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一章 玉变

第十一章 玉变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洞中连着一条圆形隧道,借着从温柔和王万钧那里照过来的灯光,可以清晰地看到,隧道中存在许多浅显的蚀痕。

    

    由于这些蚀痕的轮廓都非常模糊,直接将强光照上去,反而看不清它们,倒是散焦后的柔光可以将它们勾勒出来。

    

    江尘生也说不清蚀痕是如何形成的,但看它们的大小都差不多,排布也过于规则,推测应该不是自然生成。

    

    在隧道中深入了百米左右,空气中就渐渐弥漫起了一股炒糊的麻油味儿,其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酒腥。

    

    这股味道刺激着人的鼻息,让人没由来的烦躁。

    

    嗤——

    

    头顶上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噪音,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止住脚步。

    

    江尘生转动手电,朝着头顶上打光,在距离他不到二十公分的隧道顶端,石壁正轻微地颤荡,一小缕碎尘随着震频散落下来。

    

    王万钧紧张坏了“江哥……啥……啥情况啊?”

    

    “想想战术斧的用法。”

    

    说话间,江尘生举起手,将掌面贴在了隧道顶端。

    

    通过掌面上传来的细微触感,江尘生可以确定,震感是从上方的另一条隧道传来的。

    

    但也就在江尘生将掌面贴在隧壁上没多久,震感和噪音都消失了。

    

    江尘生稍作沉思,便对温柔和王万钧说“如果等一会觉得特别紧张,就想一想战术斧的用法,最好能在脑海中勾勒出自己使用战术斧时的画面。”

    

    尽管江尘生在说话的时候没有转身,王万钧和温柔还是冲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

    

    江尘生也没再啰嗦什么,打直手电,招呼二人继续前行。

    

    嗤——

    

    嗤——

    

    嗤——

    

    他们这么一动,周围立即响起了沉闷的噪音。

    

    刚刚还只是头顶上有声音,现在,上方、左侧、右侧,三道相邻的隧道中都传来了噪声,即便不用手去触碰隧壁,都能感觉到从石壁上传来的震感。

    

    随着江尘生一行不断前行,震感和噪音也紧随左右,不用想也知道,在紧邻的三条隧道中,金属怪物正随着他们的脚步声步步紧跟。

    

    江尘生一直关注着手电的亮度,谨防电池突然没电,这些怪物跟得这么紧,十有是想找机会袭击他们,光是阻挡这些怪物的唯一屏障,绝对不能让手电熄灭。

    

    王万钧和温柔光是听到从邻近隧道里传来的声音,就快紧张到不能自持了,好在他们一直在回顾战术斧的种种用法,大部分注意力都被转移了出去。

    

    焦油味变得愈发浓郁,行走中,甚至能感觉到空气中也弥漫起了一股油腻的潮气,那似乎是某种脂类挥发后形成的油雾,但雾气非常淡,肉眼几乎不可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股焦油味的刺激性太强,江尘生总觉得自己有点飘乎乎的,仿佛身子轻了许多,就连野战背包都变得没多少重量了。

    

    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后,江尘生便担忧起来,难不成油雾带有麻醉性,能够让人的神经逐渐麻木?

    

    想到这儿,江尘生立即停下脚步“你们俩没问题吧?”

    

    温柔喘了几大口粗气“就是心里头有点……瘆得慌。”,说着,她还特意指了指头顶。

    

    从那个方位传来的噪音是最响的。

    

    江尘生转过身,本来想问问温柔,有没有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可一看到背着野战背包的王万钧和温柔都是重负难耐的样子,就知道他们两个并没有出现类似的异状。

    

    咔嚓!

    

    隧道顶端的一枚石牙承受不住持续不断的震荡,伴随着断裂声直坠而下。

    

    当时温柔就站在石牙正下方,江尘生来不及多想,立即伸手接住了石牙。

    

    石牙足有三十厘米长,儿臂粗,江尘生将它拿在手里,却感觉不到多少重量,怀疑可能是中空的,于是尝试着掰了一下。

    

    奋力一掰,果真断了,虽说不是实心的,但质地已经非常松脆,要不然也不能一掰就断。

    

    而后江尘生便将手里的两截断石扔在一旁,带着王万钧和温柔继续前进。

    

    此时江尘生已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确出了问题,不只是身子轻飘飘,视觉也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刚才他面向王万钧和温柔的时候,就发现王万钧和温柔的动作变得更慢了。

    

    如果说进洞之前是零点五倍速,现在就只剩下零点一了。

    

    江尘生也说不清楚,如果放任这种异情持续下去,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撑不下去之前,尽可能缩短队伍与下个补给点之间的距离。

    

    好在虽然触觉和视觉出现了问题,但此刻他的大脑却异常清醒,那感觉,就像是昏昏欲睡的时候猛呛了一大口薄荷,瞬间就觉醒了一样。

    

