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六章 固元丹

第六章 固元丹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刚才江尘生的脑子浑浑噩噩的,一直站在原地没动,此刻恢复清醒,他才赶紧从幽寒噬骨的冰冢里钻出去。

    

    也就在他抬脚踏出冰冢的那一瞬间,黄玉吊坠上突然焕发出一丝温热。

    

    江尘生心下一惊,这东西明明只是块半透明的石头,怎么还会发热?

    

    等整个身子都钻出了冰冢,江尘生立即伸手去摸吊坠,却发现手感冰凉,哪有什么温热。

    

    “神经过敏么?”江尘生无奈地叹了口,而后便迅速跑到王星身边,蹲下来仔细查看王星的情况。

    

    前后花了十几分钟,反复查看了几次之后,江尘生总算能确定,王星只是单纯被崩昏了而已,身上并没有其他损伤,而且他现在的呼吸特别平稳,看样子脑袋也没有太大问题。

    

    确定王星无碍,江尘生才舒一口气,扶着膝盖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暗道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脚步声是从暗道最深处传来的,期间还拌杂着一阵阵激烈的喘息声,两种声音被狭长的暗道放大之后,变得越发压抑、混沌。

    

    江尘生猛皱两下眉头,定睛朝暗道望去。

    

    目光所及,只能看到勉强被光线照亮的暗道出口,更深一点的地方,就是视线和光线都无法穿透的黑暗。

    

    滋、滋滋——

    

    车库的吊顶发出一阵电流的波震声,随后灯光开始颤抖,暗道的入口在光与暗的变换中忽隐忽现。

    

    江尘生能清晰地感觉到,此刻,空气中弥漫起一股阴宕宕的气息,那股气息无味、无声、无色,不寒、不热,它超出了人类的五感,但又让人能实实在在感觉到它的存在,它出现的时候,让人心跳加速头皮发麻,惊恐、焦虑、怯懦……无数种负面情绪慢慢浮现出来,如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摧残着人的理性。

    

    但江尘生的理性并没有受到影响,当时他的注意力都被那股气息吸引走了,完全没有意识到,当这股气息出现的时候,他胸前的那块玉坠,正缓缓释放出柔和的暖流。

    

    大约一分钟以后,以彭树斌为首的十几个与试者冲出了暗道。

    

    忽明忽暗的灯光打在这些人脸上,此刻凝结在他们脸上的表情无比惊恐,无比扭曲,仿佛从暗道里冲出来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不可名状的魑魅魍魉。

    

    “嘣”的一声闷响,暗道里的大功率吊灯突然亮起,过于明亮的白光顺着暗道出口照射出来,在地上拉出一条白色的光带。

    

    刚刚还嘈杂无比的地下车库瞬间陷入死寂,所有人停下脚步,满眼恐惧地望向暗道出口,甚至有些人在回眸的一瞬间就吓软了腿,当场像个失去支撑的破布一样瘫坐在地。

    

    压抑的空气中,只剩下两个声音。

    

    哒、哒、哒、哒……

    

    缓缓靠近暗道出口的脚步声。

    

    叱、叱——

    

    柴油火机擦火时候发出的声响。

    

    随着脚步声渐渐靠近出口,光带中浮现出一道越拉越长的人影,随着影子越来越长,萦绕在空气中的阴沉气息也越发浓郁。

    

    江尘生点上雪茄,悠悠吐出一大口云烟,而此刻,他那双掩藏在云烟后方的眼睛,正闪烁出诡异的寒光。

    

    没多久,仉若非走出了暗道。

    

    他的两只手中还分别拎着一个人,左手柯瑞,右手纳瓦,两人都是一副鼻青脸肿的窘态,显然刚刚被仉若非修理过。

    

    将柯瑞和纳瓦随手扔在一旁后,仉若非的视线快速扫过人群,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江尘生的位置。

    

    发现江尘生正一脸阴沉地盯着自己,仉若非反倒露出了十分惊喜的笑容。

    

    他这么一笑,空气中的阴沉气息瞬间消弭,吊顶上的灯光也立即恢复了稳定。

    

    江尘生也猛地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又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点燃了雪茄。

    

    也就是这么一回神,先前萦绕在江尘生眼中的寒光也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它从未出现过一样。

    

    仉若非快速从怀里摸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布包,将它递给神志还算清醒的纳瓦“把药分一分,每人一颗。”

    

    看到布包里的东西,纳瓦不禁有些犹疑,里面是21颗玉米粒大小的黑色药丸。

    

    仉若非显然对纳瓦没什么耐心,见纳瓦半天没动静,干脆抢过布包,亲自向众人分发药丸。

    

    他将一颗颗药丸分给众人之后,还要亲自盯着对方把药吞下去,所有人都不敢违逆他,只能照做。

    

    当仉若非端着最后一颗药丸来到仉若非跟前的时候,开口对仉若非说“别人都吃了,要不,你也来一颗?”

