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司体验官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噩梦主角

第六百二十四章 噩梦主角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别说,这个龙飞现在气色倒是特别好,虽然他还躺在床上休息,可就像没事的人一样,气色也非常好。

    一谈起他成功的手术经历,他马上眉飞色舞跟我们高谈阔论了一番。

    具体的治疗细节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这个状态状态真的让我特别惊讶。

    我已经感应过了他的灵魂,还好好的,也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和威胁,就连他身上的精气元气都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那么既然万俊友在他身上什么都没有索取到,他又是图什么,来为他从死神那边把命抢回来呢?

    朱辰又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之前是谁引荐他去找了万院长的。

    他很高兴地告诉我们是一个好心的女人,她是刘小姐,具体名字不清楚,但是通过她的描述我们确定就是刘子玉本人。

    而且刘子玉是亲自来找他,跟家属推荐了万俊友的,而不是通过别的人。

    这就让我非常奇怪,为什么必须要刘子玉亲自来找病人谈,这样万一我们调查起来就很容易暴露她,这本来就显得特别不聪明,可是换而言之也有可能刘子玉并不知道自己的举一动会被调查,还有万俊友那边,也不会想到我会顺着这些病人查到他身上去。

    之后我们又去见了另外两个病人,其中那个女性病人是57岁的杨大妈,她现在也已经在家里进行康复,气色也非常好。

    我们还是套用之前的借口,说是我为了给家里80多岁的老奶奶求医问药,通过朋友的朋友才找到这里来的。

    杨大妈虽然是年纪比龙飞大了许多,可是她现在的康复情况也非常乐观。

    她和她的家人毫无保留的跟我们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就跟从龙飞那里听到的差不多,而且通过我暗中的感应,杨奶奶也是身上毫发无伤,精气元气,灵魂都完整地存在着。

    那个“热心肠”的刘小姐刘子玉,也是亲自来跟他们推荐了神医万俊友,剧情可以说是复制粘贴的,毫无新意。

    但也正好说明了万俊友那边正在批量生产一个恶毒的计划。

    最后我们又去了第二人民医院,见到了79岁的病人周爷爷,他还有几天时间才出院,但现在身体也没什么大碍了。

    他很感动的表示,他早就以为自己已经是被阎王爷选中的人了,但没想到了阎王爷居然又放他回来了,他还让我回去,赶紧把我“80多岁的奶奶”接来,这个万院长一定会救我奶奶的命。

    从医院出来,我们坐在车上愁眉不展,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今天了解到的情况让我太迷茫太沮丧了,倘若我过去感应到这三个病人他们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精气元气大损或者灵魂受到了控制,甚至说灵魂即将毁灭,那样我倒是可以马上作出判断。

    但是现在他们都好好的,任何损伤都没有,这又是什么情况?

    我就如同站在迷雾之中,明明眼前的一切距离我近在咫尺,可是我却无法看清它们的真面目。

    朱辰将车窗打开,让烟雾飘出窗外去。

    “万俊友这是什么心理?他在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但是他又不惧怕这些被治愈的患者出去广而告之,知道的人越多,对他来说暴露的几率不就变得更加大了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好矛盾。”

    “不。”我摇摇头纠正道,“不,并不矛盾,他这样做就可以让更多有做手术需求的人来找他,他就能够从他们身上获得他想要的东西,这些人免费为他做了广告,更多的人自动找上门来,这不是很好吗?”

    “可是同时也会被像我们一样的人所怀疑。”

    “那无所谓,他既然可以解决这些人的问题,那么他也可以灭了想要推倒他的人,比如说我们。”

    朱辰皱紧眉头严肃的看着我。

    “他一边为自己带来巨大的名气,源源不断地想要保命的人来找他,他大量的获得他所需要的东西,他完全不亏的,他既然有能力把这些人的命挽回,那他就一定有能力对抗我们,他是一个非常自信的角色,我们绝对不容小觑。”

    朱辰重重的点点头,踩下了油门。

    “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安排人手把这几个人盯紧了,他们如果出现任何的情况就跟我说,而且我也在他们家门口布置了阵法,一旦有邪恶的东西靠近他们家,我就会收到感应。”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们一个护身符呢?”