    江尘生在前面走,王万钧和温柔就在后面跟着。

    

    从那两截断石旁边走过的时候,王万钧一时心血来潮,就蹲下来,尝试着想把那块大一点的断石捡起来看看,他学着江尘生刚才的样子,握住石头,然后轻轻一提……没提起来。

    

    再用力一提,提是提起来了,可那份重量也够他受的。

    

    刚才江尘生掰断石头的时候,那感觉就跟掰断一块朽木差不多,可王万钧去抓那块的石头的时候,却发现石头的质地非常坚韧,他的手指还被锋利的断面给割破了,虽然破损面不大,但相当的疼。

    

    温柔见王万钧折腾得欢,心里特别好奇,于是也蹲下来试了试石头的重量。

    

    片刻,温柔一脸惊悚地站直身子,和王万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王万钧指了指前面的江尘生,满眼都是惊疑的神色,温柔咧了咧嘴,表情复杂,也不知道是该惊喜还是该害怕。

    

    江尘生留意到两人的脚步声骤停,便朝两人招招手“跟上!”

    

    王万钧和温柔同时迟疑了一下,随后又同时追上了江尘生的步伐。

    

    迟疑的那小片刻功夫里,两人都想到了一件事。

    

    当初仉若非在截停王星之后,第一时间就把江尘生控制了起来。

    

    仉若非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江尘生会对他造成威胁!

    

    虽说江尘生的徒手掰石,完全比不上仉若非以身撞车来得震撼,可那么一块坚硬的石牙,也不是单凭凡夫之躯就能掰断的。

    

    回想起江尘生徒手掰石的那一幕,王万钧和温柔突然有点害怕江尘生,毕竟刚刚遭遇过仉若非这么一个非人类,再碰到类似的“生物”,任谁都会条件反射式地紧张起来。

    

    但凭着思考能力大幅下降,以及一段时间积累起来的信任,他们还是选择跟紧江尘生。

    

    江尘生压根不知道王万钧和温柔此刻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胸前的那块玉坠,正慢慢发生着变化。

    

    在玉坠的中心区域,浮现出了一片芝麻大小的琥珀花,起初,它的形态非常模糊,但随着时间推移,轮廓、棱角,都变得越来越清晰,一分钟后,这片琥珀花,终于具化成一粒六棱分明的雪晶。

    

    一枚雪晶具化成形后,大量雪晶如同细胞分裂一样快速浮现出来,它们密集地团在一起,凝成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白色区域,一眼看去,就如同在半透明的玉坠内部,嵌入了一颗温润柔和的白色蜜蜡。

    

    江尘生晃着手电,让光束在黑暗中来回扫动,和王万钧、温柔的慢动作一样,就连这道光束的移动速度也变慢了,甚至就连自己晃动手电的动作,一样也是慢吞吞的。

    

    但好在随着这种状况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江尘生倒也能够渐渐适应。

    

    光束从地面上划过的时候,视线中突然闪过一道锐利的光泽。

    

    江尘生心下一惊,立即停下脚步,将光打了过去。

    

    起初江尘生还以为刚才看到了埋伏在隧道里的金属怪物,再次将光束打过去,才发现在左前方的地面上有一道狭长的裂缝,缝宽十厘米左右,长一米多,光泽是从缝隙深处反射过来的。

    

    由于缝隙内部有很多石坎,光线打过去以后阴影非常重,根本看不清反光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但从它显现出的小部分轮廓来看,很像一个紧贴在缝隙上的人脸。

    

    “谁?”江尘生试着问了一声。

    

    没有回应。

    

    缝隙中的石坎实在太多,加上那东西所处的位置太深,江尘生连续换了几次光照的角度,都无法照出它的全貌。

    

    不过江尘生发现,在更深的地方,有一个相当突出的石坎,如同小型平台一样横在反光的东西左下方,如果能在那个平台上点燃一撮火苗,就能借助火光看清楚究竟是什么在反光。

    

    江尘生打开背包,从医药箱里取出一个酒精棉球,而后将温柔叫到跟前来“温柔,来,帮个忙。”

    

    温柔凑到江尘生身边的时候,江尘生发现她战战兢兢的,不由地蹙了一下眉“怎么了?”

    

    “江哥,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是不是我们这边的?”温柔鼓了很大的勇气,才把这句话问出来。

    

    江尘生有点懵“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你们这边的,还能是哪边的?”

    

    温柔用非常郑重的眼神看着江尘生“你保证!”

    

    江尘生也想不通这丫头是怎么了“你怎么突然……”

    

    “你保证!”

    

    “好,我保证。”

    

    江尘生半应付半认真地说,说话时还瞥了王万钧一眼,发现王万钧看他的眼神也是战战兢兢的。

    

    得到了江尘生的保证,温柔和王万钧同时舒了口气,面色也立即轻松下来。

    

    江尘生更懵了。

    

    这两个人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