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1章替罪羊

第11章替罪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听着村里人的指责声,铁婆子那里遇到过这种事?以前她打架,从来都是那个嗓门最大的,道理最硬的,腰板最挺的。

    像今天这样被村里的人指着鼻子骂还是第一次,她也有点懵。

    一直躲在人群中看热闹的赵春妞见自己的老娘没了言语,急的跺跺脚,心中暗恨黑妞嘴皮子太利索,走出了人群。

    “娘,我知道您着急,那只公鸡可是咱们家的命根子,现在正是母鸡孵蛋的时候,这鸡生蛋,蛋生鸡,以后咱们家还靠着它们过日子呢!”

    被赵春妞真真假假悲悲戚戚的一搅局,村里人又觉得铁婆子丢了鸡,确实损失不小,倒霉又可怜。谁不知道她是出了名的一毛不拔,昨天丢了鸡,今天急着乱投医,算是人之常情,这件事不过就是一个误会罢了。

    黑妞听着撇撇嘴,却也没去反驳。暗道这绝对是亲母女,说话的道理都如出一辙。鸡生蛋,蛋生鸡,种下一袋子红薯第三年就能发家,她们怎么不上天呢?

    “再说,今天你确实有只野山鸡,但是谁又能证明,昨天你吃的鸡不是我家丢的那只大公鸡,山鸡可不是好抓的,就是咱们村里最强壮的汉子都不一定能抓住,黑妞你这样瘦小,你能天天捕到山鸡?”

    铁婆子被赵春妞一提醒,立马战斗力回升,掐着腰转身对着嘴笨又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木婆子撒火。

    “就是,黑妞说昨天你家吃的鸡不是我家丢的,那你们倒是拿出证据来啊?”

    黑妞没想到自己不啃声,这对母女还没完了,心下也来了气。

    “那姑姑既然说你家丢的鸡是我偷的,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

    铁婆子被质问,看着紧闭的柴房门,她天天来黑妞家,对这个院子可是说和自家一样的熟悉,这个家里多一根毛她都能清楚,昨天她来的时候这个柴房的门就紧关着,当时她倒是没太在意,因为她知道,这个快要塌了的柴房里除了几捆稻草什么都没有。

    她就不信,要是黑妞真的偷吃了自己家的鸡,能一根鸡毛都没留下没,说不定就在这柴房里呢。

    想着,铁婆子迫不及待的想打开柴房的门,然后找到自己家丢了的那只大公鸡的鸡毛,证明就是黑妞偷了自家大公鸡。那么以后黑妞就只能任由自己捏圆搓扁都不敢像今天这样张牙舞爪了。

    发现了铁婆子的意图,黑妞直接挡在了柴房的门前,挡住了铁婆子的去路。

    “让开,死丫头,你干什么拦着我?哦!我家的大公鸡一定是你偷的。柴房里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的家凭什么随便你搜?”

    见黑妞挡在柴房的门口,铁婆子认定了自己刚刚的想法肯定是对的,得意的一笑。

    “你这是心虚,里面一定有我家的那只大公鸡的鸡毛,说不定还能个找到你们吃剩下的鸡骨头呢!”

    此时院子外面看热闹的百姓都已经挤到了院子里,黑妞家的柴房有个小窗子,不少人已经开始好奇的向里面张望去。

    黑妞这下真的急了,柴房里的男人现在绝对不能让人发现,不然她和老娘的名声就真的别想要了,以后也别想在吉桑村混了。

    “捉贼拿脏,谁看见我去赵家偷东西了?再说,我可是很少登姑姑家的大门的,倒是姑姑一天两三趟的往我们家跑,我们家要是丢了东西,是不是以后就去姑姑家搜?”

    以前黑妞与赵家有婚约,为了避嫌,虽然是住的近,又是亲姑姑家,黑妞却一年也登不上赵家的门三两回。

    “您要是想搜这柴房也可以,要是搜到了证据证明你家的大公鸡是我偷的,我不仅把手里的这是山鸡赔偿给你,再赔偿你五两银子。但是你要是搜不到证据,你就把你家的那两只母鸡赔偿给我,既然它们不能孵蛋了,可是可以下蛋啊,正好用鸡蛋给我娘补补身子。”

    听黑妞这样说,铁婆子又有点犹豫了。

    赵春妞站在自己老娘的身后,又推了老娘一下。

    “黑妞,没你说的这样严重吧,我娘就是好奇进去看看,难道你家柴房里有什么秘密不成?”

    “对,什么赔不赔的,我就进去看看。”

    黑妞冷笑一声,竟然直接给铁婆子让了路。

    然后转头对着看热闹的村民们说道“要是姑姑进去找到证据,证明是我偷了她家的大公鸡,我和我娘今天就滚出吉桑村,永远也不回来。但是要是没找到,我一个姑娘家的名声被这样的侮辱,难道不应该赔偿我两只母鸡压压惊?我都不怕,姑姑她这样笃定那大公鸡是我偷的,她怕什么?”

    周围的村民都点点头,觉得黑妞说的有理,姑娘家的名声却是很重要。

    听黑妞这样的狠话都说出来了,铁婆子那里还敢进去搜,一时间站在柴房的门口老脸憋的通红。

    黑妞见见已经震住了铁婆子,再次悠悠的开口。

    “前两天我倒是见到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总在姑姑家附近转悠,当时也没多想,或许是那个男子偷了姑姑家的鸡也说不定,姑姑为什么一直抓着我不放?”

    听了黑妞这句话,铁婆子脸色顿时变了,明显有些心虚,虽然黑妞不明白铁婆子心虚什么,但是却知道自己刚刚瞎编的一句话,很可能揭中了某件让铁婆子心虚害怕的事。

    这时村里的一个汉子站了出来,对着黑妞问道“贼眉鼠眼的男子,可是隔壁村的张老嘎达?”

    黑妞哪里知道张老嘎达是谁?不都是用贼眉鼠眼形容偷儿吗?

    但是见铁婆子更加不安难看的脸色,黑妞觉得自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张老嘎达总来咱们村吗?”

    黑妞反问了回去。

    村民们顿时满怀厌恶的吐沫星子满天飞。

    “那就是一个败类,整日的偷鸡摸狗讨人嫌,这两年战乱听说他跑了,最近太平了估计又回来了。”

    “这么说来,我好像最近也在咱们村子附近见过他两回。”

    “那就是肯定是他没跑了,咱们村子也就赵家还有几只鸡,不偷他家的偷谁家的?”这个说话的妇人满嘴冒酸水,明显就是嫉妒赵家有鸡。

    “走,赶紧告诉村长去,原来这鸡是隔壁村的败类张老嘎达偷的。”

    黑妞没想到自己随口的胡诌,竟然诌出来一个替罪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