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章 慢动作

第十章 慢动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快走到隧道尽头了,江尘生提前打开手电朝隧道外照去,手电的聚光性和穿透力都非常好,白色的光束越过出口后,至少在黑暗中完整延伸了百米左右,之后光柱才开始涣散。≈lt;r≈t;≈lt;r≈t;江尘生不得不提醒温柔和王万钧“手电上有个变焦阀,把它拧到底。这种手电的光束非常强,除了在前面打头阵的人,其他人尽可能把光焦调得散一点,不然容易导致前方的人出现光盲症。”≈lt;r≈t;≈lt;r≈t;王万钧和温柔赶紧将手电上的变焦阀一拧到底。≈lt;r≈t;≈lt;r≈t;说话间,江尘生晃了晃手电,让前方的光束来回移动了一下,就见光束在黑暗中划过,却没有看到明确的光斑。≈lt;r≈t;≈lt;r≈t;没有明晰的光斑出现,就说明光束在划动的过程中,没有遇到大面积的石壁。≈lt;r≈t;≈lt;r≈t;按照江尘生最初的预想,顺着这条隧道出去,应该能进入另外一条无光隧道,现在看来,他的预想是错的,前方应该是个相当宽阔的大空间。≈lt;r≈t;≈lt;r≈t;“出去以后跟紧我,千万别掉队。”≈lt;r≈t;≈lt;r≈t;江尘生提醒一声,便快步踏出了被吊灯照亮的区域。≈lt;r≈t;≈lt;r≈t;外面果然是一个体积无法估算的硕大的空间,江尘生来回转动手电,光束无法照亮这个空间的边缘,目光所及,只有光线割不穿的黑色。≈lt;r≈t;≈lt;r≈t;江尘生从背包的侧兜里摸出磁铁,而后左手拎着磁铁,右手持手电,朝着黑暗的正北方直行。≈lt;r≈t;≈lt;r≈t;不管这个空间有多大,总归是有边界,为了确保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边界,最好的办法,就是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走。≈lt;r≈t;≈lt;r≈t;还好有了这颗指南针,在这大片的黑暗中,根本找不到固定的参照物,抓瞎前进的话,最后很可能只是在原地兜圈子。≈lt;r≈t;≈lt;r≈t;看不到日升月落,也没有表,黑暗中,江尘生无法估算自己究竟走了多久,只能从温柔那几乎要把自己给憋死的剧烈喘息声中判断出,他们恐怕朝着北方走了很长一段时间。≈lt;r≈t;≈lt;r≈t;沙沙沙沙……≈lt;r≈t;≈lt;r≈t;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响起一阵嘈杂。≈lt;r≈t;≈lt;r≈t;那声音仿佛就是凭空出现的一样,前一刻还一片死寂,这一刻突然就炸响了。≈lt;r≈t;≈lt;r≈t;江尘生无法判断出那究竟是什么声音,只能大致分辨出,声源的覆盖面积应该很大,同样,他也无法判断出声源离自己有多远。≈lt;r≈t;≈lt;r≈t;王万钧和温柔立即停下了脚步,江尘生先是快速抬一下手,示意他们别说话,片刻,又快速招一下手,示意继续前进。≈lt;r≈t;≈lt;r≈t;江尘生不敢耽搁时间,如果仉若非真的将下一个补给点设立在一天里程之外,拖的时间越长,对他们就越不利。≈lt;r≈t;≈lt;r≈t;王万钧和温柔根本想不了这么多,可既然江尘生示意前行,他们跟着走就是了,反正目前三个人里,只有江尘生还能保持清晰的思维能力。≈lt;r≈t;≈lt;r≈t;过了没多久,三人就来到了这个黑暗空间的最北端。≈lt;r≈t;≈lt;r≈t;江尘生端着手电,照亮了前方十米处的巨壁。