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话情话之人鱼奇缘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鸡圈之鹰

第三百四十六章 鸡圈之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赵天赐插入虎符,将文官俑用力一扳。

    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之后,众人猛地向下倾倒。

    整个地宫全部翻转了过来!

    几人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翻了个身。

    眼前和之前阅兵场一模一样,众人甚至怀疑是不是还是在原地。

    已经到了这里了,什么都别说,先走过去再说吧。

    他们先是下到地宫,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

    看来赵天赐的推断极有可能是对的。

    几人重新往外走去,走回到了最早进来的那个山洞。

    一口棺材放置在原地,棺材上坐着一个人——一个戴着黄金面具的女人。

    黄金面具女人鼻孔里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哼声。

    江小刁她们听出来了,正是之前给李堂配小瑜二人换魂时推开窗,以及刚才在地宫里的声音的主人。

    江小刁急忙摆出了个大手印,警惕地望着黄金面具女人“你就是噬金魔?”

    “是的,你们说的噬金魔、金沙女王都是我。”女人拨弄着手里的黄金指甲。

    “嘶~”几人暗吸了一口凉气,戒备之意更甚。

    噬金魔微微摇了摇头“不用紧张,我要对付你们的话,不会等到现在。”

    她说的的确是实话,但是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噬金魔笑道“要不是我去那么拖延了一下,你们啊差点坏了我的大事。还好,现在圆满解决了。”

    江小刁心中暗暗叫苦,看她这么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应该是得到蚩尤契约后形成了突破。于是沉声问道“你是说,你已经升级成了西方魔王?”

    “不错。”噬金魔毫不隐晦地承认“就是你去地府的那段时间突破的。”

    江小刁大惊,她并不怀疑噬金魔的话,因为对方根本没有必要说谎。

    西方魔王已成,别说自己这帮人了,甚至别说自己的父亲张天师了。

    就连神仙前来,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看来这次真是在劫难逃了。

    噬金魔两只眼睛透过黄金面具的缺口盯着江小刁“天师之女居然是当代圣女,连我都没想到。”

    江小刁大为惊骇,想不到对方成西方魔王后连这都可以看出来,神通广大如此厉害!

    噬金魔笑道“不然破不了黄金莲花的。不过,就算你破不了,我也会让你们过来的。只不过,手里的事刚刚处理完。”

    江小刁心想,先下手为强,调出元神就攻了过去!

    噬金魔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元神快要冲到她面前时,空气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透明黄金钟,将她整个人包在中间。

    江小刁的元神被撞得反弹了回来。

    噬金魔笑道“丫头,别试了,没用的。不如听我把话讲完。”

    力量悬殊实在太大,而且到现在为止,对方确实没有任何攻击的举动。

    江小刁无奈地停了手。

    噬金魔说道“你一定想知道蚩尤契约现在在哪里吧?”

    “就在你们过来之前,我已经送人了。”

    “送给谁?北方荒木魔。”

    “不错,送给他之后,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成为北方魔王。”

    江小刁听得心惊肉跳,面前已经出了一个西方魔王,若是再出现一个北方魔王,这天下恐怕要大乱了。

    噬金魔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当什么神?当什么魔?最终还不是一无所获?”

    “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醒过来的吧?”

    “是因为伏地。”

    “实际上或许你已经知道了,伏地其实就是祝融的另一面。”

    “我上次死后,是他把我的残魂和肉身装殓,然后将他的修为灌注在黄金莲花之中,让我重新复苏。”

    “可是,我还是一直沉睡着。”

    噬金魔说到这里,声音变得无限温存起来“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男人。

    那时候他还不是神。

    一次又一次的跌倒,让他遍体鳞伤,同时也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因为他有一个成神的梦想,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成神。

    他不断地努力,又不断地奔跑,不断地咆哮。

    路上迎面而来的,只有冷眼,只有嘲笑。

    还有质疑和讽刺。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掉进了鸡圈里的雏鹰。

    尽管每只鸡都仰望着天空,也都有过飞翔的梦想。

    但鸡终究是鸡。

    鸡,就只能最多扑腾到院墙上面。

    而这些能到院墙上的鸡,就成了鸡王,接受连院墙都扑腾不上的、更加废物的鸡的膜拜。

    所有的鸡都已经习惯和麻木了这种生活。

    每一天其它的鸡撒欢、交配、吹捧的时候,他都在练习着如何飞翔。

    他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变换着各种扑倒的姿势。

    群鸡的嘲笑声更大了。

    直到有一天,他也能跳上院墙了。

    群鸡们躁动了。

    有嫉妒、有不甘、有冷眼、有流言,还有貌似不在乎实际上特别酸的不屑一顾。

    愤怒的群鸡,根本不认可这个新兴的鸡王。

    只有他自己知道并觉得可笑,因为他根本、从来、始终都没有想过当鸡王。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鹰。

    你是鹰,就得飞,一望无垠的蓝天才是属于你的光荣与梦想。

    这一点,也是他的责任与担当。

    终于有一天,他飞了起来。

    群鸡惊呆了。

    原来他真的可以飞!

    当下再次落下歇脚的时候,每一只鸡都换上了最热情的笑容,送上最诚挚的祝福。

    当然,同时也会装作不在意的表示,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能不能带我飞到院墙上。

    他只能笑笑。

    并不是他不愿意帮忙,而是因为他知道,它们是鸡,永远是鸡。

    没有任何一只鹰,是依靠别人的力量飞上天空的。

    但这些,他无从解释。

    他只能微笑,在微笑中飞上属于自己的蓝天,俯瞰着地面的芸芸群鸡。

    鸡群中爆发出了无尽的骂声“忘恩负义”、“小人得志”、“拽什么拽”……

    不过,天上的他已经听不到这些碎碎念了。

    即便能听到,也只会回个笑脸。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鸡群中,当初没有嘲笑过他的,有着尊严、骨气和信仰的几只好友鸡带离这个鸡圈,进入山林,做一直自由快乐的野鸡。

    或许,因为受先天体能的局限,好友鸡总是飞不上天空,但至少避免了被主人宰杀后炖鸡汤的命运,至少自己能够主宰自己在山林中的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