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九章 非自然进化

第九章 非自然进化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个地下暗窟中的岔路何止千百条,就算能辨认方向,也根本无法走出去。

    

    就好比端着罗盘走迷宫,就算罗盘能指明方向,你同样无法知道,入口和出口之间是由哪几条支路连接起来的。

    

    所以说,仉若非没收手机,其目的并不是要阻止大家返程逃离。

    

    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沉思片刻,江尘生推断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如果大家获得了方向感,就能让暗窟中的某些布置形同虚设。

    

    他将自己的推断告诉了王万钧和温柔,立即引来了两人的赞叹。

    

    温柔满脸的惊喜“江哥,我发现你真的好冷静啊,在这样的环境里都能保持思路清晰,我光是看到那些黑不溜秋的洞口都快吓傻了。”

    

    王万钧则是满腔感慨“闹半天,江哥你平时那副傻憨憨的样儿都是装出来的。”

    

    江尘生一愣“傻憨憨?”

    

    王万钧点头“嗯呐,不只我啊,山庄里的人都知道你这人特别实诚,实诚得都有点憨了。”

    

    江尘生看向温柔,温柔也十分郑重地冲着他点了点头。

    

    刚开始江尘生确实有点懵,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类似的言论,应该是彭树斌散布出去的,江尘生刚来山庄不久,实在没什么黑点,于是彭树斌就将他平时说话少、待人真诚的特点包装成了“憨傻”。

    

    彭树斌果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抹黑别人的机会,如果你实在没有什么明显的黑点,他就算是凭空捏造出一个来,也要黑你。

    

    想到这儿,江尘生就问温柔“所有人都是这么看我的吗?”

    

    温柔劝慰道“江哥你别生气,其实我觉得吧,大家觉得你憨,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大家都觉得你这人特别诚恳,特别值得交往。”

    

    江尘生顿时笑了“温柔说的没错,这确实不是什么坏事。”

    

    眼下实在不是闲聊的好时机,江尘生也没继续攀扯下去,招呼上王万钧和温柔,三人继续沿着隧道前进。

    

    刚进入这个地下大暗窟的时候,路还是比较宽敞的,那时候每一条天然隧道的直径都在四五米以上,可如今隧道的宽度已不过两米,大家只能排成一列长队行进,期间江尘生担心王万钧和温柔掉队,时不时要回头张望两眼。

    

    后来,隧道的宽度收缩到了一米上下,而且经常出现光暗交杂的岔路口,一个三岔口,只有一条岔路中有光,剩下两条岔路全是暗的,偶尔也能碰到四岔口,同样只有一个岔口内亮着灯光。

    

    这些岔口往往非常狭窄,必须斜着身子才能挤进去,好在进去以后路宽很快就会扩到一米左右,倒不至于无法正常行走。

    

    也不知前前后后究竟穿过了多少了类似的岔口,此时三人的衣服都被磨得脏兮兮的,王万钧的后背上还被磨开了一个铜钱大的破洞。

    

    拐过一个弯道,江尘生突然停下了脚步。

    

    由于路太窄,王万钧和温柔的视线被将江尘生挡住,都看不到前方的情形,江尘生这么一停,温柔就忍不住发问“江哥怎么了?”

    

    江尘生望着远处的那片黑暗,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而后说一句“前方可以休息。”,便继续向前方走去。

    

    在距离弯道拐点大约十五米的位置,是一个人共拓凿出来的小石厅,里面放着一个柜子和两张宽敞的沙发,在柜子左侧的石壁上,还镶着一个喇叭,连接喇叭的电线是从石壁上的一个小孔里钻出来的,由于线埋在石中,无法知道这些电线是从哪里延伸过来的,也无法顺着电线找到出去的路。

    

    视线穿过石厅,就能看到再往前大约二三十米的位置,就只有幽深的黑暗。

    

    看样子,走出这条隧道以后,前方就没有灯光了。

    

    进了石厅以后,王万钧和温柔一看到有沙发,便欢呼两声躺了上去,根本没有留意到更远处的那片黑暗。

    

    江尘生则径直走到柜子前,拉开了柜门。

    

    就见柜子里放着三个野战背包,每个背包都被塞得鼓鼓囊囊。

    

    王万钧躺在沙发上就不想再动了“江哥,要不咱仨就赖这儿不走得了,反正有沙发,咱就躺着,等到砥试结束再出去。”

    

    温柔赶紧表示赞同“我看行!”

    

    “你们渴不渴,饿不饿?”江尘生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其中一个背包。

    

    背包里装了足够一个成年人吃一天的口粮,三瓶纯净水,一个医药箱,一板电池,一只手点,一个备用灯泡,在背包的后别扣上,还插着一把战术斧,斧头上封了个黑色的皮套。

    

    看到这把战术斧,江尘生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样子,想要通过这场砥试,战斗是必不可少的了,要不然仉若非也不会特意为他们准备这种东西。

    

    王万钧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确实有点饿。江哥我明白了,你是想告诉我,如果赖在这鬼地方不走,早晚得被饿死。可就算继续往前走,也没吃的呀,像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总不可能突然蹦出个香喷喷的大烤鸡来吧。”

    

    江尘生从背包里拿出两袋能量棒,将它们分别扔给王万钧和温柔“吃吧,先补充一点体力再说。”

