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35章修仙要趁早

第35章修仙要趁早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黑妞听着身旁老娘不停翻身的声音,也有点睡不着。

    木婆子忍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她觉得自己还是问明白了好,她就怕黑妞人傻,最后被骗了,可咋整啊!

    “黑妞,那个男人你打算留下来?”

    “娘,不是我想留,等他醒了之后,还了我两次的救命之恩,他想走就走。”

    黑妞心里美美的想着,两次救命之恩,可不好还,他必须以身相许,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

    “那你想让人家咋还?”

    黑妞翻了一个身,把被子往上拽了拽,打了一个哈气,轻声说“到时候再说吧!我也没想好。”

    听老娘不在出声了,黑妞松了一口气。

    又等了好久,终于等到老娘呼吸平稳睡熟了,黑妞才坐了起来。

    八分满的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夜空中繁星点点,黑妞找了院子里月光照着最好的地方,盘腿坐了下来,感受着身体内静脉。

    不知不觉,黑夜中的虫鸣鸟叫都在她的耳边消失了。月光之下,盘腿坐在地上的黑妞周身像是一个大磁盘吸引了月华一般,慢慢开始发亮。一层光晕把人紧紧的包裹在中间,吸收着田地间慢慢集聚过来的灵气。

    直到月光渐渐变暗,天快亮了。

    黑妞才睁开眼睛,她没想到自己一坐就是一晚上,本应该很累,可她反而觉得神清气爽。

    “没想到,这具身体竟然也是十分难得的木灵根,难道这就是缘份?”

    黑妞没想明白,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她前世就是木灵根,这样修炼起来容易多了,而且她竟然在一夜之间就已经摸索到了引气入体的门道,估计这辈子引气入体不算难事。

    当木婆子醒来时,黑妞已经神清气爽挖了一篮子的野菜,还撸了不少的草籽回来喂鸡。

    木婆子看着站在院子里洗脸的黑妞,眼神闪烁了几下。

    “你怎么起这么早?”

    “趁着这几天天气好,我要多挖一些野菜,兔子以后也要吃的。说不定过两天又要下雨了。”

    一听下雨,木婆子抬头望望天,见晴空万里,松了一口气。赶紧转身回去烧火做饭。

    “你说的对,这几天多挖点野菜。”

    黑妞可不是吓唬老娘,看云知雨,这点本事还是准的。这三天的时间,黑妞白天带着老娘在牙子山的附近转悠,挖野菜,采蘑菇,摘野果,顺便还挖了不少的草药。

    但是收获不多,因为村里人不少人都在着附近转悠,显眼地方的东西都被人踩光了,要不是黑妞鼻子灵,估计娘俩这三天都转悠不到什么东西。

    而这三天那个男人一直没醒,黑妞早晚都会去给他换药,喂饭。伤口一天天的好了起来,黑妞估计他就快醒了。

    第四天的时候,果然又下起了大雨,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木婆子坐在屋里唉声叹气,现在她已经对那两亩桑树不抱太大希望了,上次连续半个月的大雨,桑树上的果实都没坐住,基本都化了,卖银子是别想了。现在就指望那两亩的旱田里中的黄豆到了秋天的时候收成能好点。

    “不知道这雨又得下到什么时候。哎!”

    黑妞坐在饭桌上整理着这几天晒干的采药,没留意多想,直接开口了。

    “放心吧!晚上就停了。”

    木婆子以为黑妞这是在宽慰自己,倒也没往心里去。

    可是到了傍晚到时候,雨果然越下越小了,等太阳落下去的时候,雨就停了。

    木婆子突然想到,上次下了半个月的大雨之前,黑妞就一直念叨着要修房子,说是要下大雨。几天前也说要下雨,今天果然下了,她又说晚上就停了,晚上果然就停了。

    自家的姑娘这嘴难道是开了光不成?

    晚饭蒸的野菜馒头,杂粮粥,看着喝粥的黑妞,木婆子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你说什么时候还得下雨?”

    黑妞一口喝了粥,往窗外望了一眼,木婆子跟着往窗外望了一眼,外面此时黑漆漆的,雨后的乌云还没有散净,什么也看不见。

    “估计明天早上还得下。”

    “是吗?”

    晚饭后,木婆子看着黑妞去了柴房给那个男人喂粥喂药去了,就站在院子里望天。

    刚刚还半边天的乌云已经散净,此时连朵云丝都没有了。今天刚好是十五,圆盘似的月亮挂在天边,地面被照的通亮。

    这个样子明天早上能下雨?木婆子怀疑。

    而柴房里的黑妞给男人摸过脉,知道他最晚明天这个时候就该醒了,不知道他发现自己又被她捡回来时,这张俊脸会是什么表情,她已经有点期待了。

    等老娘睡熟了之后,黑妞又坐在院子里开始打坐,这几天虽然下雨,但是她晚上的时候也没断了打坐,不过就是坐在正堂里,没了月光的滋润,进步慢了一些,但是她也已经隐约的摸到了引气入体的边缘。

    今晚月亮正圆,又是十五,她正好接着月光精华,说不听今天就能引气入体呢!

    可是,并没有。

    但是黑妞却一点都没失望,想她上辈子修炼两百年都没筑基的废材,这点打击又算的了什么?她早就习惯了。

    今早木婆子是被雷声吓醒的,看着身边已经凉了被褥,木婆子赶紧起身。

    走到堂屋一看,黑妞正在刷锅,而外面一声雷鸣电闪之后,哗啦啦的雨水倾盆而下。

    真的下雨了!

    木婆子看着忙碌的黑妞,觉得自己这个闺女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呢?难道是老天爷看她闺女命太苦,就把黑妞的嘴开了光?

    木婆子心里有点失望,她倒是不在意闺女的嘴开没开光,要是能把闺女的这张黑脸治好,那她就谢谢老天爷了!

    黑妞见老娘面色变换不停的站在地中间,也不知道想什么呢,把手里的家伙递给了老娘。

    “娘,还是您做早饭吧!我去喂鸡,再喂喂兔子。”

    其实就是想去看看那个男人罢了!

    一想到那个男人马上就要醒了,黑妞心里就美滋滋的笑,上次叫他跑了,这次就是打断他的腿,也不能让他逃了。

    黑妞轻声了推来了柴房的门,里面的小鸡叽叽叽的扑棱起来,以为开饭了。兔子窝里的小兔子还闭着眼睛,没长毛,大概是感觉不安,正在往母兔子的身下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