≈lt;r≈t;≈lt;r≈t;也就是在光线将石壁照亮的那一瞬间,刚刚还萦绕着黑暗中的沙沙声立刻消失。≈lt;r≈t;≈lt;r≈t;无法确定这面石壁面积,手电的光照距离无法探明它的边界,石壁上,布满了直径在两米左右的洞口,每个洞之间最多相隔半米,有些地方的洞口甚至差一点点就连在一起了,一眼望去,石壁就如同一个形状不规则的巨型蜂窝。≈lt;r≈t;≈lt;r≈t;江尘生留意到,当他将光线打入那些洞口的时候,洞中便会出现短暂的金属反光。≈lt;r≈t;≈lt;r≈t;“温姐,你怎么了?”≈lt;r≈t;≈lt;r≈t;江尘生正细细打量着石壁,忽听身后的王万钧吆喝起来,回头一看,就见王万钧正扶着温柔,温柔用手扶着额头,一副快要昏过去的样子。≈lt;r≈t;≈lt;r≈t;温柔那可不是一般的柔弱女子,一百六的体重还真让王万钧有点吃不消,眼看着他马上就要扶不住,江尘生赶紧将手电上的变焦阀拧到底,伸过手去帮衬了一把。≈lt;r≈t;≈lt;r≈t;也是怪了,江尘生搀住温柔的时候,竟感觉温柔好像没有多少重量似的。≈lt;r≈t;≈lt;r≈t;温柔一脸难受地摆着手“我有密集恐惧症,唉,不行了不行了,头晕。”≈lt;r≈t;≈lt;r≈t;江尘生顿时笑了“你把墙上那些洞想象成笔筒,就不觉得头晕了。”≈lt;r≈t;≈lt;r≈t;温柔一愣“你是怎么知道的?”≈lt;r≈t;≈lt;r≈t;王万钧有点急躁“你俩说啥玩意儿呢,我咋听不懂呢。”≈lt;r≈t;≈lt;r≈t;江尘生便向他解释道“你温姐有个特殊的解压方式,就是每次她压力大的时候,就会把二十几个笔筒摆在地上,然后依次朝里面扔小纸团,所有的笔筒都扔满了以后,再一个笔筒一个笔筒地把纸团倒出来,重新扔。”≈lt;r≈t;≈lt;r≈t;被江尘生这么一说,温柔果然觉得蜂窝样的石壁没那么吓人了,当即直了直身子“江哥,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呀?”≈lt;r≈t;≈lt;r≈t;江尘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听贾蓉蓉说的,你们俩以前不是室友么。”≈lt;r≈t;≈lt;r≈t;一听到“贾蓉蓉”这个名字,温柔的脸色就变了“她怎么什么都说呀,这人真讨厌。”≈lt;r≈t;≈lt;r≈t;贾蓉蓉也是与试者之一,这孩子人不错,就是嘴巴碎了点,温柔刚来亡山的时候,曾和贾蓉蓉住在同一栋别墅里,两个小女生互相安慰,互相照顾,关系那是相当的好,可耐不住彭树斌老是旁击侧敲地挑拨,最终让两人闹了个不欢而散的结局。≈lt;r≈t;≈lt;r≈t;不得不说,在挑拨他人关系这件事上,彭树斌确实有两把刷子。≈lt;r≈t;≈lt;r≈t;但眼下江尘生还不打算揭穿彭树斌,因为揭穿他也不会产生多少积极意义,见温柔没什么问题了,江尘生便再次将变焦圈转回原位,并举起手电,让光线打入了其中一个洞口中。≈lt;r≈t;≈lt;r≈t;在目光所及的众多蜂洞中,那个洞口的结构应该是最稳固的,周围的洞口和它都有四十公分以上的距离,这就保证了洞壁足够厚实,再者洞底离地面很近,也省去了攀爬的麻烦。≈lt;r≈t;≈lt;r≈t;王万钧隐约猜出了江尘生意图“江哥,你不会是想进去吧?”≈lt;r≈t;≈lt;r≈t;江尘生点一下头。≈lt;r≈t;≈lt;r≈t;王万钧顿时变得紧张起来“这路对吗,万一走错了咋整?”≈lt;r≈t;≈lt;r≈t;“错了再说吧,总比待在原地干耗时间要强。”说着,江尘生便端着手电朝洞口走了过去。≈lt;r≈t;≈lt;r≈t;王万钧和温柔可不敢和江尘生拉开太大距离,也前后脚地跟了上去。