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4章蛇毒

第14章蛇毒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次木婆子绝对是下了狠手了,黑妞被草鞋底子拍的,痛吸了好几口凉气。

    但是她知道自己没理,老娘又是真的关心自己,也不敢出声,忍着又让老娘拍了几下,觉得老娘解了气,才诺诺的开口。

    “娘,当时情况紧急,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见老娘依旧没好脸色,黑妞拉起老娘的手臂,可怜巴巴的摇晃着。

    “娘,您刚刚打的我好痛啊!你就消消气吧!我知道自己错了,下次绝对不敢了。”

    木婆子这次真是气大了,先是偷鸡,现在连男人都敢随便往家藏了,以后还有她什么不敢做的?

    但是到底是心痛自己闺女,重新穿上了草鞋,语气软了不少。

    “你还敢有下次?”

    黑妞嘻嘻一笑,往土炕上一趟,见老娘已经开始心痛自己了,一边哎呦一边解释。

    “娘,当时我不救他肯定就得死了,伤的可重了,不信您去柴房看看,就知道了。救人一命积多大的功德啊!以后老天一定会保佑咱们母女的。”

    木婆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坐在土炕的边上,暗自抹了两把没滚下来的眼泪,冷哼一声。

    “我去看看,要是那个男人能走,今晚上趁着天黑,赶紧撵走。”

    说着起身向门外走去,一副撵人的架势。

    黑妞看在眼睛里却满是笑意,赶紧喊了一句。

    “娘,那个人一天没吃东西了,你就算是撵走,也得让人家吃点东西有力气走,别忘了再送一碗药。”

    木婆子顿了一下,回头别有深意的看着黑妞,见黑妞目光清澈,咧嘴傻笑的模样,心中又是一阵的心痛。

    黑妞那一张黑漆漆的连五官都看不清的脸,唯有那对亮晶晶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煞是好看。

    木婆子没在黑妞的眼中看出什么,叹口气,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她家的黑妞还是以前的那个单纯的黑妞,心地善良的黑妞,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呢!

    …………

    柴房中的男子想动动自己的身子,奈何四肢无力,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好多了,只要在修养两天,他就能离开这里。

    透过屋顶的漏洞,男人看着天上的星星,肚子咕咕叫出了声,这让他不自觉得想起了那个奇怪的黑女人。

    柴房得门被嘎吱得推开,男子原本想瞪过去的眼睛,突然闭上。因为他听出来,这次走进来的脚步声并不是那个黑女人的。

    那个女人的脚步声充满了活力,即便是她在劳累的时候,她的脚步声永远都是利索的,可是此时的脚步声却蹒跚无路,带着探究。

    木婆子走进了自家的柴房,适应了黑暗之后,在草堆上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高大身影,踌躇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木婆子看了男子脸一眼,心中一惊。

    要不是知道他是一个男子,他真的是木婆子半辈子见过最漂亮的人,可是,这样反而更加的让她感到不安。

    木婆子放下了两个白薯,还有黑妞强调要端过来的药。

    “你要是能走了,就赶紧走吧!”

    木婆子见男子闭着眼睛,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但是看着男子紧皱的眉头,觉得这个男子一定是醒着的,又道“我们家虽穷,却不图你的回报,我只希望你能走了,就赶紧走。我家的黑妞单纯心善,就是遇到阿猫阿狗受伤了也会救的。”

    木婆子念叨了两句,见男子依旧没睁开眼睛,叹口气之后,便走了。

    等柴房的门再次关上时,男子才睁开眼睛,转头看了一眼搁在自己头边的两个白薯,还有那一碗冒着浓浓香气的汤水,又皱起了他浓浓的眉毛。

    男子费力的侧身,干裂的嘴唇让他迫不及待的想尝尝那泛着香气的汤水,当他喝了一口之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汤水中浓浓的人参味,他一口就尝了出来,还有一种香气,他以前虽然没有尝过,却肯定绝对是好东西。昨日的鸡汤中就有这种味道,他还以为是自己错觉,看来真的不是。

    不过就是一个穷山村里的村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东西?还是这两人故意接近自己?她们又有什么目的?

    男子思考的时间,已经解决了一碗汤,两个白薯,不管那母女二人是什么目的,他现在养好伤才是最重要的,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在这里当误太长的时间。

    当木婆子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土炕上的黑妞已经睡熟了。木婆子看着自己闺女熟睡的黑脸,有想到刚刚柴房中看到的那张俊脸,无力的叹口气。

    她的女儿怎么就这么命苦?当年怀孕的时候正赶上连年的饥荒,没什么吃的,一天家里爬进来一条小花蛇,刚好被回来的黑妞爹撞上,一刀就给剁了脑袋。

    想着好赖是口肉,蛇皮一拔,就给炖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看着锅里面的肉,黑妞爹没舍得吃一口,全都给了怀着黑妞的她吃了。

    谁想到竟然中了蛇毒,虽然吃了村里土大夫给的药,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住了性命。可是等黑妞生出来的时候,差点没吓死她和黑妞他爹,干巴巴的小娃娃黑的就跟全身都涂了墨一样,简直没法看。

    都怪她当年嘴馋啊!是她对不起自己的闺女,就这样一张脸,那个好男人能看的上?黑妞以后可怎么办?

    木婆子又哭了半宿,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黑妞这一躺就在坑坑洼洼的土炕上,强忍着躺了三天,才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了知觉,勉强可以下地了。

    而木婆子三天的时间,气色明显见好,其实她原本就不是什么大病,不过是伤心过度,身体太脆,又心病难医,便一病不起了。

    家里之前黑妞从山上找到的白薯葛根山药也都吃完了,木婆子不让黑妞出门,自己出去找吃的了,现在这个季节找点吃的并不难。

    趁着老娘出去找吃的时候,黑妞拖着自己沉重的双腿,勉强下了地,第一件事就是去柴房看看。

    这两天见老娘的脸色不好,又介于她坦白时老娘的态度,她一直没敢问柴房里的男人如何了。她可是很担心的,那可是她看上的男人,可不能让他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