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8章吃鸡

第8章吃鸡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妞一愣,有点心虚。

    “贼?什么贼?”

    木婆子板着一张脸,显然在生气。

    “你刚醒来不知道,现在全村的人都在抓贼。昨天晚上你姑姑家那只大公鸡丢了,已经闹了一早上了,也不知道那个贼抓没抓到。”

    说着又叹口气,有些遗憾的抱怨了一句。

    “我刚刚怎么就没想到,咱们家定也遭了贼!不然也跟村长知会一声,说不定咱家的那只碗现在就找回来了。”

    黑妞默默的下地登上了那双破鞋,两只耳朵一关,就当自己没听见吧!

    幸好家里还有一只扁平的木勺,黑妞心虚,没了心情,随便的吃几口,填了七分饱的肚子,转身就跑了。

    木婆子在她身后喊了几声都没能拦住她离开的身影,现在全村的人都在抓那只偷鸡贼,她倒是不担心自己被抓到,就怕自己埋在树下的那碗鸡血被人发现了,那她可就真白忙活一场了。

    一口气跑出了村子,一路上果然见到了平时没什么人走动的小村子,今天似乎热闹了几分。

    绕了几个弯,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找到了那个树,见树下松动的土没有人动过的痕迹,黑妞松口气。

    又跑到河边捞起在河水中泡了一夜的老树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张树皮分成了几个还算的完整能用的树皮纸。

    这才挖出已经凝固的鸡血,用手指沾着已经变黑的鸡血,在树皮纸上写写画画。千万别小瞧了这简单的鬼画符的涂鸦,这却是真正的灵符。可惜,一共画了十张,一直画到日落,其中也就只有两张算是带了点灵气,勉强能用。

    黑妞叹口气,要说画符,在七重天当小药童的时候,这个绝对不是她擅长的,但却也重来都没难倒过她。可是现在既没有画符用的灵器,她又是一个半点灵力都没有的凡人,一天的时间能画成两道灵符,她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要是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了,一定会欣慰的吧!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把废掉的材料都处理干净,又去河边洗干净了家中唯一的一只碗,黑妞怀里揣着或许能改变现状的两张灵符,哼着小曲,优哉游哉的回了村子。

    明明好像只是过了很短的时间,但是村子袅袅升起的炊烟,和已经快要落山的太阳,预示着此时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

    黑妞加快了步子,三两步就进了自己那低矮破旧的小院子,堂屋里老娘的咳嗦声生生不息,这两日没有服药,虽然勉强吃饱了饭,但是老娘的身体,再不好好的养着,肯定是支撑不了多久。

    还有柴房里的那位,黑妞又叹口气,她发现自己做了凡人之后,最经常做的事就是叹气了。

    柴房里的那位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吧!不知道还挺不挺的住,这也不能怪她总是把这个人忘了,实在是她现在的事太多了,有点顾不过来了。

    不过没关系,明天她就进山。

    黑妞拍了拍怀里的灵符,脸上又挂上了笑容。

    晚饭依旧是水煮白薯,找回了家里唯一的碗,木婆子心情好了许多,晚饭后就支撑不住颓废的身体,睡了。

    黑妞拿着一个大个的白薯走进了自家的柴房。

    那个男人今天并没有用那漂亮的眼睛瞪着自己,但是黑妞的心情却不好了,因为他昏过去了,而他的伤也没有半点好转的迹象。

    趁着男子昏迷听话的时候,黑妞摸了他的脉象,内力受损严重,五脏六腑都有损伤。黑妞又摸了他的身子,首先,皮肤不错,以后要是生娃要像他这么好的皮肤就好了。其次,他左边的肋骨断了三个,一直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可能已经错位。

    黑妞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揉了揉自己的双肩,对着已经不省人事的男人嘀咕起来,好像是在说给他听,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放心好了,怎么说我也是跟着师父学了两百年的小药童,你这点小病我要是治不了,早就被踢出七重天了。”

    “哎!等我治好了你的病,你得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你们凡间不是很流行,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那么救命之恩自然要以身相许了。”

    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怠慢,只听咔咔几声,又见男子痛苦的皱起那好看的浓密的眉毛,闷哼两声。

    “好了,你的骨头算是接上了,但是还是需要补补元气啊,巧了,那只公鸡也算是死得其所。等着……”

    黑妞是说干就干的性子,抬脚走出了柴房的门,却不知躺在草堆上的男子,痛苦过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但是转眼又晕了过去。

    木婆子今夜不是被自己的咳嗦声震醒的,而是被屋内的香气熏醒的,浓浓的鸡汤味太诱人了,已经活了半辈子的她都忍不住吞了几口口水。

    借着外面淡淡的月光,木婆子坐起了身,一眼就看见大半夜的在地上灶堂旁忙活的那个瘦小的身影。

    “黑妞,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咳咳……忙活什么呢?”

    黑妞听见老娘醒了,先盛了一碗鸡汤端了过去。

    “娘,味道还不错,您趁热喝了。”

    屋里暗,木婆子只能看见黑乎乎泛着油光的一碗汤,但是闻着味,就知道了里面的东西是啥。

    当下心里大骇,一想到白天是赵家丢的那只公鸡,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死丫头,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咳咳……你让我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啊……咳咳……就是你以后也……”

    黑妞叹口气,放下了汤碗,一边给老娘拍背顺气,一边耐心的解释。

    “娘,你知道这是赵家的那只公鸡,你就应该明白我的想法啊!”

    “什么想法?咳咳……偷东西是大罪……就是以后下了地府,也要受罪的,咳咳……”

    木婆子生活一辈子生活在这个朴实的村子里,只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木讷的思想根本就不会转弯。黑妞无奈,只能继续解释。

    “娘,您想想大姑家要是没了这只公鸡,我还怎么嫁过去?咱们十里八村都穷的掉渣,她想在找一只像样的公鸡估计就难了。您也不想我去赵家守寡吧?”

    见老娘好像是听进了自己的话,黑妞再接再厉。

    “娘,您就安心的吃鸡喝汤吧!等您病好了不是更能护着我了吗?不然以后就剩我一人,还不得被人欺负的尸骨无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