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少,他有超能力 > 第二十七章带你治“病”

第二十七章带你治“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燕宁似有所感。

    但他并没打算为燕宁解惑,慢悠悠说“这不是她第一次怀孕了。她也是个狠心的女人,粗粗算起来,这该是她的第三个孩子。”

    燕宁搓了搓嘴角,一瞬间觉得自个儿肚子也有些痛“女人知道她已经怀孕了吗?”

    袁绍均说“当然是知道的。”

    既然知道那还去跳钢管舞?这么一晚上下来,孩子一定保不住吧。

    躺在解剖台上的“她”圆溜溜的眼睛死命的瞪着天花板,好像能听得到别人正在议论她,余光更是朝向她这里……一瞬间感觉背后发凉,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她更加不自在了。

    尽管如此,只要看见女人破开的肚子,燕宁还是伸不出手去将她双目阖上。

    大抵只有裴如玉和袁绍均这样的人下的了手去翻弄。

    裴如玉意识到燕宁的不对劲,眼见尸体也解剖的七七八八了,便默默拿过白布将尸体盖上。

    袁绍均却一点也没有收敛,眼神更加肆无忌惮,甚至还滑稽地模仿她死不瞑目的样子。

    燕宁看的十分不自在,顿时坐立难安。

    她现在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裴如玉会看上袁绍均了。

    这俩简直天生一对,大概也只有他可以容忍好友的身份,甚至跟还可以协助她工作。她留在这里,反倒像一个巨大的电灯泡。

    裴如玉安抚似的把她拉出了房间,说“这个女人前两天刚在医院检查过,确诊结果是怀孕。但同时也查出她子宫里的息肉已经发生了癌变,当时医生建议她打掉这个孩子,住院接受化疗。”

    她流产太多次了,身体已经不适合孕育。

    人有时候做事就是这么一念之间,息肉癌变还处在早期,她这些年也攒了些钱,要是老实住院,或许还不会死,可她却选择通过流产的方式,要向赵家狠狠敲上一笔。

    说她是死在自己的算计上也不为过。赵家哪里是那么好敲的。单说那三个怀孕的女人,不就是死在了赵玉林送的那辆问题车上吗?

    燕宁感叹道“如此看来,赵玉林还真是惹了不少的风-流债,一个两个女人都当他是肥羊宰。”

    “既然那辆事故车是赵玉林送的,那他会坐牢吗?”燕宁问。

    “我也很希望他得到法律的制裁,可惜不能够。”

    裴如玉说“还记得我们刚到酒吧门口看到的那场争吵吗?其中一个主角是“她””,她遥遥指了指解剖台上的女尸,另外一个,是她的相好。

    那个男人看上了这个女人,大不惭的觉得自己可以拯救失足女人,他甚至还不知道女人甚至已经怀孕了。

    她今晚就要靠肚里孩子为自己博得一个好前程。

    “他是一个修车工。”裴如玉感叹说“前几天赵玉林刚把车送到他所在的修车店。”

    燕宁恍然,原来是这样啊。

    燕宁问“那个相好怎么了?”

    “他要劝人从良。”袁绍均忽然开了门,挑眉微哂。

    燕宁的视线忍不住被他所吸引,他的眼角挑起,额间忽有一道深深地红痕,竟然有些勾人。

    那道红痕,她之前并没见过的,深深的凹进额间,并不像是画上去的装饰,因此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窗户突然像是被人敲打似的,吱呀吱呀的响,解剖室的灯一明一暗跳动着,光芒在三人脸上摇曳,燕宁注意到他的神情忽然僵硬起来,双目黑黢黢的,像是能把东西都吸进去。

    他忽然止住笑,这动作很是突兀,如果不是燕宁一直注视着他,可能都发现不了。

    像是有人紧紧的扯住了他的脸皮,用暴力迫使他不许笑似的。

    燕宁看不懂他的反应,问道“你怎么了?”

    袁绍均正嘶嘶的吐着气,听到燕宁的声音颇为怨怼的瞥了一眼,他很快就移开了目光,慢吞吞的回答道“你晚两天走。”

    语气和缓,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本身就没买到票,这两天暂时走不了。但对方忽然说这个……燕宁敏-感的竖起了警铃,他却直截了当的开口,毫不避讳裴如玉在场。

    “津城还有我一个老朋友,到时就带你去“治病”。”

    “治病?”裴如玉拉过燕宁,上下打量着她,“你得什么病了?哪里不舒服?”

    燕宁哪里会把见鬼的事告诉裴如玉,只搪塞道“这两天有点腰酸,想找个好一点的推背师傅松松筋骨。”

    他说完,眉间皱的更深了,一甩手蹬蹬蹬下了楼。

    裴如玉的目光直勾勾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燕宁悄悄用手肘推了她一下,“变成望夫石了?”

