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6章偷鸡

第6章偷鸡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个大饱满的白薯葛根,粗壮流汁的山药,看着喜人。

    木婆子有点惊讶,吉桑村大多数人家都以种桑养蚕为主,稻谷之类原本种植的就少,勉强只够糊口,去年又逢战乱,都被抢走了。

    村里人只能进山里找吃的,可是没有一个人比黑妞运气好的,能找到一个葛根就算是不错了,那牙子山早就被人踏遍了,这也是她放心让自己闺女进山的原因。

    趁着老娘正惊讶,黑妞随口的问道“大姑家那只叫大壮的大公鸡,我怎么没见到过?”

    她也来这个村子几天了,只知道这个村子都很穷,除了住在村头的村长家养了一只大黄狗以外,在这个村子里她还没有见过除了人以外的活物呢!要是有公鸡怎么没有在清晨的时候听见打鸣声?

    一提大壮,木婆子原本菜色的脸,又加上了几分幽怨。

    “你姑姑家有,还有两只小母鸡,平时宝贝的很,都在屋里圈着。”

    “啊!”

    黑妞眼珠子又是一转。既然是亲姑姑家的公鸡,她借来用用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反正以后赚了银子也是为了给她。

    心中已经有了注意,转身出去抱了几根柴火进来,把山药和白薯都去了皮,直接放在大铁锅里蒸,没一会屋子里就飘出了一股香甜的气味。

    黑妞吸了吸鼻子,满意的点点头,靠山吃山,以后看来是饿不到肚子了,等她把自己的体力练上来,天天吃鸡都不是问题。

    哄着老娘吃了一个白薯,半根山药,自己也混乱的填饱了肚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黑妞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重要的事。

    黑妞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柴房里还有一个饿肚子的呢!

    “娘,您先睡,我去收拾一下。”

    说着把剩下的白薯和地瓜放到碗里,端着就跑了出去。

    木婆子也没多想,心里光惦记着黑妞和赵家的婚事了,半点都没有看出自己闺女的异样。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偏远的穷村子也不可能有什么娱乐活动,家家户户早早的就上炕睡觉。

    夜里安静的很,黑妞轻轻的推开自己家柴房的门,月光跟着泄了进来。

    黑妞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墙角那个稻草堆,和早上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不会是这个人挺不过去了吧?

    想到这里,黑妞心里一紧,三步并成两步小跑着走了过去。心里还一直默念着,这么俊的郎君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不然让她去哪儿再找这么俊的去?

    黑妞扒拉开稻草,直接对上一双寒光四溢,却比着月华还要清亮几分的眸子。

    黑妞松了口气,一起股坐在地上,掰开一个最大的白薯,露出了里面细沙软嫩的白薯肉,还冒着香腾腾的热气。

    “赶紧吃吧!明天再让你沾沾腥。”说着,就把自己小黑手中的白薯往对方的嘴里送。

    那双清亮幽深的双眸依旧冰寒的盯着她,黑妞也不在意,反而咧嘴一笑。

    “你不吃东西就没力气,没力气你的病怎么会好?”

    望着男子的俊脸,黑妞看着看着,另一只手不自觉得就抬了起来。

    好像摸摸对方的脸,怎么保养的?皮肤怎么能这么好?简直就跟天上的神仙一样,她记得天上那些上仙的皮肤就都是这样的,光滑细嫩,看不到半点的污点。

    黑妞原本想着,要是对方不吃,自己可以主动喂他,这样就可以摸摸他的脸了。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发现了黑妞的意图,狠狠的咬了一口放在嘴边的白薯,像是在发泄,就好像那一口咬的是他讨厌的人,比如黑妞。

    黑妞悻悻的收回了刚刚已经伸出来的刺挠的魔爪,一撇嘴。

    男子吃了一个白薯之后,就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无论黑妞说什么也再没给她半点反应。

    黑妞只能失望的端着碗站了起来,要不是今天晚上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肯定再留一段时间,好好的和未来的相公培养一下感情。

    又给对方盖上了稻草,黑妞拍拍屁股走了。

    回屋里见老娘也睡了,想着一会要去做贼,怎么也得蒙个面什么得,以免被发现的时候被人认出来。但是在自家四面漏风的土房子里翻找了半天,别说是一块布了,就是针线都没找到一根。

    黑妞对着露天的草棚子叹口气,这个家真是穷啊!

    深夜里的吉桑村安详的可怕,就连村口的大黄都已经睡熟了,除了远山中忽隐忽现的虫鸣鸟叫,黑妞只能听见自己的已经放的很轻的呼吸声。

    赵家很好找,因为吉桑村本来就不大,一共就四排整齐的大小不一的土房子,也算是坐落有序,赵家和铁家的中间就隔着两个院子。

    村里的房子都是土培的房子,只有村长家的房子正脸罗了一面的青砖,算是最体面的人家了。房子都是土砌的,院墙也就只能是低矮的篱笆扎的,越进去丝毫没有什么难度。

    但是吉桑村这些年却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偷鸡摸狗的大事,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十分的朴实,就算是看上了谁家的什么东西,大多是都会采取像铁婆子一样的做法,明面上的耍横讹过来就是,绝对不会背地里使坏,偷鸡摸狗的事,绝对是村里不能容忍的。

    黑妞蹲在赵家的门外听了半晌,里面的鼾声很有节奏,不时还有翻身的声音。

    赵家正房两间,里间住着两个小姑娘,黑妞在窗户底下蹲了一会,就放弃了,大壮肯定不在这间屋里。

    有鼾声的那一间是外间,估计就是铁婆子住的屋子,黑妞本想推开窗子瞧瞧,但是窗子好像是从里面锁上了,只能试试推门,却没想到,门一推就开了。

    黑妞尽量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声,摸了进去,在黑暗中,一眼就看见了被铁婆子搂在怀里的两只小母鸡,还有一只个大的大公鸡趴在她的头边,脑袋缩紧了脖子里,只露出一个明显得大红官子。

    黑妞咧嘴一笑,尽量的放低了身子,爬到了土炕的边上,轻轻的抱起了熟睡的公鸡,这只公鸡大概是被人抱习惯了,咕噜了两声,继续睡安稳觉。

    黑妞的脚下一顿,见铁婆子翻了一个身,继续睡,提着一口气,赶紧逃出了一股鸡腥味的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