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6章林铺头

第16章林铺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妞拄着棍子向前走了两步。

    “铁常贵。”

    坐在案几后面的衙役翻了两下册子,果然找到了铁常贵的名字,但是后面已经标注着抚血银已经被领走了,当下冷下了脸,严肃的一拍桌子,怒斥。

    “大胆,抚血银只能领一次,赶紧滚!不然治你一个诈骗之罪,关进牢里。”

    “领了?谁领了?铁常贵的就我一个亲闺女,我怎么不知道?不会是被你们贪了吧?”

    衙役怎么也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黑姑娘,竟然没有被他的怒吼声吓到,反而用比他还大的声音忿了回来,而且还敢诬陷他?俗话说官字两个口,平民小百姓不都是怕他们吗?她哪儿来的胆子?一时间竟然被惊呆了。

    “怎么不说话?难道被我说中了?”黑妞把手里的棍子一丢,往地上一坐,想着铁婆子耍赖的模样,拍着大腿哭嚎起来。

    “还有没有天理啊?我爹战死沙场,结果连抚血银都被人贪污了……还让不让我们活了……呜呜……”

    这时木婆子也终于追了上来,见到坐在地上泼皮耍赖的黑妞吓得险些魂不附体,看着不远处几个配着大刀的官爷,双腿当下就软了,根本就挪不动。

    “怎么回事?”突然一个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出现在黑妞的头顶,然后黑妞就感觉到自己头上的阳光全都被遮挡住了。

    黑妞扬起黑漆漆的小脸,看见了一个异常高大的男人,他背对的阳光,看不清他的相貌,黑妞却还是看这个高大的男人看的直了眼

    男子虽然也穿着衙役的服饰,却和其他人不同,满身强健的肌肉把原本宽松的褂子撑的满满的,袖筒高高的挽起,露出强壮的手臂,手臂上一块块肌肉上暴起的一条条青筋看着异常的有力。

    黑妞吞了吞口水,心中暗道,这棕色翻着油光的皮肤真漂亮啊!

    “林铺头,是这个村姑捣乱,明明已经领了抚恤银,还想来讹诈。”刚刚坐在账桌子后面的那个衙役赶紧站了起来,额头上急的直冒汗。

    黑妞这才转移了目光,看着告状的这个年轻的衙役,青涩的面孔底气不足,一看就是一个菜鸟,胆子又大了几分。

    “你胡说,明明就是有人贪了我爹的抚血银,你竟然说已经被领走了,谁领的,我怎么不知道?”

    年轻的衙役被人口口声声的质问,也了来脾气,把手中账册一甩。

    “百字黑子写着呢,铁桂香领走的。”

    黑妞要的就是这句话,故作疑惑的问道“铁桂香是谁?”

    被黑妞这样问,年轻的衙役也有点蒙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发错了银子?看着林铺头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他一个没上任几天的菜鸟当下就慌了神。

    “老大,刚刚有一个叫铁桂香的婆子,她说自己是铁常贵的亲妹妹,我问过村长了,确实没错,我才把银子交出去的。”

    “妹妹?我爹有媳妇,还有女儿,你却把银子交给了一个嫁出去的妹妹,你以为我会信?”

    “这……”年轻的衙役一惊,知道自己可能办差了事,有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己老大一眼,底下了头。

    “姑娘,你是故意来捣乱的吧?”林铺头自认十五岁进了衙门,一混就是十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此时坐在地上的黑姑娘是什么样的心里他是一清二楚,这点家长里短的小事他更是见多了,就是没见过一个人敢拿他们衙门的人说事了,今天也算是第一次开眼了,不由得又多看了黑妞两眼。

    “我只是来要的抚血银,给了我自然就走了。”

    黑妞扑了扑身上的灰,捡起了刚刚丢掉的棍子,又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一点也没觉得自刚刚做的有什么丢脸的,反而觉得铁婆子这招确实挺管用的。

    林铺头上下打量了一边黑妞,而黑妞也上下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大块头,自己和这个人站在一起,连他的胸口都没到,小胳膊小腿的小小一只,看上去好不可怜。

    黑妞只有仰起头才能看清对方的脸,方方正正,棱角分明,浓眉微挑,一双虎目不怒自威,满脸的浩然正气。

    二人就这样对视了半晌,林铺头大概也没有见过这样大胆的姑娘,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的打量一个男人,目光火热,犹如此时的艳阳,简直不知廉耻。

    林铺头不得不移开了目光。瞪了一眼身旁办事不利的衙役,冷声道“去把村长和那个叫铁桂香的都叫来。”

    此时坐在家里数银子的铁婆子心里不停的突突直跳,没一会,右眼皮也跟着跳,捧着手中的十两银子,铁婆子一口大黄牙兴奋的笑了笑,想着赶紧找一个地方好好的藏起来。

    可是还没等她找到地方,自家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见走进来两个穿着衙役服饰的人,心头又是一跳,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铁婆子不得不迎了出去,听说让自己去村长家走一趟,她本是不愿意的,但是最后看着马上就要架到自己脖子上明晃晃的大刀,平时泼皮的劲也不敢耍了,乖乖的跟着走了。

    铁婆子挤过人群一进院子,就看到站在院子中间的黑妞,当下明白怎么回事了,顿时火气就上了。她想过了这个死丫头会找自己要银子,她有一千种理由扣下那五两的银子。

    但她没想到的是,黑妞竟然敢惊到官人,当下急了。

    “死丫头,你学什么不好,竟然学泼皮瞎告状,你不得好死!”

    黑妞懒得和铁婆子叫骂,转而看向高大的林铺头,反正今天这抚血银她只管官府的人要,他们既然发错了人,就自己要回来。

    林铺头见这个村妇一进院子就叫骂上了,顿时皱起了眉毛。山村野妇最让人糟心的地方就是这横竖都不经道理的劲。

    “你就是铁桂香?”

    铁婆子眼珠子一转,继续对着黑妞骂,要不是四周有不少配着大刀的衙役,她早就扑上去了。

    而黑妞就当没听见,悠闲的站在一脸黑臭的林铺头身边决定看热闹。

    见铁婆子像是没听见一般,继续指着黑妞叫骂,而且越骂越难听,一旁的衙役终于受不了了,直接拔出了大刀。

    “大人问你话了,能不能好好说,不能就叫你永远也张不开嘴!”

    看着横在自己面前的大刀,铁婆子终于怂了,闭上了嘴,退后两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