    

    江尘生实在看不透仉若非心里到底在盘算什么,这家伙翻脸比翻书都快,前一刻还客客气气,下一刻可能就拿枪指着你,眼看此时仉若非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江尘生总觉得,下一刻他就会挥舞老拳朝自己砸过来。

    

    心里一边这么想着,江尘生捏起布包里的药丸,将其塞进了嘴里。

    

    那东西刚入口的时候有点甜腻,但随着它迅速在口中融化,甜腻消失,并爆发出一股极其惨烈腥臭味,江尘生想把药丸吐出来,但已经来不及了,融化后的药汤就像自己长了腿一样,没等他吐,就飞速冲进了他的胃里。

    

    好在入胃以后,腥臭就消失了。

    

    看到江尘生满脸难受的表情,仉若非颇有点幸灾乐祸“这是我用炼骨皿焙出来的固元丹,主要原料是陈年蛰血和布衣鱼的内脏,入口之后,先甘后腻,最后变得腥臭无比,不过和老左做守阳糖比起来,这味道算好的了,他做的那玩意,能让你恶心一辈子。”

    

    虽然腥臭已经消失了,可江尘生还是忘不了刚才的感觉,现在,从食道到喉咙,都在神经反射似地抽搐。

    

    江尘生是最后一个服下丹药的,却是第一个体会到那股腥臭的味道,等他差不多缓过劲来了,其他人才开始出现干呕反应。

    

    所有人都是干呕,没有一个人真的将胃里的东西吐出来。

    

    仉若非显摆似地告诉江尘生“这种固元丹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只要吃下去了,根本吐不出来。”

    

    不管仉若非脸上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说出什么样的话,他给人的感觉,永远是浑身上下充满了凶险气息,而且有些话你明明聚的他是笑着说出来的,可仔细去听,他的声音又总是生硬厚重,一点都没有轻松愉悦的感觉。

    

    但他自己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江尘生没感觉固元丹有什么特殊的药效,但其他人在经历过剧烈的干呕之后,精神都重新振作起来了,一个个惊恐不再,眼神清亮。

    

    之前一直昏迷的王星已在吃药之后已彻底苏醒,就连柯瑞和纳瓦脸上的淤青,也瞬间淡了许多。

    

    直到所有人都停止干呕,仉若非才开口说话“现在我宣布一下砥试的规则,第一,不能杀人;第二,尽可能让自己活下来;第三,其余隐藏规则请自行探索。与试者共……”

    

    仉若非的声音厚重而洪亮,所有人都转动视线,将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

    

    也不知道他到底对大家做了什么,大家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中还是充满了畏惧。

    

    “21人,以3人为单位均分成7队,依次进入隧道。现在,我们举行一场投票,每个人,选出你心中最有资格当队长的七个人,并把他们的名字列在一张纸上,上交给我,得票最高的七人,将成为队长,并获得自主选择队友的权力。听明白了吗?”

    

    说完,仉若非跑到那辆被撞坏的车跟前,一把扯烂了后备箱的箱盖,从里面拿出一捆签字笔和一个本子。

    

    待仉若非将纸笔分给大家,投票开始。

    

    吃过固元丹后,所有的智商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但这也让投票过程变得更加漫长。

    

    大部分人在投票的时候,都需要反复忖度利弊,每一个名字都要在深思熟虑之后才能写下。

    

    别人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江尘生已经随手写下了七个名字,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柯瑞的名单已经先他一步出来了。

    

    名单被仉若非收走之后,柯瑞就望着冰冢出起了神。

    

    后来朱平也上交了名单,柯瑞就凑过去和他攀谈起来,看朱平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比划的样子,应该在向柯瑞陈述先前车库里发生的事,毕竟那时候柯瑞和纳瓦都不在场,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两人聊着聊着,柯瑞突然抬起头,朝江尘生投来一道极为复杂的目光。

    

    起初江尘生并不明白柯瑞为什么那样看他,直到柯瑞再次将视线瞥向那个冰冢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仉若非截停王星之后,要在第一时间将他封入冰冢?

    

    这个问题,江尘生百思不得其解。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投票结果终于出来了。

    

    与预想中一样,彭树斌得到的票数最高,成为了第一个有资格挑选队友的人。

    

    但让绝大部分人始料未及的是,初来乍到的新人江尘生,竟然获得了第二高的票数。

    

    还有那个王星,竟也在七人之列。

    

    王星入选队长,很多人都觉得这纯粹是一个意外。但江尘生不这么想,包括他自己的票数能够仅次于彭树斌排在第二位,在他看来也是必然的。

    

    如果王星没有开车去撞仉若非,队长肯定轮不到他来做,可眼下,他是唯一一个敢和仉若非叫板的人,这为他创造了相当高的人气,尽管他开车撞向仉若非的时候,并不了解仉若非的强大。

    

    至于江尘生的票数为什么那么高,那就更好解释了。

    

    在彭树斌的不屑努力下,大多数与试者之间都产生了嫌隙,江尘生来到山庄的时间太短,加上他总是跟在彭树斌身边,彭树斌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抹黑他,这就导致了江尘生尽管存在感不高,但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矛盾,很多人宁愿选一个没有存在感的人当队长,也不会选择自己讨厌的人当队长。

    

    再加上江尘生也还有四五个乐于支持自己的朋友,这些人一定会把票投给他。

    

    投票结果出来的时候,彭树斌有点懵,他看着江尘生那张清秀而硬朗的侧脸,隐隐感觉到,眼前这个温厚和气的好好先生,似乎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江尘生察觉到了彭树斌的目光,但并不作理会,此刻他正飞速盘算着,到底该挑哪两个人做自己的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