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25章送礼

第25章送礼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幸得刚刚一篮子的小鸡和那块二斤多沉的猪肉和大骨头还没来得及卸下马车,铁婆子就已经闹开了。不然要是被她瞧见还有这得好东西,说不听还得闹成什么样呢!

    娘俩这次一口气都所有的东西都搬进来屋子里,关上了大门,又关上了房门才勉强的松口气。

    看着满屋地的东西,黑妞刚刚的不痛快减少了大半。

    “娘,小鸡还小,就先放柴房里养着吧!”

    木婆子点点头,看着十二只小鸡,顿时精神百倍,想到鸡生蛋,蛋生鸡,好像对未来又充满了希望。

    娘俩歇息了一小会,就开始整理了买回来的东西。

    虽然房子是新修缮的,但是屋子里柜子之类的一件也没有,就连一个吃饭的桌子和凳子都没有,这些日子两娘都是摆在土炕上吃的。

    黑妞皱了皱眉,总觉得兜里的银子还是不够花啊。

    “娘,您知道村里谁会木匠活?咱们家需要的东西可不少。”

    木婆子不知道是不是被黑妞带的,竟然不那么心疼银子了。

    “娘知道,一会我就去问问。”

    黑妞点点头,把所有的东西都锁在了里屋,拉着老娘出门。

    她要去挖一些野菜,晚上吵着吃,然后催着老娘去找村里的木匠了。

    黑妞不放心家里没人,虽然上了锁,谁知道铁婆子会不会丧心病狂的不管不顾。撬锁的事情,铁婆子要是能干出来,黑妞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所以她只挖了一小把,就赶紧家去了。

    当她回来的时候,老娘还没有回来。

    于是她洗了白米,切了肉,把骨头早早就洗好放进大铁锅里熬汤,又放了人参片,绝对是大补之物。

    然后又炒了一个野菜炒肉,蒸熟了白米饭,木婆子才回来。

    “大老远的就闻到香味了。”

    木婆子嗅了嗅鼻子,口水有点泛滥,脸上有点惊慌。

    “黑妞,咱们这样吃,不会出事吧!”

    黑妞明白老娘的意思,她是怕被村里人知道自家有肉吃被说闲话,黑妞可不怕。

    “娘,这是我留出来的一斤猪肉,还有包好的一斤红糖,一会天再黑一黑,你就给村长家送去。”

    “为啥?”

    倒不是木婆子扣才这样说的,只是不年不节的突然让她送礼,她有点理解不了。

    村里朴实的妇人啊!

    黑妞叹了一口气,她可是在七重天活了两百多年,可不是不音世事的小药童,俗话说,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江湖。

    “村长今天帮了咱们,咱们自然要感谢一下。”

    虽然黑妞早就看出这个村长并不是什么公正无私之人,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以后还得借着村长的手腕来收拾铁婆子呢!

    木婆子一想,确实如此,虽然这种事她还真没做过,但是……

    “算了,还是吃完饭我去送吧!”

    一看老娘的样子,黑妞就知道老娘这是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她送东西给村长家可不就是为了道谢的。

    木婆子一听,松了口气。

    她现在是越来越依靠黑妞了,看着黑妞如今长大了,能顶事了,木婆子心中一片欣慰。

    娘俩的这顿晚饭吃的是异常的开怀,主要是有肉还有骨头汤的原因。

    晚饭之后,等天已经半黑了,黑妞拎着东西出了门。

    到了村长家的院子外面,看着村长家土房子正脸的一片大青砖,黑妞有一点羡慕,什么时候她也能住上青砖红瓦的房子啊?

    “赵家奶奶,我是黑妞,我有事。”

    村长姓赵,其实和她姑姑的赵还算是同宗,不过就是出了五服,早就没什么血缘关系了。

    赵家奶奶走出来的时候,看见站在自家院子外面的黑妞,脸色不算太好,她开始的时候还是挺可怜那对母女的,但是最近老头子总在她面前唠叨黑妞的不省心,所以她现在对黑妞也有了偏见。

    “天都黑了,你来干什么?赶紧回去睡吧!”

    见赵家奶奶没有开门的意思,黑妞也不恼,依旧笑嘻嘻的说道。“今天多亏了村长大人给我们娘俩主持了公道,我就是来道谢的。”

    黑妞说着装作无意的晃了晃手中的猪肉,顿时让村长家老婆子变了态度。

    这年头,谁跟猪肉过不去?

    “这都是你赵爷爷应该做的,本来就是你们占理,铁婆子胡搅蛮缠,还谢什么谢。”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已经挂上了的大门,却痛快的开了。

    黑妞一进院子就上了重礼。

    “赵家奶奶,这是我和我娘的一点心意,希望您不要嫌弃。”

    村长家的老婆子哪里会嫌弃,但还是推脱了一下才收下。

    “你这个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啊,从小就懂事。走,咱们进屋聊。”

    黑妞赶紧摇了摇头。

    “赵家奶奶,天都黑了,我就不进去了,村长这次为了可怜我们娘俩,估计是得罪了我那姑姑,肯定给您填了不少的麻烦。”

    村长媳妇一听,顿时立起眉毛。

    “铁婆子还敢干我们闹?还真把自己当村里的一霸了,她要是敢再闹事,看我怎么收拾她。”

    黑妞满意的给铁婆子上了眼药,转身利索的走了,也不再多话,免得适得其反。

    村长媳妇把黑妞送出了大门,才拎着东西回了屋子。

    刚刚院子里的对话,就坐在屋子门口吸旱烟的村长怎么可能没听见?

    见自家的老婆子拎着东西美滋滋的走进了屋,骂了一句。

    “眼皮子浅的东西。”

    这一句话顿时惹怒了赵老婆子。

    “我眼皮子浅?我就是可怜那对母女怎么了?我早就说了铁婆子不是个东西,当初骗婚自己亲哥哥家的姑娘,现在连亲哥哥家的孤儿寡母都不放过,简直就是黑透了心,你身为村长当然要主持公道。”

    说着提拉这手里的肉和糖,直接锁进了柜子里。

    “如今在看看,人家黑妞就是一个知道感恩的好姑娘,我的眼光一点都没错,哪里眼皮子浅了?”

    村长辈自家的老婆子忿的没话,叹口气,又狠狠的鼓了两口旱烟。

    俗话说那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最短,如今两样都沾上了,村长觉得,以后那个黑丫头绝对不会让他消停的。

    别人看不出来,他自从上次官府来发抚血银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黑妞绝对不是省油的的灯,连官府的人都敢算计,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