    她赧然“别闹。”

    燕宁夸张地往后跳了一步“什么?你叫我别闹?这活脱脱就是有了对象就忘了好朋友了啊!”

    “……!”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雷鸣,刚出一天太阳的云海市再次下起了暴雨。燕宁朝窗外看了一眼,底下是一片暗沉的黎色,大院儿里排排停着的警车中间,来了一辆刚回来还没熄火的,红蓝的灯光交至,威武威武的响着。

    天马上就要亮了。

    这里是云海市快要到郊区的地界,再远一些就是农田,灵性的立着几排玉米杆子,叶子已经枯黄了,偶尔可以看见穿着蓑衣出来劳作的农民。

    如果她不干这行回了老家,大抵也会像他们那样吧。

    袁绍均出了大厅正门,双手盖头朝着院外的捷达奔去——他们来的时候,车是停在外面的。

    雨势非常猛烈,不仅把袁绍均头发浇了个透,也有不少拍打到了屋里,一场秋雨一场寒,燕宁打了个哆嗦,一夜未睡的脑子也清醒不少。

    抹了脸上雨水,燕宁此刻终于回忆起了自己来到解剖室就想问的东西,。

    “他到底是什么人?”

    裴如玉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

    裴如玉点点头,“我是在一件凶杀案里遇到他的,那时他正好是目击证人,他非常主动来警局,依靠着凶手的样貌,利用五官推理五行风水,准确的说出了死者所在的地点。”

    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其是凶手的同伙,因为一些原因,选择揭发以此获得减刑或者免刑,然而后续深入调查,裴如玉发现,对方确实是无辜的。

    再后来一些案子,一来二去的,不仅他在局里混的风生水起,连她也生出了一些微妙的心思。

    裴如玉半猜测半感慨道“或许是个道士。”

    确实他用的手段,都是道家那一套,引得局里一些小年轻也开始有样学样,模仿起他来找线索了。

    也引起过一些误会,不会这倒是后话了。

    天既然亮了,燕宁一个闲杂人等也不好在这里多呆,裴如玉忙活了一天,也想好好休息,便让燕宁先在门口等着,她进去料理一下尸体,送去太平间收敛。

    燕宁在三楼站不住,她总觉得那股防腐剂的味道一直往脑仁里钻,更不要说那双实在渗人的眼睛了。她溜达着下了楼,想找肖剑,却没看到人,一来二去就走到了院子里。

    她干脆走到了警局门口,倚在栏杆上,正准备拿手机解闷,便瞧见社交软件里头,雨霏的头像框不住的跳动。

    “小红姐,等下一起去漫展啊!”

    雨霏的语气很兴奋,“要不是生理期到了,我本来昨天就该去了,快快,快告诉我,你都看到哪些博主啦!”

    她刚想反驳自己不叫小红,犹豫两秒还是没这么干。至于漫展,她当然没有现场的照片,于是她选择岔开话题“你认识赵玉林吗?”

    雨霏很意外,也顺着她没再说漫展的事“谁?你说赵玉林?你提他干嘛呀?”

    等了一会儿见燕宁没答话,又发了个无语生气的表情包“那活脱脱就是个混混无赖,说纨绔都抬举他了。仗着我舅舅的势力在云海市胡作非为,外婆每回见到他都会生好大的气。”

    她狐疑的问“小红姐,你被他骚-扰了?不过我听说他刚被抓去坐牢了,不会就是你干的吧。”

    她消息还挺灵通,许是听陆横说的。燕宁打字回应“没有,我只是当了回目击证人,他或许有点嫌疑。”官方通报还没出来,她也不好就下结论,“对了,你肚子好些了吗?”

    雨霏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正当燕宁以为对方是害羞了,旋即就看见一堆的星星眼表情包。

    “小红姐!等会儿天亮了,咱们一起去漫展玩儿吧!我现在肚子不疼啦,巴不得早点去拍好看的照片呢!”

    她甚至还甩了个定位过来“小红姐要不然你来找我吧,我买了不少东西,都要吃不完了呢。”

    她这样热情,燕宁反倒不习惯。本就是随口一句问候,加上二人并不熟识,她感叹着雨霏当真是一个单纯的富二代,一边拒绝了对方“暂时来不了,我有安排了。”

    她对漫展并没有多感兴趣,既然袁绍均说两天之后要帮她驱鬼,那么这段时间还是老实呆在裴如玉那儿吧,以免多生事端。

    雨霏奇怪的问“小红姐,你那天不是说,来云海市就是为了漫展的吗?”

    燕宁一愣,她怎么把那一茬给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