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祓师 > 第十九章 今夕望月

第十九章 今夕望月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王万钧听到一半就开始走神了,可温柔的兴致却愈发高涨。

    

    江尘生告诉温柔,他之所以要在胳膊上划一道伤口,就是为了判断,自己究昏睡了多长时间,以便估算出当时是几点钟。

    

    由于在地窟中无法辨认时间,江尘生也只能非常粗略地估算出,当时的时间应该是早上七八点钟到早上十点之间,正应了先天八卦中的巽卦,而石厅中的洞口则是后天卦位应对先天卦向,后天卦中的巽卦在东南,所以他走了正通东南的一条路。

    

    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断。

    

    果然,顺着东南方向的隧道直走,他们再次遇到了一个石笋林立的溶洞。

    

    后来江尘生沿原路返回石厅后,又选择了正对北方的隧道,而那条隧道的入口,对应了坎位置,果然,顺着这条路一直走,遇到了水潭。

    

    如果走的是险路,一定会遇到石笋林立的溶洞,并且一定会在穿越溶洞的过程中遭遇攻击。

    

    如果走的不是险路,那么在这条路上,应该能遇到与先天卦象对应的特殊环境,坎,对应的是水,所以他们遇到了水潭。

    

    江尘生推测,险路对应的卦位不同,在溶洞中遭遇到的怪物也稍有区别,上一次他们走的是“离”路,遇到了火红色的赤眼蜈蚣,而对应其他卦位的险路中,蜈蚣的颜色至少是不同的,比如乾位对应白色的蜈蚣,坤位对应黑色的蜈蚣,艮位对应山色蜈蚣,以此类推。

    

    待江尘生把话说完,温柔才发问“那,为什么通往第一个溶洞的隧道是弯曲的呢。”

    

    江尘生回应“那应该是仉若非特意布置的,那条路,不管你怎么走,最后都会走到险路上去,这样一来,每支队伍至少要在蜈蚣阵里走上一遭,只有过了那一关的人,才有资格继续深入。”

    

    温柔“前几次经过补给点的时候,江哥都是催着我和万钧赶路,为什么这次要休息三个小时以上才能走呢。”

    

    江尘生解释道“现在的时间应该是四五点钟,正好对应先天八卦中的坎位,我觉得坎路应该是八条路中最安全的,所以我打算,等上三个小时,坎路安全以后再开拔。哦,对了,阵中应该采用了逆向时序,以乾为始终,也就是说,凌晨零点位于先天八卦中的正乾位。”

    

    温柔不太关心自己听不懂的内容,只是问江尘生“那江哥,你是怎么知道,现在是几点的,就只凭估算吗?”

    

    江尘生笑着指了指长明灯“你仔细观察一下灯火,在不同的时间段,它的火光会有微弱的变化,不过变化是持续的,而且光色的差别不算大,不太容易观察。我也是进了第三个补给点以后,才发现了这道玄机。”

    

    温柔不由地感叹起来“我的天,江哥你太厉害了,你说的这些,我听都听不太明白,更别说把它们分析出来了。”

    

    王万钧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哎,你们困不困?”

    

    听王万钧这么一说,江尘生也是一阵无奈,他确实困了,而且这种困意正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强烈。

    

    没过多久,视线又一次陷入黑暗。

    

    这一次,江尘生是被喇叭里传出的声音给吵醒的。

    

    “贾蓉蓉、姚犇、任凯,淘汰。重复一遍,贾蓉蓉、姚犇、任凯,淘汰。”

    

    江尘生迷迷糊糊地张开眼,在盯着喇叭出了一会儿神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又有一支队伍被淘汰了。

    

    七支队伍,至今为止已被淘汰了四支。

    

    先前江尘生曾推测,这场砥试将最终变成一场生存竞赛,不过现在看来,他好像多虑了。

    

    如今只剩下最后三支队伍,仉若非准备的那些物资,足够他们用很久了。

    

    王万钧和温柔都累坏了,喇叭响起来的时候两人也只是睁了睁眼,很快就再次陷入沉睡,江尘生见时间还比较充裕,就没有叫醒他们。

    

    此时的石厅十分安静,空气中只回荡着王万钧和温柔的轻鼾,长明灯中的火光微微颤动着,让光线映衬下的所有物体都变得影影绰绰。

    

    江尘生靠坐在墙根下,拿出黄玉吊坠来细细观察着。

    

    火光下,玉坠被映得愈发剔透,镶嵌在玉坠中央的那片白色,也变得更加温润、柔和。

    

    到现在为止江尘生也说不清,到底是这枚玉坠激发出了他的潜能,还是这东西凭空赋予了他超人的能力,更说不清楚,那道尘封于脑海深处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

    

    盯着这枚玉坠看久了,江尘生有种感觉,这块玉,好像原本就是长在他身上的,只不过在很多年前,它在某种契机下被剥离了出来。

    

    汉子说,这东西叫做养魂玉,可江尘生却觉得,它不应该叫这个名字。

    

