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5章醒来

第5章醒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母女二人安安静静的吃了清水煮白薯,却都吃的异常的香甜,这是黑妞来到这里之后吃的第一顿饱饭,主要还是她饭量小,只吃了一个就饱了。而木婆子才吃了半个,就说什么也不吃了。

    黑妞看着还剩下来不少的白薯和山药,才想起柴房还有一个不省人事的。

    “娘,给您留一个中午吃,我把剩下的放到阴凉的地方,中午的时候您就不用等我了,就躺在炕上休息就行,我天黑之前肯定回来。”

    “黑妞,你这是要去哪儿?”

    “去找些吃的,就在不远处的牙子山。”

    木婆子听了,倒也没反对,村里人也经常到牙子山去觅食,那座山不大,没什么危险。

    “天黑之前,一定会来。”

    见黑妞点头,木婆子忍不住又嘱咐了一句。

    “千万不要往牙子山后面去,那里有野兽出没,能要了你的小命。”

    黑妞一听,眼睛却是一亮。

    “娘,咱们村的人是不是都没去过后面的大山啊?”

    “很久以前是去过的,但是自从死了人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去了,听说那里有妖精,千万不可以去啊!”

    木婆子本意是想用妖精吓一吓黑妞,却不知道她这不说还好,一说有妖精,黑妞的眼睛更亮了。

    凡人说的妖精,不过就是草木化灵,动物为精罢了,在仙界,那是最普通的一件事。难道这凡间还有修炼成精的?就这凡间的稀薄的灵气,少说也得修炼个千八百年吧?

    “知道了,我不会远走的。”

    现在肯定是不会,因为她的身体太弱了,走两步就觉得喘的厉害,等她练一练体力的,肯定要去看看的。

    不然六两银子如何凑?

    难道真去给赵家当牛做马?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找到如意郎君了。

    听了老娘嘱咐的话,黑妞的心情不错,用家里唯一的碗盛了一碗热水,搅了半个白薯半根山药,走进了柴房。

    可是她一靠近地上的那个血人,那个血人立刻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双像仙露琼浆一般醉人的眼睛,明明是一对桃花眼,流露出来却不是温润多情,而像千年古刹里的早已经荒废的古井,幽深冰寒,让人望而生畏。

    黑妞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一些,咧开嘴,笑了。

    “你醒了,是我救了你。你受伤很重,先吃点东西?”

    却不知,她一张嘴,在一张黑脸的映衬下,一口粘着白薯的大白牙,看着根本毫无美感。

    男子深深的锁着眉,目中寒光更胜。黑妞毫不怀疑,他要不是还不能动,肯定坐起来掐死自己。

    黑妞汗毛一竖,摸了摸自己凉飕飕的脖子,见男子还是目光不善的瞪着自己。

    啪啪……

    黑妞在男子的脸上拍两下,在男子惊讶和羞愤的目光中,强硬的灌下去了一碗白薯山药搅合成的粥。

    “你不用瞪我,更不用谢我,我现在还有事,没时间和你培养感情,等我忙完了,晚上再来找你。”

    说完,黑妞觉得自己说的这些话,有好大的奇异啊!小脸一红,当然,谁也看不出来。

    在男子更加冰寒的像是淬了毒的目光中,黑妞道了一声再见,找到一旁的干草该在男子的身上,左右打量一下,满意的点点头。

    她就怕老娘心血来潮来柴房看看,可就坏了。

    怕拍手,站起身,端着家里唯一的饭碗,黑妞十分放心的走了出去。

    她一点也不担心这个男子会跑,他身上有多处骨折,别说跑了,估计动一下都困难,况且他还受了很重的内伤,只要他不想死,肯定是不会动的。

    不过他竟然能自己醒过来,倒是挺神奇的,这说明他的内力十分的了得。

    黑妞一边揣测着,一边在自家的小木门上挂山了麻绳,希望今天那个亲姑姑不要再来了。

    怀里揣了一个白薯,她再次进山了。

    有了昨天的经历,今天感觉进山的路不是那么遥远了,在太阳没升到树梢之前,她就已经站在牙子山上了。

    用自己鼻子用力的嗅了嗅,到处都是土腥味,一点沾仙气的东西都没闻到。黑妞叹口气,她总感觉身后的大山里或许有自己需要的东西,但是现在还不是去的时候,去了可能真的想老娘说的那样,小命就不保了。

    好不容易当一回凡人,她可是十分的珍惜小命的,她还想嫁人生子呢!

    要是以前的自己就好了,这点小事一定是分分钟搞定的吧?

    想到这里,黑妞突然眼睛一亮,有了一个注意。她虽然是一个连筑基都没成功的小药童,可是她师父厉害啊,还是教会了她不少的东西,以前总觉得如鸡肋一般的没用,现在或许还真用的上了。

    对于寻找各种植物来说,简直就是黑妞的专长,所以挖几个白薯山药葛根之类的,根本花不了她多上的时间。

    又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颗至少百年的老树,费了一把子吃奶的劲,才拔下来一块巴掌大下的树皮,得意洋洋的回家了。

    黑妞到家的时候,天还是黑了,村子里的大黄狗叫的正欢,这正是晚饭的时候。到处都飘满了饭菜的香气,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黑妞的肚子顿时就打起鼓。

    看着自家的院子的小木门上自己离开时挂上的绳子已经不见,黑妞叹口气,心里有点急。

    “娘!”

    没进屋子,她就先喊了一嗓子,听见屋子里的哭声,推开门就进去了。

    “我那亲姑姑今天又来了?”

    见老娘不说话,就在那抹眼泪,黑妞的眼睛扫了一眼土炕,没见到土炕上她早上留下来的大白薯,心里更气。

    就她娘的性格,肯定舍不得吃,就算是吃,也肯定不会全吃光,吃的连皮都不剩吧!

    “她又来和您说了什么?我不是答应一个月后还她六两银子了吗?”

    木婆子摸了一下眼泪,本不想再女儿面前哭,但是看到自己可怜的女儿,眼泪根本就管不住。

    “黑妞啊!咱们上哪儿去找六两银子去?一个月后,你……你可怎么办啊?”

    黑女一撇嘴,眼珠子一转。把怀里今天找到的白薯山药葛根往土炕上一推。

    “娘,你看,这是我今天找到的,够咱们吃两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