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四章 赤眼蜈蚣

第十四章 赤眼蜈蚣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隧道内的空间狭窄、幽闭,现在又被封住了退路,一旦遭遇袭击,肯定会被活活堵死在里面。

    

    前方的溶洞中时时散发出危险气息,但江尘生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他必须尽快带着王万钧和温柔出去。

    

    从铜门到出口,本来没有多少距离,可江尘生却觉得自己仿佛花了小半辈子才将这段路走完。

    

    每踏出一步,从地面上传来的闷响都让他无比焦躁,因为这样的脚步声会掩盖其他声源,以至于他很难分辨出从黑暗中传来的其他动静,也就无从判断,黑暗中是否正有危险朝他们压进。

    

    万幸的是,直到冲出隧道,危险也没有如想象中那样突然降临。

    

    江尘生快速扫动手电,让光束划出一道扇形,他的视线与光束一起移动,靠着远超常人的动态视力,迅速观察了一下出口外面的情况。

    

    光束扫过的地方,一根根石笋上立即反射出油腻的光泽,这些石笋长年被潮气腐蚀,表面极其光滑,被余光映亮的地面上,同样反射出了类似的光泽,但那些光泽更为锐利。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常。

    

    可越是没有异常,江尘生就越是心中难安。

    

    巨大的溶洞如同一件中空的乐器,黑暗中呜咽不止的风声无比厚重幽长,空气中,那股带着苦腥的焦油味依旧浓郁。

    

    江尘生在片刻的沉思以后,决定继续深入。

    

    附近的石笋太密集,能供活动的空间非常有限,如果在这里遭遇袭击,结局不会比被堵死在隧道里好多少。

    

    王万钧和温柔紧紧跟在江尘生身后,除了风声和脚步声,两人甚至都能在行进途中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们两个都快紧张到了极点,心脏发疯似地狂跳,恨不能把胸骨震裂。

    

    在这无边的黑暗中,他们只能紧盯着江尘生的背影,也就是这道背影,能让他们稍稍感到安心。

    

    石笋林立,路非常难走,三人只能经常侧起身子,从狭窄的缝隙中挤过去,好在石笋表面早已被蚀滑,要不然三人身上已不知被划开了多少道伤口。

    

    刚刚穿过一条缝隙,江尘生突然停下了脚步,王万钧和温柔见他停下,心里顿时一阵紧张。

    

    “快过来!”江尘生回过神,朝还被卡在缝隙里的王万钧招招手,而后便侧起耳朵,小心聆听黑暗中的声音。

    

    刚才他挤出缝隙的那一刹那,黑暗中隐约传来一声嗤嗤磨响,但那声音消失得太快,加上风声呼啸,降低了听觉的辨识力,江尘生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王万钧和温柔紧紧凑到江尘生跟前以后,也刻意保持着安静,人为弄出的声音消失以后,从溶洞深处传来的风声似乎变得更加尖锐了。

    

    江尘生侧耳聆听了很久,终于再次捕捉到了那个声音。

    

    嗤——嗤——

    

    金属壳与地面与石笋磨擦的声音乍然出现,江尘生顿时屏住呼吸,试图从这阵声响中辨认出更多细节。

    

    这次的声音,和之前他听到的似乎有点不一样。

    

    嗤——嗤——

    

    等到风声在某个时间点稍微弱了一点,嗤响再现!

    

    这一次,它离江尘生已经很近了,同时江尘生也能辨识过,声音不是独立的。

    

    那是数个声源一起发出的混音。

    

    有复数级别的金属怪物,正从黑暗中朝他们逼近。

    

    江尘生没有多少时间思考,他立即转动手电,将光束打向了其中一个声源所在的位置。

    

    光束从几座石笋的缝隙中穿过之后,在五六十米远的位置反馈出一片桔色的金属光泽。

    

    那是一片极其稳定的光泽,并没有因为江尘生把手光线打过去而快速消失。

    

    江尘生上下移动手电,光束顺着五六十米外的一根石笋扫动几下,就见那根两米高的石笋上,正盘着一条外壳由黄铜打造的金属蜈蚣——这东西看上去确实像一条巨大的蜈蚣,但在那如同盾牌一样的头壳上没有触角,只镶着一个巴掌大的面具。

    

    面具上的人脸,与江尘生之前见到的人面图腾、青铜面具完全一样。

    

    就在江尘生细细观察这条蜈蚣的时候,它盘动着一节节虫身子,从石笋上爬了下来,并在光束的照射下朝江尘生一行移动了一小段距离,随后它再次盘上另一棵石笋,仿佛在昂首观望着什么。

    

    江尘生留意到了,这条金属蜈蚣落地移动的时候,在它身后的黑暗中,还有很多桔色的光泽在闪动。

    

    王万钧颤抖的声音突然响起“全……全……到处都是,咱们被……被围起来了。”

    

    温柔本来就怕虫子,看到那条被将江尘生照亮的蜈蚣时,就已经紧张得大气不敢出了,现在又听到王万钧的话,当场吓得怪叫起来“你别吓唬人啊!”