    这块玉的名字,叫望月。

    

    注视着玉坠的视线渐渐模糊,脑海深处,渐渐浮现出了一条银河。

    

    江尘生也不知道那是不是银河,他只看到,在漫长的黑夜中,一条如同薄纱般的光带正缓缓流淌着,它看上去就像是一片发光的蓝沙,晶莹、细碎。

    

    一个身穿素衣的男子踏着那片流动的光沙,在夜空中负手而行,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超凡脱俗的飘逸气质,不似人间凡物,但在这样的飘逸之中,还夹杂了几分冷峻,让人难以亲近。

    

    江尘生看不清男子的脸,但他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似乎正在等什么人。

    

    “你果然在这儿。”

    

    突然有人在夜的深处轻声呼唤,循声望去,就见一个身着白裙的少女踏上了银河。

    

    江尘生依然看不清那个少女的脸,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出现,江尘生心中便是一阵悸动。

    

    白衣少女迈着轻巧的步伐来到男子面前,她探出一只玉手,将什么东西塞进了男子手里“给你的。”

    

    男子仔细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这是什么,一块玉?”

    

    少女很骄傲地告诉他“这可不是普通的玉,她叫今夕,是我花了好久好久才培育出的灵玉。”

    

    “玉还有名字?”

    

    “玉怎么就不能有名字了,你不是也有名字吗?”

    

    “哈哈,傻丫头,我和它怎么能一样。”

    

    少女似乎有些不高兴“你笑我傻。”

    

    男子立即止住了笑声“你怎么会傻,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丫头。”

    

    说着,男子也给了少女一样东西“来而不往非礼也,送你的。”

    

    少女的声音十分兴奋“一块灵玉,好强的灵韵啊!”

    

    男子笑着说“这可不是普通的灵玉,他叫望月,是我花了很多心血才炼化出来的。”

    

    “你怎么跟人家学呀,人家给玉起名字,你也起。”

    

    “喜欢吗?”

    

    “喜欢,我要让它作为寄魂庄的传派信物,一代一代地传下去。”

    

    “傻丫头,我送给你的东西,怎么都被你当成了传派信物。”

    

    少女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你也是我们寄魂庄的传派信物!”

    

    “说了多少遍了,我是神仙,不是东西,怎么能被当做信物呢。”

    

    “神仙不是东西,哈哈哈哈哈……”

    

    “江哥,快醒醒!”

    

    王万钧的呼唤声突然响起,瞬间打断了江尘生的梦境。

    

    江尘生一回神,就发现王万钧和温柔正围在他身边,此时两人都用十分别扭的眼神盯着他看。

    

    见江尘生醒了,王万钧叹了口气,说“江哥你刚才做啥梦呢,你不知道,你刚才的表情可瘆人了。”

    

    江尘生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我怎么就瘆人了!”

    

    温柔则一脸八卦地凑了上来“江哥,你刚才是不是梦到相好的了?”

    

    现年二十八岁的江尘生,从出生至今就没谈过恋爱,哪有相好的。

    

    江尘生摆了一下手“别提这些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你们俩什么时候醒的?”

    

    王万钧“刚醒没多久,本来我俩过来就是想问问你,咱啥时候开拔。”

    

    江尘生看了一眼灯火,此时的火色已经呈现出了很淡的青紫色。

    

    休息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三个小时了。

    

    江尘生撑着地面站起来,让王万钧和温柔尽快收拾好东西,十分钟以后开拔。

    

    直至三人离开,石厅里的喇叭也没有再次响起,看样子,彭树斌和柯瑞带领的两支队伍依然没有被淘汰。

    

    虽说这两支队伍的生存能力确实很强,能支撑到现在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江尘生其实更希望他们早点被淘汰。

    

    柯瑞诡诈,且战斗经验丰富,彭树斌狡猾,身边还有一个擅长近身肉搏的纳瓦,再者眼下也无法确定这些人具备什么样的异能,今后他们若是以敌对立场出现,对付起来怕是不会太容易。

    

    让江尘生没想到的是,在跨越了两个补给点之后,他们竟然来到了大地窟的出口。

    

    当阳光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王万钧和温柔都兴奋坏了,欢叫着就朝出口奔去,只有江尘生依旧保持着十二分警惕,王万钧和温柔没等跑多远,就被他强行拦住。

    

    没有人能确保,地窟外面一定比地窟内安全。

    

    走出地窟,三人来到了一片植被繁茂的原始丛林,正午时分,丛林里弥漫着被阳光熥热的潮气,空气似乎也因此变得十分粘腻,就连从鼻子里呼出来的气,好像都变得油了吧唧的。

    

    在出口对面,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仉若非,以及被仉若非称作“老左”的汉子。

    

    一看到江尘生,老左就露出了温和的笑容“举办了这么多场砥试,你们是破关最快的一队。”

    

    仉若非立即大泼冷水“只破了第一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