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4章美人

第4章美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望山跑死马,黑妞揉着自己酸痛的腿,此时尤为怀念以前七重天的日子,虽然她还不能像仙人那样腾云驾雾,却也可以日行百里,要是借助师傅给的法宝,就是千里万里也不是问题。

    牙子山确实不大,但是对于她这个凡胎来说,想要全都走过一遍,也需要两三日的时间。

    想到自己头脑一热答应的那六两银子,黑妞剁了剁脚,继续向上爬。

    希望今日能有点收获,可惜天不遂人愿,直到太阳已经西斜,她也只找到了一些根茎可是使用的植物,野生的笨动物也发现了三两只,但是现在的她更笨,根本就抓不到。

    叹口气,黑妞攥着前襟,里面兜着几个白薯和山药,向山下走去。

    没走几步,眼角的余光突然注意到一处草丛中有一个身影,由于常年和草药打交道,练就了她的鼻子对任何气味都十分的敏感,即便是现在重生了这句身体中,她依旧对这些植物的气味很敏感。

    而这刺鼻的血腥气,当然不可能逃过自己的鼻子。

    黑妞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了,就别多管闲事了吧!

    但是没走几步,黑妞还是停了下来,深深的叹口气。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修仙首先要修心,不然早晚被心魔所反噬。虽然这辈子她是不打算再修什么仙了,就想找一个漂亮的小相公嫁了,再生几个漂亮的娃娃,但是她还是相信因果循环报应的,就当是积福吧!

    黑妞小跑了几步,拨开了草丛,里面果然躺着一个人,满身的血,怨不得这样大的血腥气。

    皱了皱鼻子,黑妞把人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检查了一遍,摇摇头。

    此人伤的很重,没有上好的药材养上十天半个月,根本就别想下床。但是首先,此人此时也就剩下一口气了,想保他的命就不容易,可惜她现在手中无药,根本无能为力啊!

    黑妞起身决定还是不要管了,她有心无力,上天是不会怪罪的。

    就在黑妞打算走的时候,男子痛苦的闷哼一声,艰难的翻了个身。

    黑妞眼尖,一眼就看见从男子胸口处露出来一块铁牌,她弯腰捡起来握在手中看了看,这块铁牌竟然是玄铁所铸,玄铁可是铸造仙器不可缺少的材料,在人间能够看到确属不易。

    她好想要。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拿了别人东西的愧疚,黑妞这才认真的看想男子的脸,他的脸上带着一张黑漆漆的面具,半点看不到样貌。

    黑妞好奇,又蹲下身子,拿下了那张面具。

    “唏……”

    黑妞立马就闭上了眼睛,半天之后又慢慢的睁开了。

    这张脸犹如被鬼斧神工雕刻的一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浓密的眉毛叛逆着向上微微扬起。紧闭的双眼上长长的睫毛像两把羽扇,在发着淡淡光泽的肌肤上投下厚重的阴影。削薄轻抿的唇,如同染上了一层桃花露,看着就诱人想上去尝一口。

    太美了,怪不得刚刚差点闪瞎她的眼。

    黑妞吞了吞口水,当即下了决定。

    就他了,说什么她也要把这个人救活,然后嫁给他。

    黑妞把自己胸前白薯和山药找了树叶包好,塞进了男子的怀里。然后撤了几根藤条,简单的编制了一个架子,把人拽了上去,打算拉着一头开始往山下走。

    可是忙活完这个简易的担架,黑妞就已经气喘如牛了。只能坐下来休息一会。

    就这样,每走几步就休息一会,等她下了山,天就已经黑了,等到了家,村子里就剩下犬吠声了。

    推开院子门,黑妞尽量放轻了声音走了进去,听见老娘一点都没有减轻得咳嗽声,呼出一口浊气。

    屋子里很暗,借着透过四处漏风的缝隙漏进来的月光,看着老娘翻了一个身,背对着自己得颤抖的身子,黑妞知道,老娘这是没睡,偷偷的哭呢!

    “娘,我今天出去挖到了一些白薯,一会煮给您吃。”

    黑妞转身走出了屋子,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看到院子又多了一个不能动的病号,顿时觉得这空气不那么新鲜了。

    “哎!我真是给自己找罪受呢!”

    望着月光下满身血的男子,黑妞认命的拼了力气,把这个男子拉进了另一间空柴房。这间屋子里除了一堆引火用的干柴,更是简单的只剩下斑驳的四面土壁,不过倒是可以轻松的赏月。

    黑妞打量一遍,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最后只能让这个男人继续躺在她编制的藤条架子上。

    从男子怀里拿出今天的食物,回了正屋。

    借着月光,洗过白薯和山药,引火煮熟了之后,先端给了老娘。

    “您吃点东西吧!”

    但是老娘侧身背对着人,根本就不搭理她。黑妞叹口气,这一忙活就是大半夜,她真的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自己胡乱的吃了一口,躺在土炕上,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在梦里的时候,她才突然想起来,柴房里还有一个人没吃过东西呢!

    算了,少吃一顿也饿不死,还是让我好好的睡一觉再说吧!黑妞翻了个身,心安理得的熟睡了过去。

    早晨的时候,黑妞是被一阵烟气熏醒的,睁开眼睛一看,原来的是来娘在煮饭。

    等等,煮饭?

    黑妞立刻就坐了起来,向灶台望去,看到灶台边上放着的干柴是她昨天晚上抱进来的,顿时松了口气。

    自己突然带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回家,还是半死不活的,要是被老娘看见了,肯定被吓死。

    “娘,你怎么起来了,这些事我来就成。”

    木婆子一边用手扇火,一边咳嗽,大早上的外面没风,火不好烧。滚滚的浓烟没一会就聚了一屋子。

    “没事,娘还能干的动。”

    黑妞连哄再劝终于把老娘又送回了土炕上,接下了她手里的活。打开了窗户门,也咳嗦了两声。

    “咳咳!娘,您还是好好的养病吧!只要您的病好了,一切都好了。”

    木婆子以为女儿再说和虎子的婚事,昨天她家院子门口发生的事,她听的清清楚楚。

    她女儿绝对不能去赵家守寡,就是豁出了老命也不能让这件事发生。所以她现在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