    话一出口,朱辰马上就纠正自己,“不,这也太蠢了,哪有一个上门求医换药的人给别人护身符,这不是自相矛盾嘛,是,我这脑子怎么一下子就卡壳了。”

    他自嘲的笑笑,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这边调查陷入僵局,凌生枫那小子倒是已经迫不及待地打电话来问我,是否调查出了一些线索。

    我告诉他目前我调查到的不能给我任何的提示,我让他不要心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时也不要去可以刻意观察留心那个龚维维,打草惊蛇的后果,很可能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

    入夜,整个城市万籁俱静,就像是被静止了的画面一样。

    我睡得很沉很香,突然我耳边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我猛然睁开眼睛,这不是梦,尖叫声来自于我身边熟睡的薛夏夏!

    我迅速转头一看,她闭着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她这是在做噩梦。

    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面门,念了一句咒语,几秒钟后她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样,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我柔声问道,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她却一下子坐了起来,这个动作把我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

    我们异口同声的问出这个问题,我心里沉甸甸的,刚才做噩梦的是她,但是她却在问我怎么了。

    “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你的心脏被人挖走了,而且你头颅又被人切开了,他从你脑袋里取出了……”她捂住嘴巴,浑身颤抖不已。

    “别害怕,这只是个梦而已。”我坐起来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自从跟我在一起之后,她就不会再做噩梦了,之前她做过噩梦,也是因为被那些案子所影响,她今天晚上不仅做噩梦,而且还被短暂的控制在噩梦当中难以醒过来,这让我非常担心。

    她将脸贴在我的胸口,许久都难以从巨大的惊恐当中缓过神来。

    “那家伙应该是一个医生,他穿着白大褂还带着消毒帽,就是医生在做手术的时候的样子,那个画面太诡异太血腥了。”

    薛夏夏说这番话的时候,身体在不住的颤抖,让我心里沉甸甸的。

    她说的医生让我想到了那个万俊友。

    她突然从我怀里直起来,这个动作又把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她没有回答,直接拿过了手机开始翻通讯录。

    “你怎么了?你要给谁打电话?”我紧张的问道,她这样的举动让她看起来很反常。

    她握着手机看着我,“你见过那个万俊友吗?就是凌生枫实习所在的医院院长。”

    她喘着粗气看着我,我惊讶万分,这难道是所谓的默契,我正想着她梦见的人会不会跟万俊友有关,她居然也在怀疑万俊友。

    我摇摇头,“我没有见过他,怎么了?”

    “我现在想给凌生枫打个电话,让他把万俊友的照片发给我,我感觉我刚才梦见的那个人就是万俊友。”

    我皱着眉头,但我没有阻止她,同样我也很想知道万俊友长什么样,跟她梦中的那个人又有什么关联。

    这个时候已经2点多了,然而凌生枫还没有睡,还在弄实习的内容,所以电话刚响几声,他就接了起来。

    他确实是一个很勤奋的实习生,现在我想想他有那样的愤愤不平,也完全能够理解,毕竟他那么努力,但是机会却被一个特殊的人给截走了,换作是任何人都会觉得很不舒服。

    “老姐,这大半夜的你突然打电话过来,是要请我吃宵夜吗?”凌生枫笑着问道,这小子没心没肺的,还以为这个时候薛夏夏真的闲得慌,给他打电话呢,一点警惕都没有。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现在可以把你们万院长的照片发给我吗?”薛夏夏努力克制着心里的不安,但她嘴角却无比的僵硬。

    “不是,你要他的照片干什么,这半夜三更的。”凌生枫狐疑的问道。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做了一些可怕的事,那个人看起来是一个医生的打扮,我就想起你们万院长了,你给我发照片吧!”

    “哦,那你等一下。”

    挂了电话,薛夏夏把手机放在胸口,闭上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想给她一点安慰,可我此刻内心也非常的混乱。

    微信消息提示音响起,她迅速把手机拿起来,点开一看,顿时尖叫一声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不用问就知道,她刚才梦见那个挖了我心脏,并且打开我头颅的人,正是万俊友。

    醋溜儿文学秒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