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匮盟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论仪式感

第一百一十二章 论仪式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徐咏之见到赵匡胤的时候,他正在几案后面发愁。

    “你在场,是吗?”赵匡胤看看徐咏之。

    “菜是我做的。”徐咏之说。

    “光美来找朕,求朕严办王彦升。”赵匡胤按按自己的太阳穴。

    徐咏之知道赵光美的风格,他一定不是“求”赵匡胤严办王彦升,而是“勒令”赵匡胤严办王彦升,这个少年有强烈的是和非的意识,但是他还没有到认识世界复杂性的年纪。

    当然了,世界上也有好多人,永远就停留在十几岁的认识水平,对人就能说出一个“好”和“坏”,就再也没有进步了。

    “朕想要知道当时的情景到底有多糟糕,王彦升开口向王溥要钱了没有?”赵匡胤说。

    “没有明说。”徐咏之惜字如金。

    如果你要描绘一个场面,那就不要加那种有倾向性的词语。

    “那不能定他的罪,但是可以斥责他做事不得体。”赵匡胤说。

    “陛下圣明。”徐咏之说。

    “降职?”赵匡胤说。

    “最好不要降职,降职是一个太刺激的信号,王彦升会受不了的,如果他口出怨言,甚至言行悖逆,那就不得不继续严办他了。”徐咏之建议。

    “那就发去外地为官吧。”赵匡胤说。

    “陛下圣明,其实对一个官员、一个武将而言,不能面君,就是一种冷落了。”徐咏之说。

    这话真不是拍马屁。

    在古代,有一个词比“俸禄”“品级”还要重要,这就是“圣眷”,皇帝愿意不愿意娶你的女儿或者妹妹,愿意不愿意让你的儿子当女婿,愿意不愿意去你家坐坐,愿意不愿意经常找你聊聊。

    如果你经常能够见到皇帝,那你就有更大的权势、更大的影响力。

    比如清代的“戊戌六君子”,只是军机章京小军机,但是御前行走,跟皇上一起策划事情,那就是一度权势极大的人,也是后来被慈禧清算的对象。

    赵匡胤一纸诏书,就把王彦升发去了唐州做团练使,待遇级别都没有变,但是这种可有可无的官职,宣告了他的圣眷归零。

    “朕觉得这个法子不错,”赵匡胤说,“不一定需要屠刀和庭杖,其实单用皇帝的青眼白眼,以及做官地方的好坏,就可以区分出一套奖惩机制来。”

    “和武将相比,文官士大夫可能对这种变动更敏感、更明白。”徐咏之说。

    “太好了,朕决定立下一个家法,后世子孙不得擅杀士大夫,尤其是上书言事的士大夫,做为本朝的祖宗家法。”赵匡胤说。

    “可喜可贺,真是圣君!”徐咏之跪下磕头。

    “你又这么客气,”赵匡胤说,“没人的时候,你我就是兄弟。”

    “陛下,不是臣客气,臣有时候在想,仪式感这件事,还是很重要的。”徐咏之说。

    “仪式感?”赵匡胤说。

    “没错,昨天跟王大人请教,提到了论语里,孔子说的那句: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徐咏之说。

    “我记得是大夫用了天子的舞蹈吧。”赵匡胤虽然读书的时间不多,但是记性非常好。

    “对,孔子最愤怒的两句话,第一句是这个,第二句就是朽木不可雕也。”徐咏之说。

    “这老先生捍卫的就是两件事:王权和学习的态度吧。”赵匡胤说。

    “对,但是,为什么他的学生白天睡觉,他就那么生气,其实晚上有灯火也可以学习对吧。为什么大夫用天子的音乐,他就那么愤怒,天子完全可以开发新的音乐,和大夫不一样嘛。对俗人而言,这都不叫事,但是孔子认为这叫事儿,他称之为礼。”

    “继续说,非常好。”赵匡胤点头称是。

    “礼就是一系列仪式感的组合,我们禁军出征,要求盔明甲亮,战袍要丝织品,不许打补丁,这是因为打补丁的战袍不能战胜敌人吗?不是,但是我们要求这样的面貌,能够提升士气、震慑敌人。”

    “王彦升是一个藐视仪式感的人,他觉得礼貌和尊重毫无意义,才会那样地去冒犯宰相,他认为整个文官系统都是花架子,他不知道,就是这种官僚结构,才能确保一个王朝的长命和安康。”

    “像王彦升这样的糊涂人还有很多,陛下可能要在各种场合,重建他们对朝廷的看法了。”

    “如何重建呢?”

    “陛下要成为文官集团中的一员,而不是一个统治天下的武将。”

    “有什么好主意么?”

    “三个不成熟的建议,如果说得不对,陛下能够赎罪。”徐咏之说。

    “恕你无罪。”赵匡胤说。

    “变冠冕、褪黄袍、改称呼。”徐咏之定了定神,终于说出了他的三个提议。

    “详细说说看。”

    “从秦汉开始,皇帝所戴的就是平天冠,是冕旒,陛下觉得如何?”徐咏之问。

    “登基那天戴了一次,重得很,实在不愿意戴了,”赵匡胤说。“为什么皇帝要戴这么可怕的东西?”

