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7章银子到手

第17章银子到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铁婆子恶狠狠的瞪了黑妞好几眼,要不是横在她面前的大刀,她绝对扑上去狠狠的咬下那个死丫头身上的肉,都不会觉得解气。

    “说话。”

    眼见着大刀向着自己的脖子橫过来了,铁婆子吓得双腿一软,直接摊在地上。

    “是……”

    今天吉桑村发抚血银,本就是大事,所有的村民都眼瞄着呢。此时又闹了这么一出,不少人都跑过来看热闹。但是都站的远远的,尤其是看到架在铁婆子脖子上的大刀,更是连一点的声都不敢出,不过眼睛一个瞪的比一个大。

    林铺头拽过一把凳子,随意的往那里一坐,由于他原本就身材体阔异常高大,即便是坐在那里也不会感觉比别人矮半截,反而更显出了几分官威。

    “你是铁常贵的亲妹妹?”

    铁婆子此时早就吓得老实了,问什么答什么。

    “是。”

    “铁常贵可有妻子儿子?”

    铁婆子诺诺了半天,愣是没答上来,看着她额头淌汗的样子,显然是被吓着了。

    早就站在一旁的村长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心里把贪财的铁婆子骂了无数遍,可是毕竟是他村里的人,他也不能不管。

    “大人,铁常贵的妻子尚在。”说着指了指缩在自己院子门口的木婆子,又道“但是他没儿子,倒是有个女儿。”

    眼神隐晦的看了一眼黑妞,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本来这件事黑妞算是苦主,但是她竟然把这件事闹到大人这里就是她的不对了,再说这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家的破事,自己关起门来解决不行吗?非得连累他们整个村子,真是不懂事。

    此时村长在心里对黑妞十分的不满,觉得铁婆子说的对,她就是一个惹祸精。

    林铺头点点头,吉桑村的抚血发完还有好几个村子需要走一趟,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抚血银的第一认领人是亡者的妻子,然后是父母儿女,既然铁常贵的妻子尚在,就不能把他的抚血银交给妹妹,大方,你带着她走一趟,把刚刚多认领的五两银子取回来。”

    大方便是负责发银子的那个衙役,知道自己办差了事,自然想好好的挽救一下,一把拽起了罪魁祸首铁婆子。

    “敢冒领朝廷的抚血银,你这个妇人到底张了几个胆子,痛快的把那五两银子交出来,不然就跟我去衙门的大牢里走一圈。”

    摊在地上的铁婆子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半天没有动静。已经闻讯赶来的赵春妞和赵春娘两姐妹,顿时也被吓得六神无主。

    赵春妞到底是大上两岁,多了几分心眼。

    见来娘此时没了反应,也顾不上怕了。她们已经没了爹,没了哥哥,要是娘在进了大牢,她们姐妹就算是毁了。

    “娘,娘……”

    赵春妞唤了两声,见老娘依旧没反应,心里是恨透了多事的黑妞。一个嫁不出去的丑丫头,凭什么这么欺负她们?

    “黑妞,我娘也是好心,看你们娘俩孤苦,才帮你领了银子,刚刚正想给你家送去呢。你到好,竟然跑到大人这里来污蔑我老娘,我老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罪人,你的心怎么就这么恶毒?”

    此时赵春妞搂着有些呆傻的铁婆子,声泪俱下的一顿表演,果然打动了不少的村民,就连几个衙役看黑妞的眼神都有点不对了,要不是黑妞知道这母女的秉性,估计也信了。

    黑妞在心里啧啧两声,一撇嘴,把目光转向一直沉着方脸的林铺头。

    此时她要是出声了,岂不是前功尽弃,以为她还是以前的黑妞呢?随便两句话就能骗人,怎说她也是在七重天上修炼了两百年的小药童,就凡人的这点小毛病,她自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别看铁婆子现在呆呆傻傻的模样,看着挺吓人的,其实不过就是装的。

    她要是这个时候松了口,这几个衙役自然不想自找麻烦,只要银子还在铁婆子手里,她就别想要回来。

    见黑妞转过头,根本就不搭理自己,赵春妞皱了皱眉,一错眼睛刚好对上了林铺头摄人得目光,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小脸却是一红,赶紧底下了头。

    赵春妞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了的厉害,尤其是想到刚刚对上的眼睛,还有那高大的身影。要是她能嫁给这样的官人,她以后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大方,你还在等什么?”

    大方一愣,赶紧又开始拽铁婆子,毕竟是习武之人,铁婆子就算是耍赖,对方也能一只手把人拉起来。

    赵春妞知道不能在闹下去了,黑妞那个臭丫头是死了心要坑她们家,狠狠的攥了一下老娘的手,感觉到老年颤抖了一下,心下松了口气。

    现在有官府的大人在,可不是老娘撒泼打滚就能混过去。这次她们只能认栽,但是那五两银子早晚也会是她们家的,别忘了,黑妞和她战死的哥哥可是有婚约在身的。

    叫大方的衙役还带了一个人,很快就揣着那五两银子回来了。

    五两银子真的不多,摔在桌子上都不出响。

    “你来安上手印。”

    黑妞才不会在乎这些衙役是什么态度,反正她的目的已经到达了。利索了安了手印,揣起了那五两银子,转身就走了。

    走的时候还没忘了带上,到现在还吓得腿软的老娘。

    经过刚刚这样一闹,接下来的抚血银的速度不得不加快了,却也没有人再跟闹事的。

    出了村长家的院子,木婆子终于反应过来,也勿怪她胆小,实在是她活了几十年都没出过远门,最远的地方就是隔壁村的娘家。眼界太小,更别说和官爷说过话了。

    看着黑妞一瘸一拐的别扭劲,木婆子既心疼又内疚,都是她没用。

    “娘扶着你,你的腿还没好,这几天就别出门了。”

    黑妞点点头,被老娘扶着,刚走到铁婆子家的附近,就被迎面砸过来的拳头大小石头砸了个正着,左肩膀一痛,让本来就站不稳的她踉跄的退后了两步,才站稳的脚步。

    刚刚的那块石头,要不是她躲得快,可好悬没砸中头。

    黑妞顺着抛石头的方向望去,刚好看见赵春娘幸灾乐祸之后满脸忿恨的小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