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章初来

第1章初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建安一十三年,北地胡虏悄悄的翻过两座大雪山,直接南下沛州,给南楚来了个突然袭击,短短半个月的时间,直接攻下了两座城池,一座是土地肥沃,物产丰沛以鱼米之乡著称的暑城,一座是养蚕制丝,以丝绸之美著称的蝉城。

    南楚皇帝大怒,命南楚鬼面战王楚天硌带兵夺城,这一战异常惨烈,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初春。

    胡虏最后弃城而逃,鬼面战王却没给胡虏一丝生还的机会,带兵连夜追击了一个月,翻过两座大山之后,胡虏眼看着就要回归自己的草原的时候,全都被击杀于听虎山。

    至此鬼王的名声再次响彻了北楚的大地。

    只要是有战争,定劳民伤财,最苦的还是百姓,短短的大半年时间,原本安逸中还算是富硕的沛州百姓,被战争弄的是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沛州偏远的一个小山村中,围着短篱笆的小院子里,一颗桑树下坐在一个又瘦又小又黑的姑娘,身上穿着一件肥肥大大的看不出颜色的男子的短衫,用一条麻绳在腰间打了一个结,勉强还算遮体。

    稻草一般的头发也没有搭理,上面还粘在几片桑叶,一脸的颓废,不时的唉声叹气。

    初夏正午的太阳,晒的人难受,小姑娘抬起一只脏兮兮的小手,遮挡住了头顶太阳,听见屋里有气无力的咳嗽声,认命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穿着比她小脚大了两圈的露了脚趾的黑布鞋,向院子里唯一的两间土房子走去。

    “吃药了。”小姑娘端着已经温热的药碗,走到了土炕的边上,看了一眼躺在土炕上气若游丝的妇人,又把目光转到了别处。

    “不吃了,吃了药这身子也好不了了。咳咳……”话没说完,妇人又接连的咳嗦不止,险些把胃都咳出来。

    “娘要也去了,留下你一人,咳咳……可怎么活啊?呜呜……”

    黑姑娘终于忍不住了,她这个娘一哭起来就没完,她现在心里还乱着呢,自从醒过来这三天,她耳边的哭声就没断过。

    “娘,你先把药喝了,等我想想办法,你肯定死不了,你要是也死了,我以后还怎么嫁人?”

    大概是黑姑娘太敢说了,躺在土炕上的妇人当时就没了声音,撑起头,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好像一下子就不认识了的女儿。

    “黑妞,你怎么还想着嫁人?你表哥战死了,你得为他守寡啊?”

    被叫黑妞的姑娘,把脸一撇,小声的嘀咕一句。

    “我不是还没嫁给他呢嘛!守什么寡!”

    “黑妞,你说啥?”

    黑妞转回头,把药碗又向前推了推,道“您还是赶紧把病养好了再说吧!不然明天我就找个汉子跟他跑了。”

    说完也不管身后已经惊的快掉了下巴的老娘,黑妞转身就跑出了屋子。

    一口气跑到了村子口的水井边上,趴在井延上对着井水左右照。

    一张黑漆漆的小脸上除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黑的简直连五官都分不清,加上一头比鸟窝还乱的头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妙龄少女应该有的样子。

    “快来人啊!黑妞想不开要跳井了……”

    黑妞被身后突然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差点没蹲住,大头一沉,险些真栽井里去。

    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腰身被一个壮实的臂膀给拎了起来,一把轮到了地上,屁股顿时摔成了八半。

    “哎呦!”

    黑妞揉着屁股抬头一看,眼睛霎时一亮。只见眼前的男子至少有八块油亮的腹肌,在肥大的破马甲下若隐若现。再向上看,粗壮的手臂结实的肌肉,全身都满满的男人味,让她不禁吐了吐口水。在向看,黑妞顿时一愣,拍拍屁股直接站了起来,转头摆摆手。

    “谢谢啊!”

    黑妞叹口气仰头看天,上天有时真是公平的,给了你一个结实漂亮的身体,也会给你一张大饼子一般的脸。

    但是想到住在天上的那个人,上天有时又十分的不公平,不仅会给一个人完美的外形,还会给他得天独厚的天赋,真的是嫉妒死全天下的人。

    “黑妞,你没事吧?”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一想到背后那人的那张大饼子脸,黑妞打了一个哆嗦,见已经有不少的人向这边聚了过来,应该都是来看她热闹的,黑妞抬脚就跑。还是赶紧回家躲一躲吧!她可没有被别人看热闹的习惯。

    又一口气跑回了家,黑妞觉得自己的小身子快要承受不住了,这个村子不大,名字叫吉桑村,村子里的人主要是靠种蚕养桑织布过活,整个村子不到百户人家,还都是沾亲带故的,从村头跑到村尾还没有她以前打理的一块药田大。

    一想到药田,黑妞的小脸又沉下来了。她是三天前才来到这具身体里的一个游魂,原本她可是七重天上的一个小药童,可惜活了近两百岁,还没能筑基成功,最后只能归西了。谁承想,没去成阴曹地府转世投胎,反而借了这个小黑丫头的身体复生了!

    难道这就是师父跟她说的劫难?

    “黑妞?”黑妞的娘看着到站在自家大门口发呆的黑妞,扶着门框子的手都颤了,但还是艰难的往外走。

    “黑妞,你可吓死娘了,刚刚你大姑打发二狗子过来跟我说,你要跳井,你怎么就这样想不开了呐?啊?”

    黑妞垂头丧气的看着走路都走不稳的老娘,一步三晃的向自己走来,眼中的担忧和紧张都是真诚的,原本苦闷的心有了点暖意。

    “娘,我没想跳井,就想洗洗脸。”黑妞小跑两步,扶着老娘转身向屋里走去。

    黑妞的娘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前两天接的一大缸雨水,明显不信。苦口婆心的劝道“黑妞,娘知道你难过,赶上这世道,是咱们娘俩命苦。你爹去了,虎子也去了,娘要是也没了,以后你可怎么活啊?呜呜……”

    见老娘又哭了起来,黑妞翻了一个白眼,叹口气,看着空荡荡的两间漏风的破土房子,土炕边上的那口大铁锅和她的脸一样的黑,但是比她的脸可干净多了。

    这日子可怎么过啊?还真让人想念以前那种整日无聊,只管种种仙草的日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