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五章 虫翼

第十五章 虫翼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片刻,黑暗中传来一大片石笋断裂的巨响,期间还夹杂着大量碎石崩飞的噪响。

    

    江尘生心里清楚,这些声音一出现,就意味着赤眼蜈蚣落地了,他不敢有丝毫耽搁,一个骨碌爬身起来,并顺手把王万钧和温柔也拉了起来。

    

    王万钧几乎是出于本能地端起手电,朝着裂石声传来的地方打过光去,就见已经落地的赤眼蜈蚣快速盘旋身子,再次朝着他们爬了过来。

    

    在赤眼蜈蚣掉头朝三人猛冲的一瞬间,江尘生就意识到,它头顶上的青铜面具,就正对着王万钧的手电。

    

    这东西能感光!

    

    “关掉手电!”

    

    王万钧已经被吓愣了,忽听江尘生暴吼一样,手指猛地哆嗦几下,但好歹是把手电按灭了,温柔的情况比他还好点,先他一步关掉了手电。

    

    江尘生却不敢关闭手电,一旦环境彻底陷入黑暗,他们三个恐怕死得更快。

    

    赤眼蜈蚣能够感光,不代表它无法在无光的情况下行动,别忘了,它之前就是从完全无光的地面下钻出来的。

    

    江尘生用手电引着蜈蚣朝西边跑,边跑边喊“万钧抓紧时间适应黑暗,温柔找机会补刀!”

    

    话音没等落地,光线照射下的赤眼蜈蚣突然离地而起,朝着江尘生飞扑而来。

    

    紧接着,就听“咔嚓咔嚓”一阵破石声,赤眼蜈蚣在冲向江尘生的过程中不知撞断了多少石笋,冲势被抵消大半。

    

    江尘生之所以朝西侧跑,就是因为这一带的石笋特别密集,他就是要用这些石笋,来化解赤眼蜈蚣的冲势,并在这条蜈蚣的速度降到冰点时,施以致命一击。

    

    赤眼蜈蚣撞在了离江尘生最近一根石笋上,江尘生一听石笋后方传来的撞击声,便迅速挥动战术斧,朝着石笋劈了过去。

    

    按照江尘生的计算,石笋被撞断的瞬间,斧刃将不偏不倚地劈在那副青铜面具上。

    

    电光石火的一瞬,石笋被撞断,青铜面具如期出现在江尘生的视野中,斧刃几乎完全压在了面具正中央,同样是在这极其短暂的一瞬中,赤眼蜈蚣凌空扭动脖颈,竟避开了战术斧的劈砍。

    

    接着就是一阵激烈金属撞击声,战术斧擦着赤眼蜈蚣的脑壳划了过去,青铜面具上最终只留下了浅显的划痕。

    

    与此同时,赤眼蜈蚣快速甩动虫躯,沉重的金属身躯化作一条长鞭,朝江尘生呼啸而来。

    

    江尘生单脚腾空,另一只脚高高抬起,他离地而起的时候,虫躯甩动时发出的风声也尾随而至,那声音几乎就是贴着他的脊梁骨跟过来的,下一个瞬间,江尘生一直抬着的那只脚踏在了一棵腰粗的石笋上,又是单腿发力,奋力一蹬,做出一个后空翻的动作,生生避开了鞭扫而来的虫躯。

    

    啪的一声巨响,在江尘生和赤眼蜈蚣的双重冲击下,石笋当场支离破碎。

    

    一经落地,江尘生就地一滚,和赤眼蜈蚣拉开距离,并在翻滚的过程中快速找到了的另一片排布紧密的石笋,起身后便朝着那片石笋猛冲。

    

    刚才赤眼蜈蚣能避开他的战术斧,颇有点运气的成分,它能避得开第一次,第二次,未必能避得开第三次第四次,只要故技重施,总有成功的时候。

    

    而且江尘生意识到了,那副面具对于赤眼蜈蚣来说,似乎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说不定那就是它的命门所在。

    

    上一次江尘生用战术斧挑向蜈蚣的腹部时,这只赤眼蜈蚣不躲不闪,仿佛一心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江尘生一行给撞碎,可当它头上的面具将要受到伤害的时候,它却立即做出了规避。

    

    就在江尘生马上就要接近那片密集的石笋时,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嗡鸣声。

    

    这阵嗡鸣出现自江尘生身后的地面,而后又以极快的速度朝上升,江尘生隐隐感觉不太对劲,在快速确认了前方的障碍物后,便迅速侧过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瞥了一眼。

    

    这一瞥,江尘生也吓了一跳。

    

    就见赤眼蜈蚣正颤动着十几对虫翼,朝笼罩在溶洞顶端的黑暗飞去,那些虫翼看上去像玻璃打造的,透明度非常高,但也只是像玻璃,没人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材料打造,它们看上去明明很小,却能靠着极速的颤动,让无比沉重的赤眼蜈蚣疾速升空。

    

    片刻,赤眼蜈蚣消失在了手电光也照不到的黑暗中。

    

    江尘生望着那片黑暗,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这时却听到了温柔那战战兢兢的声音“怎么……怎么补刀啊?”

