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们都有光辉的未来

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们都有光辉的未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看着宁夏惊讶的表情,霍萤笑了笑,继续说道:“对的。”

    “我可以给你重复这句话。”

    “那就是不出意外的话,方别修炼的东西,就是万象森罗。”

    “只是我敢肯定,方别一定不会这么叫。”

    “但是原理应该是一样的。”

    宁夏不可思议:“你怎么确定的?”

    “明明你和他七年没见了。”

    “正正是因为七年没见。”霍萤淡淡说道。

    “所以才能够感受到方别身上的变化。”

    “我只问你,你现在能够感觉出来方别是什么功法路数吗?”

    宁夏愣住,仔细回忆,然后茫然摇头。

    是的,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出来方别是什么功法路数。

    薛铃金刚不坏,黑无黑天魔功,盛君千百断刀法,商九歌进阶独孤九剑,就连几乎从不出手的何萍,也大概知道她有清净世界秒天秒地。

    但是方别什么功法?只是感觉方别很强,谁都能打谁都敢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而现在这个少年最拿手的武功是什么?擅长什么?杀招是什么?

    一无所知。

    或者说方别从来没有遇到能够逼出来他底牌的对手。

    这样仔细想来,是真的有点恐怖了。

    “你看”霍萤摇头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她才静静说道:“真要说的话,方别如今的武功。”

    “仅仅是杀人的武功。”

    “武功不都是有用来杀人的吗?”宁夏不由问道。

    “不全是。”霍萤说道:“至少商九歌的武功,就不是用来杀人的。”

    “因为在生死相搏中,不杀比杀更难,商九歌却能够始终保持不杀,是她自己的坚持。”

    “而方别不同。”

    “他在战斗中,始终就是想着该如何杀你,最快最简洁最高效地杀人。”

    宁夏沉默,然后回想起来当初方别对黑无说的话。

    “我能杀你。”

    现在想起来,真的有点叫人不寒而栗。

    因为现在已经事实证明,方别不打诳语。

    他说它能杀你,那么就是真的可以杀你。

    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是一个品种的。

    “以及。”霍萤看着宁夏:“他的万象森罗还没有练成不是吗?”

    “何止是没有练成,只是简单地触摸了皮毛。”宁夏说道:“万象森罗要求融百家所学,会己于一身,所以宁怀远原本的计划是偷师中土七大名门,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已经在昆仑派呆过一段时间了,这次在华山,普通弟子所学的武功招数他已经全然掌握,所差者,一个是独孤九剑,一个是紫霞神功,不过独孤九剑已经找到了下一任传人,便是商九歌,而紫霞神功迟迟不曾传授,最终才导致了宁怀远的叛逃。”

    “他杀死了守经的弟子,然后通读背诵之后毁去了紫霞神功的秘籍,自己则只带了一本狂风快剑的剑谱,连夜下山,这就是我们最后知道他的情况。”

    “而再等到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他在洛城被杀的消息。”

    “万万没有想到,在华山这样的江湖北斗中他都可以如履平地,但是却会在阴沟里翻了船。”

    宁夏略有感慨地说道:“所以,我才想看看,杀了宁怀远的家伙,究竟何方神圣。”

    “那么如果宁怀远没有遇到方别呢?”霍萤不由问道。

    “如果宁怀远没有遇到方别的话,他会改换姓名和外貌,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会进入山东境内,前往蓬莱阁拜师,其最终目的就是在七大名门偷师武学,最终融会贯通,成就万象森罗,到那个时候,他的武功造诣甚至不会在师尊之下,会成为君临中土武林的一个庞然大物。”

    “而这,也是师尊看重他的最大原因。”

    “而不单纯是因为他是师尊的弟子。”

    霍萤笑了笑:“但是他死了。”

    宁夏点头:“对,但是他死了。”

    “死了的人就什么都不是了,真可惜呢。”霍萤淡淡说道:“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来那个家伙的常说的话。”

    “什么话?”宁夏问道。

    “我是不会死的。”霍萤看着宁夏说道:“我会是那个活到最后的人。”

    “真是自信。”宁夏笑道。

    “但是他一直都这样做到了。”霍萤道。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说。”

    “为什么你会对宁怀远恨之入骨。”

    “其实我已经说了?”宁夏笑着说道。

    少女笑容淡淡。

    “没有。”霍萤坚定否决道。

    以霍萤的记忆力,宁夏说没说,她还会不知道?

    “没有吗?”宁夏笑了笑,笑容带着轻松:“那我就讲一讲吧。”

    “我之前说过,我带着弟弟从村落中逃跑,却被那些马贼给拦住戏弄,最终宁不喜出手惊走那些马贼,随后宁怀远过来和我们攀谈。”

    “宁怀远大我五岁,那个时候看到那个白衣男子,我只感觉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人。”

    “他和颜悦色地和我说话,并且告诉我不要怕,他会解决掉这里所有的马贼。”

    “然后当着我的面,他一个人飞奔下山,然后最终浴血而归,那些肆虐在村中,杀人如宰鸡的马贼在他手中连小鸡仔都不如。”

    “我至今还记得他白衣浴血,半跪下来用沾着血的手抚摸我的脸蛋,告诉我说不用怕时候的情景。”

    宁夏这样说着,但是表情中没有一丝动言。

    明明是非常感人的画面。

    毕竟遭遇大难的小姑娘,遇到了帅气强悍的白马王子。

    “然后呢?”霍萤问道。

    “然后我和弟弟就被分开了。”宁夏静静说道:“他告诉我说,师尊这边的武学不适合弟弟学,那里有更适合弟弟学的东西。”

    “我相信了他,并且相信我和弟弟不久之后就会见面。”

    “那个时候,我们都学会很厉害很厉害的武功,没有谁能够欺负我们。”

    “我们会变得像宁大哥一样厉害。”

    “当时的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霍萤沉默看着宁夏。

    此时,她已经知道两个人最后的结局。

    黑无被选中修炼黑天魔功,如果不是这个少年最终另辟蹊径,现在他就只是一个嗜血滥杀的杀人工具,六亲不认,野蛮可怕。

    而宁夏则被选中作为宁欢的未来炉鼎,被当做宠物在身边豢养,只求最终采摘她这枚果实的一刻。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光辉未来的话。

    这也未免太光辉了一点。

    “你什么时候知道真相的?”霍萤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