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匮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求学路艰

第一百一十三章 求学路艰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段美美骑马从东京城出来,一路向西。

    其实她根本没有想好,该往哪里去,该去找谁。

    找陈抟老祖吗?老神仙那里倒是一个躲避烦心事儿的好地方,帮张欢师父带带徐小朵,给陈抟老祖做做饭,眼一闭、一睁,一年过去了,吼。

    没意思,应该去学点儿东西,不过十岁了才开始学武功,是不是晚了点儿呢?论力气,美美是有的,而且五代和宋初的女子根本不缠足,每个女孩子都健康得很。

    她信马由缰,这一路就走没有往华山的山路上去,反而顺南边下去了。

    到了江边,索性租了船西上,绕过险峻的三峡,这就去了渝州。

    徐咏之的舅舅田大榜在渝州隐居。

    好吧,这不重要。

    徐咏之的表妹田蔻蔻在渝州,她是年轻一代最有潜力的巫师。

    如果你不能像小贵一样用剑,那为什么不试试去学一下巫术呢?

    这就是段美美自己琢磨出来的一条路。

    到了朝天门码头,她才明白自己来得多鲁莽。

    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田大榜田老爷。

    没有任何一个人认识田蔻蔻田小姐。

    巫师?世界上还有巫师吗?你这个女孩子,是不是传奇平话听多了?

    大家都在笑话她。

    这也不奇怪,因为田大榜和霍湘采买物品什么的,一律都走传送门,从远处买,宅邸又施了隐秘术,看上去就是一片竹林。

    这才是真正的隐居,我们没有邻居,我们也不和邻居来往,仇家想通过买通邻居来杀我们,非杀错了人不可。

    这下的段美美可是麻烦了,转头回去吧,自尊心上受不了,她索性把白马徐小玉寄养在附近的马厩里,自己跑到码头附近的小吃店去碰碰运气。

    因为她听阿脆说过,因为那天中午饭没吃饱,田蔻蔻曾经带他们去一家小吃店吃小吃,既然田蔻蔻经常在附近吃小吃,自己一定也会在店里碰到她。

    段美美就挨家吃过去。

    “你们家的招牌是什么?抄手啊,来一碗。”

    段美美是做餐饮的行家,一口下去,就知道好坏,田蔻蔻大小姐出身,一定嘴巴很刁,最好吃的那家店,一定能等到她。

    出乎段美美预料的是,这里的每家店都很好吃,水平几乎差不多。

    这下可是让人头疼了。

    田蔻蔻只好每天早晨就跑过来,点上一碗抄手或者豆花,再不然一碗面,在店外的凉棚坐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看看有没有大长腿的美貌少女出现——阿脆说,蔻蔻的气质独一无二,即使是渝州这种漂亮姑娘众多的地方,也绝对不会认错。

    一连三天,别说大长腿少女,连少女都看不到,几个小吃店的老板都认识她了。

    “姑娘,你是在等人吗?”

    “一定是个男人吧。”

    “真的是女的……”段美美还要解释一下。

    “大长腿少女?没见过。”

    “除了你,真的没有了。”

    那个年代不太平,也没有摄像头什么的,一个大姑娘老在街边摊坐着等人,就容易有人起坏心眼儿。

    尤其是码头这种地方。

    有大量青壮年,就容易打架赌钱,惹是生非。

    然后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地头力量。

    这个时候的帮派是什么样的帮派,就要看帮派的创始人了。

    比如徐咏之家所在的林泉镇,青年人们都加入了弓箭社,挥霍掉多余的精力,这是一个自卫组织,也帮助年轻人解决工作问题。

    但是青江帮,就是朝天门一带的地头蛇,青江帮的老大叫做孟天牛,这个人号称是蜀国皇帝孟昶的远亲,是“皇亲国戚”,其实他孟昶根本不认识他,他真实的后台,是渝州知府孟天博。

    孟天牛控制着附近所有酒的销路,得罪了青江帮,那就根本没法卖酒,甚至连店都开不成。

    但是他也有敌人,比如嘚瑟帮就一直想要把手插进朝天门。

    嘚瑟帮的老板是兄弟俩,哥哥叫唐趋德,弟弟叫唐纳瑟。

    这哥俩的老爸是个风流富贵的公子哥,自诩是娶妻娶德,纳妾纳瑟,这话倒是好话,但用在儿子名字上,就有几分不正经,不管怎么样,反正这俩兄弟终于长大了,而且还变成了两个阴沉凶狠的角色。

    嘚瑟帮的主要财源是三家联号的勾阑院和两家赌场,发的是女人财。

    这是“英雄好汉”特别看不起的一种营生,不过相当来钱,同时这还意味着势力——如果你是一个拥有大批年轻貌美女子的老板,你就能出现在官员的私家宴会上,这点来说,卖酒的远远不成。

    所以最近孟天牛就处于各种矛盾当中,一方面,他盘下了一个过去盐商的宅子,改建了准备在朝天门一带做一个勾阑,以他的私家美酒招揽客人,入侵嘚瑟帮的领域,另外一方面,他也要面对着帮中一群老顽固的抗议,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赚这种看上去不太光彩的钱。