    

    王万钧自己都快吓懵了,哪还有心思吓唬别人,他的夜视能力是三人中最好的。

    

    此刻,难以计数的蜈蚣从四面八方游窜过来。

    

    江尘生看不清黑暗中到底是什么情形,但此刻他已能听到,杂乱的嗤响正从黑暗中缓缓笼来。

    

    起初江尘生也以为,那些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的金属蜈蚣必在一分钟之内冲过来攻击他们,可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江尘生发现,蜈蚣并没有持续接近它们,当所有声源距离他们大约三四十米的时候,便以他们为圆心转起了圈。

    

    王万钧和温柔晃着手电朝黑暗中胡乱打光,只见一片片金属光泽快速从石笋中闪过,噪音和风声混杂在一起,不断摧残着两人那原本就十分脆弱的神经。

    

    “跟紧了。”

    

    江尘生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在这样的情形下,他的声音依然无比稳定,听不出半点惊慌。

    

    王万钧和温柔听到江尘生的声音,就像是吃了一剂定心丸,瞬时间安心了不少。

    

    江尘生一边朝着前方移动,一边又时不时回头观望王万钧和温柔的情况,两人都是一副惊慌的样子,但总归没有彻底崩溃,勉强还能跟上他的步伐。

    

    金属蜈蚣与三人保持着三四十米的距离不断地绕圈,在三人移动的过程中,这个固定大小的圈子也随之移动着。

    

    此刻,江尘生有种非常怪异的感觉,总觉得这些金属蜈蚣在进行某种特殊的仪式。

    

    这种仪式,似乎来自于和人面图腾一样古老的巫术。

    

    江尘生自己也说不清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那就像是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正操纵着他的思维,强迫他这么想。

    

    弥漫在黑暗中的危险气息似乎消失了,代之以混沌、熟悉、诡秘,那是一种极为复杂,极为凌乱的感觉,几乎不可名状。

    

    刚才端着手电在黑暗中扫光的时候,江尘生发现了一片还算宽敞的区域,那里一样是石笋林立,但石笋之间的空隙很大,而且大部分石笋都比较矮。

    

    眼看着还有五米左右就能进入那片区域的时候,地面突然以极快的频率震颤起来。

    

    振幅很小,不至于让人站不稳,但那过高的震频,还是隔着鞋底就让江尘生的脚掌阵阵发麻。

    

    江尘生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王万钧和温柔也立即停了下来。

    

    脚步声再次消失,在风声和蜈蚣发出的嗤响之外,江尘生还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那是一种十分密集破沙声,就像是蛇类在沙漠中游动时弄出的动静。

    

    结合从地面上传来的急促震感,江尘生立即反应过来——有什么东西正从地面下朝他们钻过来!

    

    这下江尘生再不敢迟疑,赶紧带着王万钧和温柔冲进行动空间相对宽裕的矮石林,等王万钧和温柔都进入了这片区域以后,江尘生吆一声“保护好自己!”,而后快速转身,一手将王万钧和温柔护向身后,一手拔出战术斧。

    

    江尘生算准了破沙声的声源所在,以及这道声源的移动轨迹和速度,而后将那只握着战术斧的手臂高高抬起,做出掷斧的动作。

    

    手臂刚抬起来,还没等甩出去,忽听“咔”一声巨响,碎石飞溅,一个狭长的身影破地而出,呼啸着朝江尘生飞了过来。

    

    那东西的速度非常快,但江尘生凭借超人的动态视力,以及从温柔那里照出的灯光,还是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一条长达五米以上的金属蜈蚣,虫身比成年人的腰围还粗,在它的头壳上,也有一面刻着人脸的青铜面具。

    

    这条蜈蚣不但比其他的蜈蚣更大,其颜色和面具也与其他蜈蚣有着略微的区别。

    

    灯光下,其他蜈蚣都反射出淡桔色的光泽,可它身上的光泽,则是一种极为鲜亮的红褐色。

    

    在其他的面具上,双眼都是闭起来的,惟独这张面具,一双眼怒目圆瞪,在那对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打造的眸子里,还闪烁着血一样的红光。

    

    瞬息间,赤眼蜈蚣就飞到了江尘生面前,江尘生立即变换手势,奋力将战术斧向上一挑。

    

    当!

    

    斧刃撞在赤眼蜈蚣的虫腹上,发出一声刺耳的锐响,于此同时,从斧柄上传来了极为生硬的反作用力。

    

    感觉到斧柄上传来的阻力,江尘生暗叫一声不好,赶紧奋力向后仰身,王万钧和温柔吃不住他的力道,和他一起仰面倒地。

    

    赤眼蜈蚣那锋利如刀的虫脚几乎是贴江尘生的额头划过去的,期间,江尘生能明显感受到从虫脚上传来的潮气与寒气。

    

    要不是江尘生反应快,第一时间把王万钧和温柔压倒在地,不管是谁被赤眼蜈蚣撞中,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