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八章 先天为入,后天为出

第十八章 先天为入,后天为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王万钧见江尘生的脸色不太好,忍不住关切“江哥,你咋啦?”

    

    江尘生这才回了回神“没事,就是想问题想入神了。”

    

    王万钧怕打扰到他的思路,赶紧退向一旁“那行,江哥你接着琢磨,我吃点饭去。”

    

    江尘生笑着点点头,而后便又对着八卦盘出起了神。

    

    仉若非在这里放置一个后天八卦盘,究竟抱有怎样的目的?

    

    在漫长的沉思之后,江尘生意识到,这面八卦盘存在的意义,就是为抵达这里的人指明方向,除此之外,它兴许也揭示了这场砥试中最重要的一条规则。

    

    之所以说“兴许”,是因为江尘生目前也不确定自己的推断到底对不对,他需要做几件事来印证这个猜测。

    

    温柔递了一瓶水过来,江尘生接过水瓶,而后回身看了看他们走过的那条隧道,不由地蹙了一下眉头。

    

    如果江尘生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在这座石厅里,不应该只有这么一条隧道才对,在这里,应该有八条通往不同方向的隧道。

    

    温柔似乎也感觉到江尘生的表情不太对,便忍不住开口询问“怎么了江哥?”

    

    江尘生只是回应“你们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咱们就出发。”

    

    说罢,江尘生就提着水瓶走到了一面实心墙前,小心查看起来。

    

    温柔见江尘生的状态不太对劲,着实有点担心,可江尘生显然不想和她深聊,她也不好意思多问。

    

    江尘生细细查看那面墙壁,的的确确是实心的,不存在暗门一类的机关。

    

    不应该啊,如果这座石厅真的只有一条隧道,八卦盘的作用和普通指南针就没有区别了。

    

    在强烈的疑惑中,江尘生渐渐感觉到头昏脑胀,困意也开始涌了上来,起初他还以为是自己用脑过度,精力上有点撑不住了,可当他将视线转向将王万钧和温柔时,才发现他们两个早已睡死过去。

    

    不好!

    

    江尘生顿时警觉起来,但已经晚了,下一刻,极其浓烈的困意便彻底侵占了脑海,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两眼一黑,瞬间昏睡过去。

    

    一觉无梦,也不知过了多久,江尘生才迷迷糊糊地醒来,他强打精神,朝着石厅中扫了一眼,发现王万钧和温柔也正揉着眼睛苏醒过来。

    

    石厅看上去还是那个石厅,物资柜、沙发、喇叭、长明灯、八卦盘,该有的东西全都有,可江尘生却隐有感觉,这座石厅,似乎变得与之前不一样了。

    

    等到精神彻底复苏,江尘生才意识到,石厅的东西两个方向被颠倒过来了。

    

    原本指向西北、西南方向的乾坤针,如今在视觉中,却指向了东北、东南两个方向。

    

    后天八卦上的乾坤针应该不会调转方向,是石厅里的其他参照物被左右对调了,物资柜和沙发的位置对调了,原本位于西北角的喇叭被移到了东北角,原本靠坐东墙下的江尘生,也被挪到了西墙下。

    

    此外,原本实心的墙壁上,也多出了七条隧道。

    

    每条隧道的朝向,都正对着八卦八向。

    

    江尘生迅速拿出指南针测了测方向,他的推测是对的,乾坤针依然指向了西北、西南两个方向,是石厅里的其他参照物被对调了位置。

    

    王万钧和温柔自然想不到这么多,可他们能看到墙壁上多出来的隧道,再联想起刚才突然陷入昏睡的经历,两人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现在,他们两个只要一紧张,就本能地朝江尘生那边看。

    

    江尘生俨然成为了他们在这个幽暗地窟中的精神支柱。

    

    王万钧和温柔看到江尘生正面露喜色,先是同时舒了口气,可接着又看到江尘生蹙起眉头,两人又同时忐忑起来。

    

    江尘生没有刻意去关注这两个小伙伴,只顾蹙眉沉思。

    

    片刻,他卷起t恤的半袖,看了看肩膀上的伤口,如今伤口刚刚凝结出血痂,但依然稍稍有些渗血。

    

    随后,他又拿出战术斧,在手臂上划出一道很浅的伤口,并细细观察这道伤口。

    

    王万钧和温柔完全看不穿江尘生想干什么,只不过见江尘生一副锁眉沉思的样子,两人都怕打扰到江尘生的思绪,故而一直没有开口询问。

    

    江尘生盯着那道新伤口,看着上面的血慢慢凝结,随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这么做,只是想估测一下自己睡了多久。

    

    由于黄玉吊坠激发了他的潜能,导致他的愈伤能力也大幅提升,所以他需要给自己制造一道新的伤口,用新伤口的凝痂速度,来判断肩膀上的缝合伤大概用了多长时间才愈合成现在的样子,进而推断出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昏睡的时间,决定了江尘生接下来要走哪条隧道。

    

    如今江尘生已经确定,他从昏睡到醒来,所用的时间应该不超过五分钟。

    

    这么短的时间,靠凡人之力,是很难将石厅里的所有家什都对调一遍的,和之前走过的那座溶洞一样,在这座石厅中,也存在着某种非人之力。

    

    见江尘生的面色终于长久地放松下来,王万钧才开口询问“江哥,你干啥呢?”