    大企业如果初开一条新的业务线,招聘广告就会满天飞。

    青江帮的小弟在长江上下游出动,所以招募美丽女子的消息,很快都从渝州传到了金陵城。

    “高薪日结。”

    “无拖欠、无服装费。”

    “老板人好,伙食香甜。”

    这就导致了买舟西上的美貌女子里,十个倒有个是勾阑一行的姐儿,前几天青江帮一直安排了小弟们接站接船,但是这两天来的人太多,就有两天没有来,等到这两个小混混来到码头,正好遇到了段美美坐在小吃摊边,看上去一眼茫然,这俩人一看,这属于上等的姿色,于是就过来搭腔。

    “姑娘,你是来渝州寻找机会的吗?”

    问话得会问,这两个小混混,也是孟天牛挑的能说会道,比较温和的。

    黑帮文明礼貌不是因为他们道德水平高。

    而是因为这个城里有两个黑帮。

    你欺压商人、路人,大家就不在你的地盘做生日,到唐家兄弟的地盘去开店了。

    对姑娘们也是一样,其实江湖豪杰对勾阑的姑娘一直都比较客气,《水浒传》里面,张青和孙二娘都不许伙计害死这些姑娘们,因为她们都是苦人儿出身,再一个,江湖豪杰,也往往要从姑娘们那里找到慰藉,甚至在有些时候,相好会挺身而出对抗王法,把好汉们藏起来,或者偷偷送走。

    所以孟天牛要求伙计们,说话和气,也不能骚扰良家妇女,你上来就问人家“姑娘,您是来卖的吗?”

    大嘴巴子就抽上来了。

    所以青江帮的这俩兄弟,牛七和马,一个又矮又胖、一个又高又瘦,跟今天说相声的人似的,一脸和气。

    开口说话也很委婉:“姑娘,您是来渝州寻找机会的吗?”

    但是段美美不懂这个意思,细细一琢磨。

    可不自己是来寻找机会的吗?

    她点点头,但是没有搭话。

    “跟心上人吵架了吧。”牛七笑嘻嘻地问。

    一旦发现对方不是良家妇女,这些人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这嘴脸段美美就足够熟悉了,毕竟是当过客栈掌柜的姑娘。

    “你认错人了。”她冷冷地说了一句。

    没有江湖经验的女孩儿,一般就会仓皇地收拾东西逃开。

    这个时候不能逃,你坐在店里,一般坐商都不会允许小流氓把你带走,不然店家要跟着吃官司,他们优先会选择保护你,把流氓劝走。

    如果你拿起东西就跑,跑出去,这就是不是店家的责任了,这个时候,你就是真正的人生地不熟。

    段美美其实要说是,“我不是你们要找的那种人”。

    但是偏偏牛七和马两个倒霉蛋,觉得她的意思是,他是来投奔唐家兄弟的,这就激发了两个坏小子的好胜心。

    “怎么,这么好的货色,原来是嘚瑟帮的女人啊。”牛七上下打量段美美。

    “这要争取到咱们那边儿去,老大还不得高兴死啊。”马满脑子都是KPI,憋着要当先进工作者呢。

    “对啊,咱们这儿多一个大美妞,对方少一个,四舍五入对方损失将近一个亿呢。”牛七是全帮数学最好的人。

    “老大得赏咱们吧。”马说。

    “当然了。”牛七已经看着段美美笑开了花。

    “我要钱。”马说。

    “我想要这个妞儿。”牛七伸手要去摸段美美的脸。

    “哎,别在自己家的店里消费啊。”马拉着牛七,牛七一直攒不下钱来,尽管马也是流氓,却一直劝牛七攒钱。

    “难道还去唐家的店吗?被人在床上杀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牛七反驳道。

    段美美听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还没动,他们俩就已经开始把自己当做功劳上缴了。

    “你们聊吧,我要走了。”段美美拿起包袱就走。

    “别走啊,姑娘。”牛七赶紧拦住。

    “我结婚了。”段美美说。

    按说这句话说出来,识趣的就不能惹了,但是牛七已经完全被段美美的容貌冲昏了头脑。

    “小娘子,别走啊。”

    “七哥,冷静啊……”马在拉着。

    “你不要你的赏金了吗?”牛七嚷道。

    段美美绕开两个人,往外就走。

    牛七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拉她的肩膀了。

    “滚!”

    段美美有一肚子的火儿。

    但是她没有武功。

    她能骑马,弩箭也射得很准,拿起匕首来,不会割伤自己,还能伤人。

    但这些功夫,都是保命时候的功夫。

    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这种推推搡搡的坏蛋,当街拔刀杀人,她做不出来。要去拿弩或者匕首,也被两个人困住了。

    想到曾经的梦魇,她不由得身上一冷。

    两个流氓看见她打了一个哆嗦,哈哈大笑。

    “冷了?我来暖暖你吧。”牛七嚷道。

    “是不是怕了,跟我们走就好了。”马说。

    两个家伙厚着脸皮,贴到段美美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