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二章 异人

第十二章 异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没等江尘生回过神来,就听温柔说“江哥需要我帮什么忙?”≈lt;r≈t;≈lt;r≈t;虽说实在搞不清楚这两个人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见他们俩现在都是一副精神振作的样子,江尘生也就没再深究,立即将酒精棉递给温柔,而后将手电的光束直直照在石台上“看见那个石台了吧?”≈lt;r≈t;≈lt;r≈t;温柔很认真地点头“看到了。”≈lt;r≈t;≈lt;r≈t;“把你手里的酒精棉扔到石台上,务必要让棉球稳稳落在上面。”≈lt;r≈t;≈lt;r≈t;温柔显然没什么信心“不行不行,那个台子太小了,就算棉球落在了上面,也会被弹飞的。”≈lt;r≈t;≈lt;r≈t;让温柔没有想到的是,江尘生竟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信任“换成别人可能不行,你肯定没问题。想想你把纸团扔进笔筒的那种感觉,你就把石台当成笔筒,把我棉球当成小纸团。”≈lt;r≈t;≈lt;r≈t;江尘生听贾蓉蓉说过,温柔就算是隔着七八米,都能将轻盈的纸团投进笔筒里,有时候为了方便通风,屋子里的门窗都开着,风溜得很,但随机变化的风力都无法降低温柔的准确度。≈lt;r≈t;≈lt;r≈t;最初听贾蓉蓉说起这些的时候,江尘生还没太在意,只当温柔是熟能生巧而已。≈lt;r≈t;≈lt;r≈t;直到亲耳听汉子打了那么一通电话,江尘生才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异于常人的特殊天赋。≈lt;r≈t;≈lt;r≈t;“那我试试吧。”≈lt;r≈t;≈lt;r≈t;温柔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以便让自己彻底放松下来。≈lt;r≈t;≈lt;r≈t;片刻,她抬起手腕,并轻轻晃动手指,将酒精棉投入了地缝里。≈lt;r≈t;≈lt;r≈t;江尘生留意到,他的视觉似乎在渐渐恢复正常,温柔的动作已不是极低倍率的慢速播放状态,但在棉球落入裂缝之后,他依然能够看清,其下落的路径并不是直的。≈lt;r≈t;≈lt;r≈t;因为即便蘸了酒精,棉球的密度依然不算大,下落中很容易受到气流影响,从而导致移动轨迹出现变化。就见它先是向左划出一道很小的弧,接着在气流影响下翻转九十度,又朝着右侧稍稍偏移……≈lt;r≈t;≈lt;r≈t;随着轨迹的变化,棉球精准地避开了地缝里的所有石坎,稳稳落在那个小石台上。≈lt;r≈t;≈lt;r≈t;沉落之后,便纹丝不动。≈lt;r≈t;≈lt;r≈t;温柔用力攥了一下拳“耶!”≈lt;r≈t;≈lt;r≈t;江尘生越发肯定,温柔和王万钧一样,都是拥有特殊天赋的人。≈lt;r≈t;≈lt;r≈t;换一种说法,他们两个,都是汉子嘴里提到的“异人”。≈lt;r≈t;≈lt;r≈t;江尘生摸出之前抽剩一半的雪茄,用火机将雪茄点燃。≈lt;r≈t;≈lt;r≈t;反复吞吐几口云雾之后,江尘生才将点燃的雪茄递给温柔“用这上面的火星,把石台上的酒精棉点燃。”≈lt;r≈t;≈lt;r≈t;温柔接过雪茄,稍稍沉了一口气,而后就甩动手腕将雪茄扔进了地缝里。≈lt;r≈t;≈lt;r≈t;雪茄在避开了所有石坎之后,也稳稳落在石台上,亮着火星的一端正好贴着棉球。≈lt;r≈t;≈lt;r≈t;由于石台太小,雪茄的小半截烟嘴还悬在空中,随着烟叶燃烧,前后两端的重量出现微妙的失衡,雪茄只在石台上停留了不到一秒钟时间,而后就尾巴一沉,翻入了黑暗之中。≈lt;r≈t;≈lt;r≈t;也就在雪茄翻落的一刹那,酒精棉已被那微弱的火星给点燃了,起初只是一点点火苗在棉球上扬起,但在酒精的催化下,很快,整个棉球都裹上了蓝橙两色的焰衣。≈lt;r≈t;≈lt;r≈t;借着这道不算明亮的火光,江尘生终于看清了之前反射出光泽的东西。