    

    温柔立即来了精神“哟,仉若非还给咱们准备了巧克力啊。”

    

    江尘生从柜子里取出另外两个野战背包,将它们分别放在王万钧和温柔脚边“暂时还不清楚,咱们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走出这个地下暗窟,如果暗窟相当大的话,每隔一天的路程,应该就能找到这么一个补给点。背包里的食物和水,还有电池,都勉强能用一天。”

    

    就在这时,喇叭里突然传来了一个温厚的声音“陈致远、李义、吕珍巧,淘汰,重复一遍,陈致远、李义、吕珍巧,淘汰。”

    

    江尘生认得这个声音,此时在喇叭另一侧说话的人,就是他之前在地下车库里见到的那个汉子。

    

    温柔有点慌了“淘汰……是什么意思啊?”

    

    王万钧则直接把温柔不敢说的话给说出来了“陈致远他们三个,不会……死了吧?”

    

    江尘生并没有回应这个问题,他取下挂在野战包上的战术斧,用斧柄将墙上的喇叭撬下来,而后把断了电的喇叭扔到王万钧脚跟前“用你那把战术斧把它拆了。”

    

    王万钧有点懵“拆它干啥呀?”

    

    “我要用喇叭里的磁铁做个指南针,温柔,你帮帮王万钧。”

    

    接下来王万钧和温柔也没含糊,对着喇叭就是一顿砍,砍着砍着,注意力就集中在拆喇叭这件事上了。

    

    没多久,王万钧就将一枚沉甸甸的方形磁铁交给了江尘生。

    

    江尘生用战术斧从柜子上撬出一根铁钉,又用砍碎墙壁,截了一段十多厘米长的电线,他将电线缠在铁钉上,再拿出电池接通电线两端,最后将磁铁放在铁钉前方。

    

    王万钧看着纳闷,就问“江哥你这干啥玩意儿呢?”

    

    “判断磁铁的南北极。”

    

    江尘生说话的档儿,就感觉到磁铁和铁钉之间出现了非常微弱的斥力,当时磁铁的左缘正对着通电钉的北极,江尘生二话不说,立即在磁铁的左缘刻了一个大写字母“n”。

    

    在这之后,江尘生又从医药包里取出缝合线,将线捆在磁铁正中心,把磁铁吊了起来。

    

    磁铁先是在半空中转了几圈,渐渐稳定下来后,刻有大写字母n的那一端,就直直指向了隧道深处的那片黑暗。

    

    那里就是正北方向。

    

    王万钧虽然不知道江尘生是怎么判断出磁铁南北极的,但他也意识到,江尘生这是搞出了一个指南针啊“我江哥厉害了啊,这都能造出指南针来。”

    

    江尘生把指南针收好,又大体向温柔和王万钧展示了战术斧的几种用法。

    

    温柔和王万钧见江尘生将一把战术斧玩得贼溜,越发觉得当过特种兵的江尘生特别可靠。

    

    江尘生告诉他们两个,如果在前行的途中感到害怕,就仔细回忆一下战术斧的各种用法,最好能在脑海中勾绘一下自己在使用战术斧的时候,要用什么样的动作,才能将斧子的威力发挥出来。

    

    王万钧和温柔现在对江尘生佩服得不得了,江尘生说话的时候,两人都是频频点头。

    

    江尘生当然不指望他们两个第一次玩战术斧就能把斧子的威力发挥出来,只不过让他们在紧张的时候能想点别的,好分散一下注意力。

    

    三人在石厅里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随后便继续进发。

    

    眼下王万钧和温柔都对江尘生信心满满,即便要打着手电在前方的黑暗中摸行,他们也觉得没那么可怕了。

    

    开拔时,江尘生仔细观察了一下王万钧。

    

    这小子的体能原本是不如温柔的,可当再次开拔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休息过来了,温柔脸上却还带着一丝疲惫,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王万钧的脚腕,会发现他的脚腕要比刚刚进入地窟的时候粗了一点。

    

    那不是充血,而是肌腱和肌肉都比之前更强壮了。

    

    第一次见到王万钧的时候,江尘生就觉得这人的体型十分奇特,他看起来很瘦弱,却惟独脖子和腰上的肌肉十分发达,听闻王万钧每天要在电脑跟前坐十个小时以上,江尘生还以为,他是担心自己以后会得颈椎病和腰椎病,所以特意锻炼过这两个部位,要么就是这小子天赋异禀,脖子和腰上的肌肉天生就比较强健。

    

    可一直以来,江尘生又总觉得这两种推论都说不通。

    

    直到听见汉子打电话时说的那些话,江尘生才恍然醒悟。

    

    王万钧当然没有特意锻炼过脖子和腰上的肌肉,他的确是天赋异禀,但不是普通的天赋异禀。

    

    他的身体可以根据他的生存状态,而自行进化。

    

    就算不做任何锻炼,用于保护颈椎和腰椎的肌肉也会自行变得越来越强壮。

    

    走得路太长,活动量太大,肌纤维就会无视“先撕裂,后增长”的生长原理,直接变得更加强壮,就连很难靠后天努力强化的跟腱,也变得更加强健,更别说他的体能还提升了不少。

    

    不过到目前为止,应该只有江尘生发现了王万钧的特殊能力,就连王万钧自己都对此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