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2章后遗症

第12章后遗症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谁让以前张老嘎达把附近的几个村子都偷了个遍,算是惯犯,没有人怀疑这件事不是他做的。

    就在所有人都在议论张老嘎达的时候,铁婆子趁着没人注意她,脚底抹油悄悄的溜了。黑妞虽然注意到了,却只是撇撇嘴,就当自己没看见。

    没一会,聚集在黑妞家小院子里的村民就走了干净,她的耳朵也终于安静了。

    扶起了坐在地上的老娘,黑妞觉得自己也给人家做了几天的女儿,却此时才算是了解这个木婆子。

    她这个老娘人虽然固执古板了一些,但是对自己女儿的好,却是深沉的,不顾一切的。

    “娘,你上炕上躺一会,等我炖好鸡,你必须吃点好好补补。”

    木婆子叹口气,轻咳了几声,任由黑妞扶着向正房走去,但是在迈进门槛之前,却转头看向那间破旧歪斜眼看着一股轻风便可吹倒的柴房。

    这个动作让黑妞的心咯噔一下,她能阻止铁婆子进去,却没有理由阻止老娘进自己家的柴房。

    好在木婆子只是看了两眼就转头进了屋子。

    “你把这只山鸡给你姑姑家送去。”

    木婆子虽然在众人面前一直向着自己的闺女说话,但是她依旧有自己的原则。那只大公鸡既然已经偷了还被杀了,就已经无法弥补了,但是以后就绝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

    “娘,咱们今天先给姑姑端一碗鸡肉成不?”

    见老娘的脸色还是不好,黑妞叹口气,解释道。

    “娘,现在我要是把鸡给姑姑送去,她还不得说是我心虚?等我以后再抓了山鸡,慢慢换她就是了,也不急于一时。”

    木婆子最后没说什么,躺在土炕上也不吭声了,显然算是默认了黑妞的做法。

    黑妞手脚利索,没一会就收拾好了山鸡,准备下锅。但是在下过之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留半只给赵家送去。因为剩下的半只她炖的时候,决定和百年的人参一起炖。

    黑妞切了几片人参,又仔细的掰了一块墨灵芝,和山鸡一起下了锅。虽然这样药效并不能最佳的发挥出来,但对于现在她照顾的两个病人来说已经足够用了,只要这样的养上几天,估计便能见效。

    没一会,黑妞家的小院子就飘满了香气,今天的香气格外的浓厚。尤其是墨灵芝的香气,都能飘出十里地。

    幸好现在天已经完全的黑透了,不然不知道又该惹什么样的麻烦,黑妞决定以后都在深夜的时候再用这墨灵芝。

    强压着老娘喝了一大碗的鸡汤,见老娘又躺会了土炕上,黑妞自己还顾不上吃,就端着一大碗的鸡汤,去了柴房。

    听着黑妞走出门略带焦急的脚步声,躺在土炕上原本安睡的木婆子睁开了眼睛。

    但是已经走出去,满心都是柴房里的男人的吴珠儿并不知道,她的老娘其实还没睡。

    而此时柴房里的男人是清醒的,黑妞又对上了那双让日月失色的眼睛,其中没了前两日的凛冽,却依旧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黑妞吹了吹还冒着热气的鸡汤,小心的送到他的嘴边。

    “趁热喝了,你的病很快就能好了。”

    见男子平静的移开了目光,竟然闭上了眼睛,明显拒绝的意思,黑妞一撇嘴。

    “你现在拒绝已经来不及了,这两天你也吃了我的东西,还在我的地盘养着病,救命之恩已经欠下了,还不如赶紧治好自己的病,还了我的恩情。”

    男子听了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黑妞发现,它们在黑暗中竟然是琥珀色的,十分的漂亮。但是眼睛中冰寒却更加刺骨,就像万年不化的玄冰,直击人的心脏。

    “你有什么目的?”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他的声音同他的眼睛一样,明明很好听,可是其中透着的冰寒却能冻死人。

    “你猜?”

    黑妞咧嘴一笑,对于男子冰冷的态度浑然不在意。而是附身靠近了对方的俊脸,眼看着一黑一白两张迥然不同的脸要靠在一起时,才停了下来。

    “我就是看你长的好看才救你的,你真应该好好的感谢你这张俊脸。”

    黑妞话落,在男子的俊脸扭曲之前,直起身子,一把捏住了对方的下巴,把碗里的鸡汤灌了进去。

    看着男子咽了下去,啧啧两声。

    “还以为你真的不想喝呢,费了我这么大的力气,以后还是乖乖的自己喝,免得我麻烦。”

    这时黑妞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唤了起来,黑妞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站了起来。

    “你问我救你是什么目的,现在我就告诉你。我们村的男子都不愿意娶我,所以我只能找村子外面的饿男人了,我既然救了你,你便以身相许吧!”

    黑妞才不管身后那两道能把她烧出窟窿的目光,满意的哼着小曲走出了柴房。

    一晃又是半夜,黑妞打了一个哈气,吃饱喝足上了土炕之后,才想起来自己腿上还贴着两张灵符,于是揭下了两张已经失去了原来样貌的灵符,一翻身就睡着了。

    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她早就累的不行了。

    第二天,本还在睡梦中的黑妞,是被院子里的吵闹声闹的不得不醒。

    昨天晚上黑妞炖鸡的香味即便是今天早上也没散去,全村子都能闻到,在黑妞娘俩不知道的时候,村里人闲来无事的几乎都来她们家的门口转悠了一圈,全是被这香味勾引过来的。

    而此时站在院子外面骂的贴婆子也是被这香味勾过来的。

    “你这个死丫头,昨天说着好听,炖鸡肉送我这个亲姑姑一碗,却昨个晚上偷偷的自己炖了,我那碗鸡肉呢?我到现在鸡毛都没看见一根。”

    “嘴上说的好听,就没见过你们这么黑心肠的人家,有好东西就自己顿吞,怎么就不想想,要是没有我,你们母女两现在早就饿死了。”

    听着院子外面越说越离谱的叫门声,黑妞也躺不下去了,决定起来赶紧把昨天留下来的那半只鸡丢出去,堵上那只嘴。

    可等她想要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如磐石一般,千金之重,根本就动不了。手刚一碰上去,就让黑妞倒吸一口冷气,额头冒汗,痛的她哇哇直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