≈lt;r≈t;≈lt;r≈t;那是一个被挤在缝隙当中的黄铜面具,从形状上看,好像是按照人脸的形状制作出来的,但仔细去看,五官又非常抽象。≈lt;r≈t;≈lt;r≈t;江尘生瞬息间就反应过来,这张面具上的脸,和先前在洞口见到人面图腾应该是一模一样的。≈lt;r≈t;≈lt;r≈t;这张怪异的脸,仿佛是一种来自于远古时代的符号,其中蕴藏着江尘生看不穿的特殊意义。≈lt;r≈t;≈lt;r≈t;没多久,棉球上的火焰就熄了,江尘生沉思了片刻,却怎么也猜不透那个符号到底代表了什么。≈lt;r≈t;≈lt;r≈t;就听温柔在一旁询问“江哥,刚才那个亮晶晶的东西是什么啊?”≈lt;r≈t;≈lt;r≈t;江尘生回了回神“是个黄铜面具……你没看清它是什么吗?”≈lt;r≈t;≈lt;r≈t;温柔叹了口气“火光就亮了那么一下,还没等我看清楚呢,光就没了,再说了,火光本来就不是很亮,就算它不熄灭,我也估计我也看不清楚。”≈lt;r≈t;≈lt;r≈t;江尘生回想了一下酒精燃烧时的情景,当时火苗确实没能支撑多久,几乎就是快速亮了一下,接着就灭了。≈lt;r≈t;≈lt;r≈t;按说酒精棉不会那么容易灭,估计是裂缝中的氧气含量非常低,棉球一灼起来,瞬间就耗尽了附近的氧气,外面的氧气又没来得及立即补充进去,才导致它提前熄灭。≈lt;r≈t;≈lt;r≈t;但关键点不在这里,关键在于,火光存在的时间那么短,江尘生竟能将黄铜面具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审视清楚。≈lt;r≈t;≈lt;r≈t;“温柔,你退到王万钧身边去。”≈lt;r≈t;≈lt;r≈t;温柔不知道江尘生为什么突然让她退开,但她还是照做了。≈lt;r≈t;≈lt;r≈t;此刻,温柔的一行一止看上去已不像慢动作,但她在移动的时候,江尘生能够通过视力捕捉到相当多的信息,他能清楚地看到,温柔在移动的时候,脸上的肉随着步频微微颠颤,也能看到温柔的衣服是如何摆动的,甚至能够借着光数清温柔的耳旁有多少根碎发。≈lt;r≈t;≈lt;r≈t;待温柔停下脚步,江尘生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而后拔出战术斧,朝正前方的黑暗掷了出去。≈lt;r≈t;≈lt;r≈t;掷斧时,江尘生用上了全部力量,盘旋飞驰的斧子如同一支能撕破空气的穿甲弹,带着破空的嘶鸣声,瞬间就飞出了灯光的覆盖区。≈lt;r≈t;≈lt;r≈t;江尘生绝没有想到自己的力量竟变得这么大,在惊异于力量猛增之余,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动态视力,恐怕也被提升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准。≈lt;r≈t;≈lt;r≈t;飞斧盘旋的速度极快,但江尘生依然能在它盘旋行进的过程中,看清楚斧子上的每一个细节,固定栓、护手翼、刻在斧柄上蛇形图案、斧刃上的细微划痕,全都一清二楚。≈lt;r≈t;≈lt;r≈t;之前他之所以觉得视觉中的所有事物都进入了慢放状态,只是因为动态视力得到了断层式陡升,而大脑却无法立即适应这样的视力变化。≈lt;r≈t;≈lt;r≈t;而如今,大脑已经渐渐适应了这远超常人的动态视力。≈lt;r≈t;≈lt;r≈t;吭!≈lt;r≈t;≈lt;r≈t;前方传来了非常生硬的巨响,是飞斧嵌入石壁的声音,与此同时,左侧的隧壁上传来密集的震感,空气中渐渐弥漫起潮湿的飞尘气息。≈lt;r≈t;≈lt;r≈t;“你看不清我的动作?”≈lt;r≈t;≈lt;r≈t;“不应该啊。我给你准备的那块养魂玉呢,你没带?”≈lt;r≈t;≈lt;r≈t;汉子在地下车库所说的话,又一次在江尘生脑海中回荡起来。≈lt;r≈t;≈lt;r≈t;江尘生立即摸出玉坠,终于发现了凝聚在玉坠内部的那团白色“蜜蜡”。≈lt;r≈t;≈lt;r≈t;王万钧隐约觉得江尘生好像不太对劲,壮起胆子朝江尘生凑了两步“江哥……你没啥事儿吧?”≈lt;r≈t;≈lt;r≈t;江尘生把玉坠塞回怀中,叹一口气“又有新发现。”