    

    江尘生仰望着那片黑暗,目不转睛地回应道“看准时机,用飞斧砍它头上的面……”

    

    呼——

    

    话音未落,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阵不正常的风声,江尘生立即高举手电,以此来引诱擎空而下的赤眼蜈蚣。

    

    果然,仅眨眼间的功夫,赤眼蜈蚣就出现在了光束中,它的速度原本就快,再加上重力带来的加速度,就连拥有超人动态视力的江尘生,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这要是被急坠而下的赤眼蜈蚣砸中,那还不得变成一滩肉泥?

    

    江尘生当然不敢怠慢,迅速算准赤眼蜈蚣的落点就是他现在站立的位置,而后便拼力后跳。

    

    以赤眼蜈蚣当时的下落速度,跑肯定是跑不开的,只能通过高速跳跃来闪避。

    

    按照江尘生的预想,蜈蚣撞上地面的时候,肯定是碎石纷飞,光是从地面上迸溅起来的锐石和那强烈的冲击波,都能给他造成相当大的伤害。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赤眼蜈蚣马上就要撞上地面的时候,它背上的金属壳突然开启,十三对虫翼从中展开,并立即震颤起来。

    

    虫翼的快速震颤,瞬时让蜈蚣的下落速度减缓了不少,而江尘生也从近距离听到了虫翼震颤发出的嗡鸣声。

    

    近距离听到这种声音,和远距离听到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从远处听到它的时候,觉得它尖锐、锋利,可从近处听到它,却能感觉到,这阵声线里充斥着强烈的沉闷感。

    

    这种虫翼,应该是用质地比较柔和的材料打造的,其韧性很高,但硬度很低。

    

    吭!

    

    赤眼蜈蚣狠狠砸在地面上,传来一声闷响,但由于刚才它在半路减缓了落势,给了江尘生更多的闪避时间,双脚落地后,江尘生便快速闪到了一颗石笋后方。

    

    接着就是碎石纷飞,所有飞向江尘生的石头,全都打在了石笋上,发出一阵剧烈的爆响。

    

    这阵急促而密集的噪音并没有影响到江尘生的思维能力,此时他正回想着赤眼蜈蚣扇动虫翼的画面,当时蜈蚣之所以减速,并不是怕头顶上的青铜面具在跌落时被撞碎,因为在那一刻,它并没有转动脖颈来避免面具与地面的正面接触。

    

    再联想蜈蚣砸中地面的闷响,那声音实在是过于空洞和绵长了,有点像打鼓时发出的声音。

    

    打鼓?

    

    江尘生顿时就开窍了,蜈蚣不敢用最高速度撞击地面,是因为这里的地壳是中空的,在这层生长着无数石笋的岩层下方,很可能就是无底深渊,一旦赤眼蜈蚣撞破了岩层,必将坠入其中。

    

    怪不得赤眼蜈蚣放弃遁地,反而采取高空俯冲的方式攻击江尘生,不是它不想,而它没有其他选择。

    

    整个思考的过程其实非常短暂,最多也就是一次呼吸的时间。

    

    也就在江尘生得出结论的时候,飞石已经休止,黑暗中再次传来了赤眼蜈蚣振动虫翼的嗡鸣。

    

    江尘生立即朝嗡鸣传来的方向张望,就见赤眼蜈蚣的上升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没多久,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通过赤眼蜈蚣刚才的行动轨迹,以及它升上天空所用的时间,江尘生断定,只要将那十三对虫翼破坏一半,剩下的虫翼,就无法带着赤眼蜈蚣升空了。

    

    距离赤眼蜈蚣再次发起俯冲还有一点时间,江尘生立即扯着嗓门喊“温柔,咱们得想个办法,把蜈蚣身上的虫翼破坏掉,它一共有十三对虫翼,咱们至少要破坏一半。”

    

    没听到温柔回应,却听王万钧在吆喝“江哥,我觉得那些虫……”

    

    呼——

    

    黑暗中传来一阵极其尖锐的风声,霎盖过了王万钧的声音。

    

    风声一起,江尘生便卯足了力气,狠狠在地面上跺了一脚。

    

    他现在力道虽比不上仉若非那么骇人,但也不是闹着玩的,这一脚踏下去,橡胶制的鞋底直接被崩出一道指宽的裂口,地面上也绽开数条裂缝,加上江尘生此时站立的位置,与之前赤眼蜈蚣撞击过的位置相离不远,地面本就脆弱,他这么一踏,紧接着赤眼蜈蚣再撞上来,说不定真能将岩壳给撞穿。

    

    赤眼蜈蚣不早不晚地出现在了视野中,江尘生算准它的落点就在自己脚下,这才迅速避开。

    

    这边江尘生刚刚跃向一根石笋,赤眼蜈蚣就打开背壳,开始振翅减速了。

    

    江尘生也说不清这些金属怪物到底是不是活物,却又不得不感叹它十分聪明,竟然能在那么远的距离判断出地面已十分脆弱,进而提前进入减速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