    

    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江尘生索性就转移了话头“赶紧把肚子填饱,吃完咱们就开路。”

    

    既然江尘生都发话了,王万钧和温柔也没啰嗦,立即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反倒是活动量最大的江尘生并不怎么饿,草草吃了点东西,便为大家准备起了行囊。

    

    二十一人中已有九人被淘汰,江尘生就将所有淘汰者的战术斧全都带上了,并用其中一把战术斧在长明灯的灯柱上刻了一段话“利用喇叭里的磁铁可以制作出指南针,长明灯上的罗盘是个后天八卦,白针一直指向西北,黑针指向西南。”。

    

    王万钧看到江尘生刻在灯柱上的文字,不由蹙眉“江哥,你这是干啥?”

    

    江尘生笑了笑“为后面的人留点线索。”

    

    王万钧撇了撇嘴,没再多说什么,温柔也忍不住蹙了两下眉头。

    

    心境平复下来以后,他们两个都想明白了,在接下来的砥试中,后面的人很可能会成为他们的对手、敌人,他们想不通,江尘生为什么要帮那些人。

    

    他们哪里明白,很多时候,帮人就是帮己。

    

    待王万钧和温柔吃饱了,江尘生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开拔,离开石厅时,他选择了通往东南方向的一条隧道。

    

    王万钧和温柔并不知道江尘生为什么会选这一条路,更不知道,在不久之后,江尘生还会沿原路返回石厅。

    

    顺着隧道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隧道外再次出现了石笋林立的巨大溶洞,但江尘生只是想确定隧道外究竟有什么,在灯光照亮了溶洞内的石笋后,他便带着王万钧和温柔,沿原路返回了石厅。

    

    回到石厅以后,江尘生又选择了通往正北方向的隧道前进,又是行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三人在隧道外遇到了一个直径在五十米左右的水潭,潭水不算深,轻轻松松就可以泅渡。

    

    越过水潭,进入另一条人工隧道,沿着这条隧道直走,便是第三个补给点。

    

    王万钧和温柔都能意识到,他们能够一路无事地抵达这个补给点,和运气好坏无关,一定是江尘生事先就知道了规避危险的方法。

    

    接下来,江尘生又带着他们穿过了数条隧道和两个补给点,虽说每到一个补给点,他们都会昏睡一次,但好在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抵达第六个补给点时,江尘生让王万钧和温柔好好休息,说,这次至少要休息三个小时以上,才能继续前进。

    

    江尘生的种种举动让王万钧和温柔大惑不解,可路上又一直找不到说话的机会,此时见江尘生坐在长明灯旁休息,两人就再也忍不住了。

    

    王万钧和温柔一个抱着食物,一个抱着四五瓶水,风风火火地凑到江尘生跟前。

    

    王万钧把食物摆在地上,乐呵呵地对江尘生说“一块儿吃点呗。”

    

    温柔递了两瓶水给江尘生。

    

    江尘生一抬头,发现这两个小伙伴一左一右坐在了他身边,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好奇,立刻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你们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哪条路安全,哪条路不安全的?”

    

    王万钧和温柔赶紧点头。

    

    可江尘生却犯难了“原理有点复杂,不太好解释啊。”

    

    王万钧“你就说说呗。”

    

    看他们两个的求知欲这么强,江尘生也不好薄了他们的兴致,于是告诉两人,在他们离开第一个补给点的几个小时后,就进入了一个特殊的阵,这个阵中嵌套了一个先天八卦阵和一个后天八卦阵,先天为入,后天为出,之后他们走过的每一条隧道,入口的位置都遵从先天卦位,出口的位置则遵从后天卦位。

    

    从先天八卦阵走向后天八卦阵的过程中,会出现变卦。

    

    比如之前他们进入的那个溶洞变成了水潭,就是先天卦中的离卦,变成了后天卦中的坎卦,离为火,而火红色的赤眼蜈蚣,就代表了火,坎为水,水潭中充满了水。这种变卦方式,正好对照了先天卦向后天卦衍化的易理。

    

    将一天24小时按照3小时为一个单位划分成八份,分别对应先天八卦中的八个卦位,当他们走进与卦位重合的时间点时,就会遇到危险,反之,就不会遇到危险。

    

    江尘生估算过,上一次他们遭遇赤眼蜈蚣的时候,时间大约在凌晨一点半到四点半之间,而当时连接溶洞的隧道,正好也在后半段变成了正西朝向。

    

    正西,就对应了先天八卦中的离卦。

    

    而进入第一个石厅之后,江尘生也仔细辨认过,他们是从石厅的正北方向出来的,而那个位置,则对应了后天八卦中的坎位,在这个过程中,先天离变成了后天坎,离为入,坎为出。

    

    也就是说,在你选择走哪条路的时候,这条路的入口对应先天卦,出口则对应由先天卦演变而来的后天卦位,只要你在选择入口的时候,避开对应当时时间点的先天卦位,就不会遇到危险。

    

    王万钧听得直翻白眼,这特么……从第一句开始就没听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