≈lt;r≈t;≈lt;r≈t;王万钧眼前一亮“唉,你可吓死了我,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lt;r≈t;≈lt;r≈t;温柔也跑了过来“什么新发现啊?”≈lt;r≈t;≈lt;r≈t;江尘生沉思小片刻,才决定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两人“每一个受邀参加砥试的人,应该……都不是普通人类。”≈lt;r≈t;≈lt;r≈t;这话让温柔有点懵“不是正常人类?”≈lt;r≈t;≈lt;r≈t;江尘生点头“包括你,万钧,还有我,每一个受邀参加砥试的人,都是……异人。”≈lt;r≈t;≈lt;r≈t;王万钧当时乐了“江哥你漫画看多了吧,还异人呢,你要说仉若非是异人,我还……”≈lt;r≈t;≈lt;r≈t;说着说着,王万钧突然想起了那根被江尘生掰断的石头,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张着嘴发起了愣。≈lt;r≈t;≈lt;r≈t;江尘生对温柔说“你的能力是超高的精准度,不管投掷什么东西,不管有受到多少因素的干扰,都能百分之百命中目标。”≈lt;r≈t;≈lt;r≈t;而后江尘生又对王万钧说“你的能力是超强适应力,你的身体,会根据所处的环境自行进化。正是因为你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就算从来不锻炼,颈、腰两个部位的肌肉也异常发达。万钧,难道你没发现么,刚进地窟的时候,你的体能还很差,可跋涉了这么久之后,你反而没有刚进地窟的时候累了。”≈lt;r≈t;≈lt;r≈t;听到江尘生的话,王万钧也是一脸恍然“江哥你这么一说,好像还……还真是。江哥的能力是啥,哦,对,力气大。”≈lt;r≈t;≈lt;r≈t;江尘生半回应,半自言自语似地说“不对,不仅仅是力量增强了,还有动态视力和反应能力,都陡增了不少。”≈lt;r≈t;≈lt;r≈t;言语间,江尘生自己也察觉到了,他的能力和王万钧、温柔似乎有很[520 <a hrf=&ot;520&ot; tart=&ot;_nk&ot;&t;520</a&t;]大的不同,王万钧和温柔的能力都比较单一,只有他的能力是复合型的。≈lt;r≈t;≈lt;r≈t;王万钧和温柔的能力应该不是自出生时就有,要不然他们两个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但应该不是外力激发出来的。≈lt;r≈t;≈lt;r≈t;从江尘生目前搜集到的情报来看,除了他以外,其他与试者都没有收到仉若非的“赠品”,只有他,得到了这么一个黄玉吊坠。≈lt;r≈t;≈lt;r≈t;而目前江尘生几乎可以断定,他身上的特殊能力,就是被这个吊坠激发出来的。不然的话,汉子不会说出那样一番话。≈lt;r≈t;≈lt;r≈t;换句话说,他的能力,是那个汉子特意培育出来的,而且这样的能力,怎么看都像是为战斗而准备的。≈lt;r≈t;≈lt;r≈t;王万钧和温柔得知自己有了超能力,顿时有种苦逼的人生终于就要逆袭的感觉,抱在一起就是一顿欢嚎。≈lt;r≈t;≈lt;r≈t;江尘生没有加入他们的庆祝,只是反复思索着这次砥试的真正意图。≈lt;r≈t;≈lt;r≈t;直到王万钧和温柔欢腾累了,江尘生才开口道“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所有的与试者应该都是异人。大家都是普通人类还好,可所有人都是异人,咱们又不知道其他人的能力是什么,情况可就变得复杂多了。”≈lt;r≈t;≈lt;r≈t;王万钧和温柔愣愣地看着江尘生,一时间都有些心惊。≈lt;r≈t;≈lt;r≈t;这份无与伦比的冷静和定力,彻底打碎了江尘生以往建立起的好好先生形象。≈lt;r≈t;≈lt;r≈t;此时,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冷峻气息与锋利的五官配合在一起,竟给人一种极具侵略性的感观。≈lt;r≈t;≈lt;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