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七章 乾在西北,坤在西南

第十七章 乾在西北,坤在西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没多久,江尘生也看到了王万钧口中的“出口”,那又是一个开在石壁上的人工隧道,借着照进隧道内部的灯光,就能看到一排排用来垒砌隧壁的四棱砖。

    

    江尘生一时间也拿不准,到底该不该进去。

    

    如果前方是一条天然隧道,江尘生还不至于这么犹豫,毕竟天然隧道里至少不会出现人为布置的机关。

    

    但眼下已经没时间考虑太多了,自赤眼蜈蚣坠入深渊之后,地面上就一直传来怪异的震荡,江尘生知道,这种震荡,很可能是大片虫群在绕圈运动时造成的共振。

    

    脚下的岩壳本来就是悬空的,其面积和重量都极其巨大,结构本来就非常不稳定,再加上前后又受到了三次剧烈撞击,现在这片岩壳,随时都有可能坍塌,而虫群引发的共振,必然会导致坍塌提前到来。

    

    在极短暂的犹豫之后,江尘生脚下变换几次频率,闪身来到了队伍最前方。

    

    “跟紧!”

    

    一边吆喝着,江尘生就抽出战术斧,朝虫群冲了过去。

    

    为防王万钧和温柔落的太远,江尘生刻意和二人维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可即便江尘生放慢了速度,王万钧和温柔也要拼尽全力才能跟得上。

    

    让三人始料未及的是,当他们距隧道还剩最后十米的时候,虫群竟然散了。

    

    目光所及之处,原本挡在隧道前方的金属蜈蚣先是快速顿住脚步,而后就朝着远离洞口的石林奔了过去。

    

    它们走得非常匆忙,看上去,就像是在规避某种危险。

    

    江尘生在奔跑中端起手电,让光束笔直地打入隧道,那些蜈蚣急着避开这条隧道,兴许就意味着,危险就来自于隧道深处。

    

    十米的距离非常短,眨眼间,江尘生就带着王万钧和温柔冲进了隧道。

    

    没想到进了隧道以后,非但没有遇到危险,反倒是先前一直弥漫在空气中的危险气息骤然消失了,连同萦绕在溶洞中的风鸣声音,也在同一时间消弭。

    

    江尘生本来没打算回头,却听温柔喊了一声“江哥,你快看!”

    

    话音未落,王万钧和温柔的脚步声先停了下来。

    

    江尘生这才转身朝后方张望,当看到隧道外的景象里,他也懵了。

    

    隧道外,哪还有什么溶洞石笋,顺着灯光望去,隧道外竟是一口直径在五十米左右的水潭。

    

    温柔特意将光束打向水潭对面,在那里,是他们走过的另一条人工隧道,借着光,甚至还能看到堵在隧道中的铜门。

    

    王万钧用力挠了两下头皮,闷闷地说“难不成,咱仨刚才做了个梦?”

    

    当然不是做梦,就算是梦,也不可能三个人做的梦一模一样。

    

    江尘生朝自己身上打了打光,衣服上沾了不少灰色的尘,左侧的袖口处还有一条非常整齐的破口,一看就是被赤眼蜈蚣那锋利的虫脚划破的。

    

    温柔朝江尘生投来了求助的眼神“江哥,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边说话,她又拿手电朝外面扫了扫光,光线所及之处,依然是水潭中亮莹莹的反光。

    

    溶洞确确实实消失了,仿佛它从未出现过一样,仿佛江尘生一行刚刚经历的所有凶险,都不过是虚无幻境。

    

    但江尘生非常确定,那绝不是幻觉。

    

    江尘生也无法解释当前的现象,只是对两人说“刚才绝对不是梦,溶洞和赤眼蜈蚣都是真实存在的。这地方邪的很,咱们得尽快找到出去的路。”

    

    说罢,江尘生便转过身,继续赶路。

    

    谁也说不清,巨大的溶洞为什么会在眨眼间变成那么一个小小的水潭,既然说不清,那就不要多说,在这种时候,说得越多,越容易引起王万钧和温柔的焦虑,不如专心赶路。

    

    可王万钧和温柔的体能都快到极限了,尤其是温柔,如今必须在王万钧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行进。

    

    万幸,在这条不足一公里的隧道后方,就是仉若非为他们准备的第二个补给点。

    

    之前江尘生还以为,至少要赶整整一天的脚程,才能抵达下一个补给点,没想到两个补给点之间相距这么近。

    

    这次的补给点设置在一座相当宽敞的石厅里,厅高也就是两米多一点,地板是用方形古转铺就,天顶则用长棱小砖砌成了拱形。

    

    在石厅西北角摆了三个物资柜,柜子左侧的墙壁上照例镶了一支扩音器,另外,石厅中央还有一盏柱状结构的长明灯,灯顶嵌着一轮罗盘。

    

    一进石厅,王万钧和温柔就奔沙发去了,江尘生在石厅查看了一圈,见没什么问题,才拿出医药包,为自己处理伤口。

    

    和赤眼蜈蚣交战的时候,江尘生虽说避开了大部分攻击,但例如被碎石割伤、被石笋撞伤这一类的小伤却无法避免。

    