≈lt;r≈t;≈lt;r≈t;眼看就要迈入洞口的时候,江尘生突然停下脚步,并将手电下移,惨白的光线打在洞壁上,照亮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图案。≈lt;r≈t;≈lt;r≈t;光线太强了,反而让人看不清图案的样子,好在王万钧也把手电光打了过去,江尘生立即移开自己的手电,蹲下身来,仔细观察那个图案。≈lt;r≈t;≈lt;r≈t;整个图案看上去比较抽象,只能大致辨别出,那是一张形态怪异的人脸。≈lt;r≈t;≈lt;r≈t;图案的刻痕很锐,地面上残留有一些石粉。≈lt;r≈t;≈lt;r≈t;这时江尘生突然联想起了先前出现的“沙沙”声,现在想想,那好像就是有人用锐器在石壁上划刻的声音。≈lt;r≈t;≈lt;r≈t;如果当时没有听错的话,这种声音应该是大面积出现的。≈lt;r≈t;≈lt;r≈t;想到这儿,江尘生立即撤出洞口,他端着手电朝周围的几个洞里分别照了一下,竟发现每一个洞口附近都有类似的刻图。≈lt;r≈t;≈lt;r≈t;这些图案,应该是栖身于洞中的金属怪物所刻,可它们为什么要刻下这样的图案呢?≈lt;r≈t;≈lt;r≈t;像这样的问题,单纯靠臆测是猜不出答案的。≈lt;r≈t;≈lt;r≈t;江尘生也没时间去深想,只是在联想到那些金属怪物的时候,下意识地端起手电,将光线打向了前方。≈lt;r≈t;≈lt;r≈t;光线这么一打,黑暗深处立即传来一阵嗤嗤啦啦的磨响,显然是金属怪物为了避光,顺着洞壁快速后撤了一段距离。≈lt;r≈t;≈lt;r≈t;但这一次,它们的速度似乎比先前稍微慢了一点,之前江尘生只能在它们后撤的瞬间看到模糊的反光,这一次,江尘生却清晰地看到了一条腿,那明显是某种节肢动物的腿,但上面反射出的光泽却来自金属。≈lt;r≈t;≈lt;r≈t;“注意到那条腿了吗,外形看上去很像蜈蚣腿,却是金属打造的?”江尘生问王万钧。≈lt;r≈t;≈lt;r≈t;王万钧一脸懵“什么腿啊?”≈lt;r≈t;≈lt;r≈t;江尘生转向王万钧“就是刚才缩进黑暗的那条……你们怎么了?”≈lt;r≈t;≈lt;r≈t;话说到一半,江尘生突然发现王万钧和温柔有点不对劲。≈lt;r≈t;≈lt;r≈t;这两个人的动作都变慢了,就连眨眼的动作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lt;r≈t;≈lt;r≈t;温柔看了王万钧一眼,觉得王万钧没什么问题,就对江尘生说“我有点累。”≈lt;r≈t;≈lt;r≈t;不对,不是累不累的问题,一个人累的时候,动作可能会变慢,但不会像现在这样,一举一动都像是慢动作一样,那种感觉,就像是看电影的时候,将播放速度调慢到了零点五倍速。≈lt;r≈t;≈lt;r≈t;为防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江尘生并没有告诉王万钧和温柔他们出现了异常,只是警示道“跟紧我,如果感觉不舒服,立即告诉我。”≈lt;r≈t;≈lt;r≈t;王万钧只是点点头,温柔则很认真地说“放心吧江哥,我就是有点累,不过还能撑得住。”≈lt;r≈t;≈lt;r≈t;她说话的时候,口型变化的速度非常慢,但声音传到江尘生耳朵里,却是正常的。≈lt;r≈t;≈lt;r≈t;江尘生隐约感觉到,兴许不是王万钧和温柔出了问题,而是他自己出了问题,不过他什么都没说,端起手电就踏进了洞口。≈lt;r≈t;≈lt;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