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27章鬼鬼祟祟

第27章鬼鬼祟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两只猞猁对着黑妞所在的大树不停的绕着圈,似乎在估计敌人的强弱。

    最后大概是觉得敌人也可能成为它们的腹中之食,终于动了。而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有些僵硬的黑妞也动了,随手甩出两张傀儡符,口中念着复杂的咒术。

    那两张傀儡符就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追着两只猞猁的身影贴了上去。

    而就在两只猞猁被贴上傀儡符的瞬间,睁大的瞳孔立刻竖了起来,变得如家猫一般温顺。

    黑妞看来一眼天色,东边微亮,刚刚还冻成了狗,现在却满身的细汗,微风一过,不由得让她又打了一个哆嗦。

    跳下了树,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只死狐狸,黑妞觉得说不定还能换些银子,反正多少她也不会嫌弃。

    黑妞再次轻轻嘀咕了两声,身后的两只乖猞猁,听话的跳上了之前黑妞蹲过半宿的大树,闭上了眼睛。

    而黑妞在树下直接给这只红狐狸剥了皮,对于医科圣手来说,剥皮拆骨对她来说不要太容易,狐狸肉直接留给了树上两只慵懒的猞猁,而狐狸皮她当然要带走。

    回家的路容易了很多,一路上又采了不少的野果,又捕了一只肥兔子,还是一只怀了仔仔的母兔子,是个意外的惊喜。

    收获颇丰的回到吉桑村的时候,天也黑透了。

    而黑妞正好趁着夜色摸进了村子,就在她快要进家门的时候,在自己院子大门口的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看着身形,应该是一个男子,自己的院子里还点着油灯,男子不时的向院子里张望两眼,然后又缩回黑暗的墙角。

    黑妞躲在黑暗中,观察了半天,可以肯定这个男子一定是盯上了自己家,而且起了不好的心思。

    难道是想偷东西?

    黑妞尽量压低了声带,躲在黑暗中突然冷声呵斥。

    “谁在那里?”

    安静的黑夜中,突然有人出声,果然吓了那个贼人一跳,当贼人下意识的顺着声音回头望去,更是吓得他三魂丢了七魄。

    只见黑暗中一对蓝幽幽的大眼睛正看着他,和一口尖锐的阴森森的白牙似乎正对着他流口水。

    男子哇的一声大叫,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吉桑村。

    黑妞依旧站在黑暗中,看着男子逃离时的身形,可以肯定,此人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也就是说,这个人并不是吉桑村中的人,但是,这个人为什么突然盯上了自家家了?

    突然,她倒是联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曾经赵家丢鸡时,村里人提到的那个隔壁村的张老嘎达,听说专门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

    前两天从襄城雇马车回来的事,确实挺高调的,难道自己家这是被人惦记上了?

    不过刚刚那个人这两天应该是不会来了,刚刚的样子似乎被吓的不轻。

    黑妞暗骂一声活该,才悄悄的爬进自家的院子,看着老娘为自己的点的油灯,心里满满的幸福感!

    “娘,是我。”

    昨天晚上木婆子就没睡好,一直等着黑妞回来,但是等了一夜也没等到人。今天更是魂不守舍的等了一天,眼看着天黑了,她站在自家门口张望了无数遍,也没看见黑妞的身影。

    要不是担心家里的东西正被人惦记着呢!她早就进山找人去了。

    这时听到黑妞的声音,立马开了门,对着站在门口的黑妞上下的打量了一遍,见没缺胳膊少腿的,这才松口气。

    不过语气却不太好。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以后娘绝对不同意你再上山。”

    看着老娘担心的样子,黑妞心里有点愧疚。

    “娘,您还是先让我进屋吧!”

    娘俩进了屋,木婆子才看见黑妞的背上还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仔细一看,要不少黑妞及时嘘了一声,她绝对吓得忍不住尖叫。

    “这是死的。”

    木婆子捂着嘴,再一细看,确定只是一张狐狸皮而已。但是狐狸的头却完好的保存了下来,要是不仔细看,第一眼看着还以为是一只瞪着眼睛的活狐狸。

    而刚刚外面的那个贼人,也是被第一眼的错觉吓到了,黑暗中一对瞪着眼睛的死狐狸头,也确实挺吓人的。

    “黑妞,你这是……”

    “娘,你可别多想,这是我捡的,在山上的时候遇到了这只狐狸在和一只猞猁打架,两败俱伤,我就捡了一个便宜。”

    木婆子显然是信了,对着狐狸皮观摩了半晌,又壮着胆子伸手摸了摸。

    狐狸皮的手感当然好。

    “黑妞以后你绝对不能再上山了,这次是你幸运,下次可就不一定这样幸运了。知道吗?”

    看着老娘严肃的样子,黑妞被迫的点点头。

    “娘,您放心吧!以后不到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再上山的。”

    得了黑妞的承诺,木婆子才满意的点点头。端上了给黑妞留的饭菜,娘俩对着火红的狐狸皮夜聊了许久。

    次日,黑妞再次背起了竹筐,里面装着那张狐狸皮,上面盖的严严实实,再次出发了,今天的目标是襄城。

    这是第二次进襄城,黑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没等日落就进了襄城的城门。

    进了成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城里的衙门怎么走,襄城的人还是挺热情的,很快黑妞就站在衙门口,不过这个时辰,就是衙门也已经关了大门。

    黑妞倒是不气馁,她今天来不过就是顺便摸摸路,明天再来也不迟。

    熟门熟路的去了上次住的那家脚店,想着自己竹筐里的东西,黑妞狠心花了五个大钱住了单间。第二天天一亮,黑妞背着竹筐直接去了李大夫家的药铺。

    一进药铺,还是那个她见过的小伙计,正在柜台前仔细的称着草药,再一点点的磨碎。

    “你好,请问李大夫在吗?”

    小伙计抬起头,对黑妞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因为有了黑妞的草药,林铺头的朋友终于治好病,他师父还不得已收了不少很少用的上的草药。

    “你怎么又来了?”

    尤其是看见黑妞还背着一个大竹筐,上面盖的严严实实,他以为黑妞又是来卖草药的,皱起了眉头。

    “你走吧!我们药铺真的不收草药。”

    还没开口就被直接拒绝,黑妞也没气馁,再次以商量的口吻问道“李大夫在吗?我这里真的有好东西,我也不强迫你们要。万一李大夫真的需要我的东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