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八章 反光

第八章 反光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尽管看不清洞口深处到底是什么样的光景,但那阵尖锐的摩擦声,却很容易让人在脑海中自行勾勒出画面——一条足有成年人腰围一样粗的蜈蚣,正扭动着上千只锋利的脚,在洞中穿梭。

    

    那声音由近及远,一分钟后才彻底消失在黑暗深处。

    

    温柔已经快吓坏了,抓着江尘生的袖子怯问“江哥,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啊?”

    

    江尘生眉头紧蹙“推测是个活物,具体是什么,不好说。”

    

    王万钧也紧张得不行“活……活物?江……江哥,要不咱撤回去吧。”

    

    江尘生转过身,面向温柔和王万钧“撤不回去了,咱们走过的岔路太多,早就迷失了方向。如果返过头去往回走,很可能被困死在不计其数的岔路里。”

    

    王万钧“不……不至于吧,再怎么着,仉若非也不能让咱们死在这里头啊。”

    

    江尘生只是说“困死在岔路里”,又没说真的会死,估计王万钧太紧张,根本就没有听清江尘生的话,只听到了一个“死”字。

    

    不过江尘生也不多做解释,只是说“你还记得仉若非公布的第二条规则吗?”

    

    温柔替王万钧接了茬“尽可能活下去。”

    

    江尘生点头“尽可能活下去的意思就是,咱们有可能活不下去。通过和仉若非的几次接触,我发现,这个人思维方式和正常人不一样,咱们也不能拿正常的逻辑去看待他,像他这种人,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王万钧和温柔面面相觑,两人都是一副六神无主的表情。

    

    江尘生对两人说“仉若非公布的第三条规则非常重要其余规则,请自行摸索。也就是说,这场砥试中还蕴藏了许多固定的规则,或者规律,率先摸清这些规则的人,就能获得更大的优势。”

    

    江尘生表现出的冷静,对于王万钧和温柔来说无异于一颗定心丸,温柔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江哥,你一点都不害怕么?”

    

    “害怕也没有用,”江尘生笑了“克服紧张情绪的最好办法,就是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到眼下要做的事情上。而眼下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尽快摸清游戏规则,我相信,只要摸清了规则,咱们的生存率一定会大大提高。”

    

    温柔和王万钧对视一眼,而后又同时朝江尘生点了点头。

    

    江尘生也不再啰嗦,立即招呼两人继续前进。

    

    接下来,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前行,期间三人经常左顾右盼,都试图能在途中找到一些有关游戏规则的线索。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要在心绪浮动极大的情况下专注于某件事,其难度不可谓不巨大。

    

    但江尘生曾与王万钧和温柔有过几次深聊,深知他们两个的专注力远超常人。

    

    据王万钧自己说,他经常会为了开发新外挂废寝忘食,有时候在电脑前忙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早上发现天亮了,却记不起自己昨晚有没有睡过觉。

    

    这家伙专注起来的时候,竟能达到完全忘我的境界。

    

    温柔则有做笔记的习惯,她会将每一个客户详细信息整理出来,然后对客户的性格、需求进行分析,最后再根据分析结果准备话术。温柔说,她干了两年电销,已经写废了三十多支笔,十几个本子,但每一个由她亲手写下的文字、甚至是标点,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只要她接触过一次的客户,第二次再接触,她立即就能想起以前为对方准备的详细话术。

    

    一个人的记忆力有多强,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她的专注力。

    

    像王万钧和温柔这样的人,当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件事上的时候,心境很快就会平静下来。而这,也是江尘生选择他们俩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除了专注力超强之外,这两个人还各自拥有一种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奇异天赋。

    

    前方再次出现了岔路口,但这次的岔路口与之前不同,先前出现的岔路里都亮着灯光,可眼前的三条岔路却黑漆漆的,在没有手电的情况下走进去,很快就会彻底置身于黑暗之中。

    

    温柔一看到那三个黑漆漆的岔口,便再次紧张起来“江哥,咱们是不是走错路了啊?”

    

    不排除这种可能。

    

    江尘生正要开口,头顶上的吊灯突然发出“嘣”一声闷响,紧接着,整条路上的灯全都灭了。

    

    周围瞬时间陷入黑暗,江尘生回头张望,发现来路方向也没有光线照过来,看样子,应该有相当长的一段路都灭了灯。

    

    王万钧在黑暗中大喊“江哥,温姐,你们在哪呢?”

    

    江尘生一听他的声音里带着颤腔就知道坏了,这小子心态要崩。

    

    嘣!