    “汉没有科举考试,而是举孝廉,所有的士,既是文士,也是武将,一旦执掌郡国,就有了逐鹿的资本,把自己看做诸侯,所以他们需要强仪式感的冕旒,把君和臣分开来。”

    “但是隋以后,文官开始通过考试来录用,考试取来的士,是文臣,这些人必须依附皇权才能获得权力,而且互相掣肘,文臣可以乱政,但是想要篡位,几乎没有可能。”

    赵匡胤想想唐朝的事情,觉得很有道理。

    “臣斗胆建议,陛下除非祭天等大仪式,此外弃用冕旒,日常和百官一样着铁翅幞头即可。”

    “这有什么深意么?”赵匡胤问。

    “让百官明白,陛下也是官员集团中的一人,是自己人,是上天选中,执行天意之人。”徐咏之说。

    “准了。”赵匡胤答应了。

    “其二,是弃用黄袍。”徐咏之说。

    “这点和穿幞头的意思一样吗?”赵匡胤问。

    “有一部分是,但不全是。”徐咏之说。

    “哪里是?哪里不是?”赵匡胤问。

    “日常不用明黄,最多用赭黄,多用红袍等文官官服,这仍然是追求文官的认同,但另外一层意思,是断绝了武将的念想。”徐咏之说。

    “念想?”

    “穿着明黄戴着冕旒在朝堂上发号施令,会让很多武将觊觎帝位,但是当他们发现天子其实是一个战战兢兢,辛辛苦苦,在朝堂上为天下操碎了心的大官之后,他们可能会更想念蓄养婢女歌姬、田产土地的清闲日子。”

    “说得很好啊,”赵匡胤说,“朕这几个月皇帝,当得实在是太辛苦,太操劳了。”

    “改称呼又是怎么回事?”

    “陛下觉得,陛下这个称呼如何?”

    “冷冰冰的,怪生分的。”赵匡胤说。

    “陛下圣明,这个称呼,不亲切。”徐咏之说。

    “陛这个字,原本指的就是丹陛,就是宫门口的台阶,过去的臣子不敢冒犯皇帝的威严,只敢看着台阶下面回话,就用陛下,来指代了皇上了。”徐咏之说。

    “原来如此。”赵匡胤也是头一次听说。

    “威严有了,但是亲切,没有。君王自称孤、寡人,就是因为他确实是独自一人。”徐咏之说。

    “这个称呼怎么改改呢?”赵匡胤说。

    “陛下,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对自己的称呼是什么呢?”徐咏之问。

    “哈哈哈,怎么拿这个来考朕?是不是应该自称奴家?”

    “没错,类似的还有人家,女孩子撒娇用的。男子的自称,也有某家、军营里厮杀汉用洒家、內侍们喜欢自称咱杂家但凡一个称呼,有了家这个字,好像就有了一种人的味道。”

    “有意思,那应该让百姓称呼朕为皇家吗?但是听起来像个夜店的名字吧?”赵匡胤忧心忡忡的。

    “想来想去,皇帝还有一个称呼,叫做县官。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就是皇帝都没有直接管事的大。”徐咏之说。

    “官这个字,有味道。”赵匡胤咂摸着。

    “陛下就是百官之主。”徐咏之说。

    “官、家、官、家,就叫官家好了!”赵匡胤一拍几案,就这么定了。

    “恭喜官家!”

    “你算是这个词的发明人了吧,咏之。”赵匡胤笑着说。

    “不敢,官家,其实早年间民间已经有人私下以此作为对天子的敬称了。”徐咏之说。

    “朕还挺喜欢这个称呼的,”赵匡胤一挥手,“张德钧!”

    內侍张德钧赶紧伺候着。

    “传旨,以后内庭当中,称呼朕为官家,不叫陛下了。”

    “遵官家旨!”

    赵官家看看徐咏之,心满意足。

    “你学东西学得这么快,文臣武将哪个如你啊”赵匡胤说。

    “官家,臣只希望永远做官家阵前一小卒。”徐咏之这话倒是真情流露。

    “你把书带上,去前线吧,该让你见见大仗怎么打了。”

    “不需要复习了么?”

    “就凭刚才的策问,朕也得点你做状元了,现在的问题是,李筠在上党起兵了,朕派了慕容延钊去对付他,你到阵前去听用,同时如果有可能的话,别让他那个小公子李守节烧城,朕赐你秘密行动的权符,可以直接去跟李守节密谈。”

    “遵旨!”

    “死人,越少越好!”

    “是,官家!”

    领了旨意,徐咏之出宫直奔山字堂的宅院,这时的喳喳灰从远处飞来,一看就是飞了很远的路。

    大鹦鹉其实都不擅长飞,它们主要的生活是在林间攀援。

    喳喳灰落在徐咏之肩膀上,就懒得动了,徐咏之赶紧拿了瓜子喂它,这才解下脚筒。

    脚筒里面一封短信。

    “美美在我这。蔻蔻。”

    徐咏之松了一口气,但立刻就有了很多很多的问号。

    段美美去渝州找田蔻蔻做什么?

    难道还想学巫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