    此时江尘生脱掉了上衣,就见他的右膀和侧腰上都有很深的割裂伤,背上和手臂也全是青一块紫一块,几乎看不到几块好皮。

    

    王万钧看到这一身伤痕,心里也是没由来地发颤,这要是换成他,光是那两道被碎石割裂的伤口,就能让他哀嚎老半天,可江尘生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脸上竟没有半点表情。

    

    不过江尘生很快就有表情了。

    

    他拿出医用酒精,给伤口消了消毒,然后又从医药包里取出针线,把伤口缝合好,战斗的时候肾上腺素飙升,疼痛感大幅下降,可是眼下,行针时带来的刺痛还是让江尘生一下一下地蹙眉。

    

    等到把伤口缝合好了,江尘生才发现王万钧一直盯着他看,就冲着王万钧扬扬下巴“怎么,你想帮我缝啊?”

    

    王万钧忙不迭地摆手“哥你别闹,我光是看着都瘆得慌。你不疼吗?”

    

    “废话,当然疼啊!”江尘生一面回应着,一面打开了物资柜。

    

    两个柜子江尘生都看了看,柜子里总共有二十一个野战背包,二十一把战术斧,背包里的东西和之前个补给点里的一样。

    

    另外,在背包旁边,还分别摆放了一套衣服。

    

    这二十一套衣服,都是按照与试者的身码量身定制的。

    

    看样子,所有与试者都有可能抵达这个地方,不然仉若非也不会准备这么多物资。

    

    江尘生拿出一件干净的白t恤套在身上,又将裂了底的皮鞋换成战术靴。

    

    就在这时,喇叭响了起来“王星、陈佳容、朱平,淘汰;翟松杨、王雪莹、周鹏,淘汰。重复一遍,王星、陈佳容、朱平,淘汰;翟松杨、王雪莹、周鹏,淘汰。”

    

    这次从喇叭里传出来的,依旧是那个温厚平和的声音。

    

    他每次宣布有人淘汰,都是三个人三个人地宣布,这应该就意味着,每一次都是以组为单位,对与试者进行淘汰。

    

    如今已有三支队伍被淘汰,剩下的,只有江尘生、彭树斌、柯瑞,以及贾蓉蓉带领的四支队伍了。

    

    喇叭恢复了安静,江尘生叹一口气,捡起地上的上衣,从口袋里摸出了雪茄盒。

    

    这个金属打造的盒子已经整个瘪了下去,好在里面的雪茄没有受损。

    

    在点燃这根雪茄之前,江尘生问王万钧和温柔“你们俩不介意我抽烟吧?”

    

    说话的时候,江尘生才发现温柔正对着他两眼放光,那眼神就跟夜猫子似的,特别瘆人。

    

    江尘生还以为她中邪了“温柔,你没事吧?”

    

    温柔顿时咧着嘴乐了“江哥,你不都退伍好几年了吗,身材保持的真好。”

    

    没看出来,这孩子还是个小花痴。

    

    江尘生无奈地笑了笑“也没刻意保持,就是平时经常跑步,要是能从这儿出去,以后我带着你一起跑,没准你很快就瘦下来了。”

    

    王万钧也从一边帮衬“温姐的胚子好,要是真能减下来,绝对是个大美女。”

    

    “人家温柔不用减也是大美女。”江尘生一边说这话,一边点燃了雪茄,随后就凑到长明灯前,仔细观察嵌在灯顶的罗盘。

    

    温柔发现,江尘生似乎是个特别珍惜时间的人,他总是同时干好几件事,仿佛如果不这样,就会把时间都浪费掉似的。

    

    江尘生对着罗盘吞吐几口云雾,而后就陷入了沉思。

    

    王万钧见江尘生眉头紧锁地望着那块罗盘,顿时被勾起了兴趣,也凑到罗盘前看了看。

    

    那东西看上去很像一块普普通通的表,但上面没有刻度,只有一白一黑两根指针,白针指着四点半方向,黑针指着一点半方向,两根针一样的粗细,根本分不清那根是时针,那根是分针。

    

    王万钧越看越糊涂“这上面是几点啊?”

    

    江尘生没有立即回应,而是快速取出指南针测了一下方向。

    

    片刻,江尘生才开口“这不是表,是八卦盘,这两根针也不是指示时间的,这是乾坤针,白针为乾,黑针为坤,按照后天八卦的布局,乾在西北,坤在西南,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这两根针,正好就指出了西北、西南两个方位。”

    

    王万钧当时惊了“江哥你连这个都懂啊!”

    

    听王万钧这么一说,江尘生也愣了一下。

    

    他以前明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可为什么……

    

    这时江尘生突然想到了黄玉吊坠,错不了了,像这一类他从未接触过的知识,肯定也是这块吊坠灌输给他的。

    

    不对,那也不是单纯的灌输,江尘生隐隐有种感觉,这些知识,好像原本就储存在他的脑海中,只不过早已被他彻底遗忘。

    

    那块玉坠,似乎唤醒了某种被尘封已久的特殊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