    

    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闷响,紧接着,位于江尘生正对面的一条岔路里亮起了明亮的灯光。

    

    王万钧和温柔一看到光,就忙不迭地冲了进去,只有江尘生站在原地,细细聆听着从另外两条岔路里传出的动静。

    

    灯光亮起的一瞬间,江尘生听到那两条路上隐约传来了噪响。

    

    温柔进了岔路以后,发现江尘生没跟进去,赶紧拉住冲在她前面的王万钧。

    

    王万钧这才发现江尘生还在路口外,赶紧喊道“江哥快进……”

    

    “嘘——”

    

    江尘生做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王万钧别说话。

    

    环境再次安静下来,江尘生细细聆听着另外两条路上的动静,起初声音非常模糊,只能说那就是两阵声音而已,根本无法辨别出声音中的细节。

    

    过了将近一分钟,两阵嘈杂的“嗤嗤”磨响才终于清晰起来。

    

    虽然那声音很轻、很小,但江尘生还是瞬间意识到,此刻,声源已经离自己非常近了。

    

    上一次他从洞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洞坑里的东西只是正常移动着身躯,而此刻,它们却刻意压低了行动时发出的声音,悄悄朝江尘生靠了过来。

    

    江尘生迅速从身上摸出了火机和雪茄剪,除了这两样东西,他再也找不出其他可以用来防身的东西。

    

    摩擦声戛然而止。

    

    隐藏在岔路里的东西似乎意识到江尘生有所防备,立即停止了动作。

    

    江尘生小心翼翼地朝其中一个路口中观望,此时他的视线已越发适应这种光暗交替的环境,隐约能够看到,在那条岔路里,有一个匍匐在地上的黑影。

    

    灯光顺着正中间的岔路口照射出来,将另外两条岔路的边缘照亮,而那个黑影,就停留在光与暗的边缘处。

    

    江尘生看不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可以基本确认,那东西应该怕光。

    

    叱!

    

    寂静中,江尘生快速点燃了火机,火轮擦火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刺耳。

    

    火光亮起的一瞬间,那两条岔路中惊起一阵激烈的摩擦声,先前匍匐在路口的两个东西,为了避开火光快速移动到了黑暗深处。

    

    也就有那么一瞬间的功夫,江尘生发现其中一个黑影身上浮现出了十分锐利的蓝光。

    

    江尘生手里的火机是专门为雪茄设计的,火芯经过特殊处理,燃起的火焰以蓝焰为主,红焰很少,刚才的蓝光,应该就是火焰的反光。

    

    联想到那锐利无比的光泽,似乎是金属材质的反光。

    

    刚才出现在路口的东西,恐怕不是某种生物,而是金属构造的机械。

    

    直到磨响彻底消失在黑暗中,江尘生才收了火机,快速走进亮着灯光的岔路口。

    

    王万钧声音颤抖地问江尘生“江哥,刚才是什么东西啊?”

    

    江尘生的语气有些不确定“应该是某种金属构造的机械,具体是什么,我也没看清楚,那东西的速度非常快,我刚点燃火机它们就跑远了。”

    

    听说刚才的东西是机械,王万钧和温柔都松了一口气。

    

    在他们看来,机械似乎远没有虫子、怪物一类的东西可怕。

    

    这只不过是一种惯性思维,因为见惯了汽车、摩托这一类的机械产品,就会下意识地觉得机械没那么可怕,就好像养蛇的人通常不怎么怕蛇一样。

    

    但江尘生心里清楚,刚才出现在黑暗中的东西,恐怕远比真正的活物更具威胁性,活物至少还有生命和体温。

    

    见王万钧和温柔的情绪都平复了很多,江尘生就对他们说“咱们又发现了一条新的游戏规则。即,亮光的地方不会出现怪物,没有光的地方,则会有怪物盘踞,所以咱们要尽量挑有光的地方走。”

    

    其实就算黑暗中没有怪物,大家也会朝着有光的地方走。江尘生亲口将这条显而易见的规则说出来,只是为了给王万钧和温柔一点小小的激励,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努力已经有回报了。

    

    带团队,江尘生可是专业的,他深知激励对于一个队伍的意义,有时候,就算是看似微不足道的激励,都会产生相当积极的作用。

    

    听到江尘生的话,王万钧和温柔都有点小兴奋,再联想起江尘生之前显现出的沉着与冷静,尤其是联想起他擦亮火机,用火光赶走怪物的举动,两人再看江尘生时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江尘生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咱们进来的时候,仉若非好像只没收了我一个人的手机吧,你们的手机还在身上吗?”

    

    王万钧叹了口气“仉若非把我们抓回地下车库的时候,就把所有人的手机都抢走了。江哥你要手机干嘛呀,这地方没网没信号的。”

    

    江尘生“咱们已经迷失方向,手机上自带的指南针能帮咱们定向。看样子,仉若非之所以把大家的手机收走,就是为了防止大家重新找回方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