?”

    

    “被我封到冰壳里了!”

    

    说话间,仉若非已经走远。

    

    冰冢上散发着极为强烈的寒意,让江尘生不停地打牙颤,但好在冰层非常干净,能见度相当高,江尘生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况。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身材魁伟的汉子顺着墙壁下来了。

    

    那人的身高估计在一米九左右,身壮如熊,看上去相当有压迫感,可看他附墙而下的样子,却异常的空灵飘逸,仿佛他那副铁塔般的身子,根本没有多少重量似的。

    

    也是看到汉子贴墙而下,江尘生才留意到,原来在车库的吊顶上有一个暗门,只不过那道门极其隐蔽,要不是汉子刚才将它打开,就算江尘生眼睛再尖也发现不了它。

    

    汉子落地后,先给了江尘生一个礼貌的笑容,接着就一阵风似地冲过来,将冰冢砸开一道口子。

    

    江尘生根本没看清汉子用了什么样的手法,只看到汉子的右侧黑芒一闪,然后冰冢就无声无息地裂开了一道大口子。

    

    更让江尘生惊奇的是,汉子似乎能看穿他心里的想法,当即就问他“你看不清我的动作?”

    

    这汉子身上有一股定海神针般的气势,江尘生站在他面前,既能感觉到从他身上喷薄而出的强烈压迫感,也能感觉到一种如沐春风般的亲和气质。

    

    “眼前这个人,异常强大,同时也异常可靠。”,这就是江尘生对汉子的第一印象。

    

    面对这样一个人,江尘生实在提不起戒心,如实说“看不清。”

    

    汉子挑了一下左眉“不应该啊。我给你准备的那块养魂玉呢,你没带?”

    

    养魂玉?

    

    江尘生花了一点时间反应,才知道对方所说的养魂玉,应该就是包裹里的那块玉坠“没带。”

    

    “放哪了?”

    

    汉子正说着话,手机突然响了,他一边朝江尘生摆摆手,示意江尘生回答问题,一边接通了电话。

    

    江尘生指了指不远处的老式越野车“可能还在那辆车上。”

    

    汉子点点头,转身朝越野车走了过去,边走边对着电话说道“肯定不是邪祟,自从四重空间被封闭以后,这世上就没有邪祟了。嗯,我们这边的意见是,那应该是一些咱们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推测应该来自于异世界,但具体来路还在查。”

    

    正说着,汉子发现身边有一辆被撞毁的车,车子里还有个被安全气囊崩昏过去的人,于是停下脚步,用两只手指扯碎了车门,把车里的王星给拎了出来。

    

    确认王星没什么大碍,汉子才继续对着电话说“对,你说的没错。不只是你们那儿,放眼世界各地,对,就跟雨后春笋似的,异人大面积出现。这肯定不是灵气复苏,是不是灵气复苏,我和山海最有话语权。眼下咱们掌握到的信息还太少,很难判断究竟是什么引起的。你们那边的任务还是设法找到郭侃,他应该能给出一些比较有价值的建议。”

    

    谈话间,他已经拎着那块玉坠回到了江尘生面前“这东西你带在身上,对你有好处。不是跟你说的,我跟江尘生说的。眼下还不是行当里的人,来参加砥试的。嗯,总之现在还是要尽可能地控制异人的数量,嗯,好,有问题再联系。”

    

    挂了电话,汉子才将主要注意力放在江尘生身上“你就在这儿等着吧,老仉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哦,对,你的雪茄差不多快抽完了吧?”

    

    江尘生现在有点懵,没能力思考太多,只能顺着汉子的话头往下说“还剩两根。”

    

    过去江尘生从不碰雪茄,可自从上次他无意识地点了一根后,便立即喜欢上了,但他不是喜欢那种吞云吐雾的感觉,而是迷恋抽雪茄时的那种撕裂感,他也说不清为什么,每当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出现时,他都会莫名地自信起来,仿佛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事能难得住他。

    

    汉子笑了“我估计那些也不够你抽的,回头再给你捯饬点儿。”

    

    现在江尘生的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见汉子转身要走,立即问汉子“咱们以前认识吗?”

    

    汉子只是模棱两可地回应道“我认识你,你却不认识我。其实,每一个人参加砥试的人,我都认识。”

    

    这番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很不清晰了,因为汉子已经如道轻风一样蹿上了房顶,余音未弭,他的身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才汉子的那通电话,蕴含了巨大的信息量,灵气复苏、异世界生物、异人,江尘生知道这些词汇是什么意思,但他实在不敢想象,当一个现实中的人说出这些词汇的时候,会意味着什么。

    

    而且说出这些话的人,拥有远超人类的力量和速度,以及肢体控制能力。

    

    江尘生的世界观正遭受前所未有的践踏,过去在心中构建起的那套世界体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稳固。

    

    好在江尘生的心理素质确实足够坚挺,几分钟以后,心性就彻底恢复了清明,他不再去深想汉子说的那些话,因为眼下深想也没用,反而还会让自己心境不定,连续调整几次呼吸之后,他托起手里的吊坠仔细观察了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索性就戴在了脖子上。

    

    干了这些年销售,江尘生见过各色各样的人,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也确信刚才那个汉子绝对靠得住。

    

    虽然江尘生也不知道,这么一枚小小的玉坠到底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但那个汉子应该不会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