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38章我黑你也黑

第38章我黑你也黑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雨后大山里的空气干净的让人恨不得多长几个鼻子,野花野草野蘑菇,长势喜人,要不是山路太过泥泞,黑妞恨不得快乐的飞起来。

    天气一好,憋了几天的小动物们也都出来觅食了,黑妞虽然还是没能引气入体,但是身体也比以前轻盈了许多,徒手抓两只野鸡还是不成问题的。

    山路不好走,上山的人就少,这下就便宜了黑妞,太阳还没落山,黑妞就已经背着沉甸甸的竹筐,一手一只野鸡,满载而归。

    在院子里枯坐了一天的木婆子远远的就看见了飞奔回来的黑妞,提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她就怕有人突然到家里串门,尤其是以前每日必登门两三次的铁婆子。

    躺在柴房里无聊了一整天的木瓜,耳朵很灵,黑妞一进院子他就听出了来人的脚步声,不自觉得竖起了耳朵。

    “娘,我今天运气不错,抓到了两只野鸡,您杀一只,晚上炖了。”

    “你这个孩子,怎么背这么多东西回来,累了吧!赶紧洗把脸。”

    “娘,我不累,我先把蘑菇和草药都处理一下。对了,你杀鸡别忘了把鸡毛留下来。”

    “留鸡毛干啥?一股子腥味。”

    “您就留下来就对了。”

    “行。”

    娘俩在院子里又嘀咕了半天,木瓜有点躺不住了,想起身,但是一动,身上的伤口就有点痛。

    伤口一痛,心里突然多了一点怨气。

    那个女人回来了,怎么也不进来看看他?那个女人不是说两情相悦吗?她早上走的时候就没打招呼,现在回来了怎么还不来见他?

    黑妞洗了脸之后,就开始摆弄自己的草药,挑拣出自己需要的,只需要用眼睛看,就能按照需要的用量配出自己需要的药。

    黑妞一直低着头认真的捣鼓着手边的活,直到太阳落山,木婆子喊了几次吃饭才动一下。

    看着木盘里自己调出来的药汁,黑妞满意的点点头,才去洗手吃饭。

    看着饭桌上的香喷喷的野鸡炖蘑菇,黑妞突想起来柴房里的男人。

    “娘,木瓜的饭给他送去了吗?”

    木婆子嗔怪了黑妞一眼,不满的哼唧两声。

    “没忘,你赶紧吃吧!”

    黑妞这才拿起筷子,又看见自己眼前的鸡汤,今天里面是放了人参片的,可是大补。

    “娘,这个汤给木瓜盛了吗?”

    木婆子又哼哼了一声,一口喝光了自己碗里的汤。

    “你放心吧!哪儿能少了他的,我还能亏了一个病人不成。”

    看出了老娘的不满,黑妞赶紧笑嘻嘻的讨好。

    “我就知道老娘最好了。”

    木婆子板着脸敲了一下饭碗,还是不满。

    “吃饭。”

    黑妞吃完了饭,猜到老娘因为什么不高兴,主动接下刷碗的活,又说着好听的话哄了老娘一会,才找个借口去了柴房。

    “娘,我去柴房收拾碗筷,您先睡,我收拾完就睡。”

    木婆子还能不知道黑妞惦记着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冷哼一声,算是应了。

    可当她看见欢快的走出门的黑妞,眉头又皱了起来。

    当娘的怎么会看不出女儿的心思?她就是怕自己的傻闺女陷得太深,以后受苦。

    黑妞走进柴房的时候,被柴房里小鸡小兔子身上的腥臭味熏到了,一拧鼻子。

    “我明天就给这些小鸡和小兔子在外面弄个窝,这味道……”

    黑妞见木瓜没搭理自己,才看向坐在板床上不啃声的男人,此时他正板着一张冷脸,由内向外散发着我很不高兴的气息,要不是他的眼睛还是清亮清亮的,她还以为这个男人恢复记忆了呢!

    看着一旁桌子上放着没有动过的饭菜,黑妞拧了拧眉毛。

    “怎么?饭菜不和胃口吗?怎么一口都没动?”

    黑妞上前,掏出怀里的火折子,点燃了屋里新添置半截蜡烛。

    见男人还是闷着不出声,僵着一张俊脸,想到已经调好的药膏,黑妞突然有点不忍心,以后可能就看不到这张俊脸,今天一定好多看看。

    大概是黑妞的目光太直接,太炙热,男人终于受不了,红了脸。

    而黑妞看着俊脸微红,更是看直了眼。

    “咳!听说你今天上山了?”

    黑妞咧嘴一笑,笑了男人有点毛。

    “是,我去给你找药,今天给您换新药,半个月后,你身上的伤口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男人听黑妞是替自己上山采药,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不在计较今天被冷落了的事。

    又听黑妞要给自己换药了,俊脸上刚刚推下去的红晕,又返了回来,连脖子都红了几分。

    黑妞看着觉得有趣,又看直了眼,一脸花痴的啥样子,就差没流口水了。

    “咳!我饿了。”

    黑妞赶紧端起饭碗,还好现在是夏天,饭菜没那么容易凉。

    “我喂你?”

    男人一把抢过了饭碗,异常傲娇。

    看着男人优雅的吃饭的样子,黑妞眼睛微闪,心里开始纠结让他恢复记忆的时间。

    要不要先培养两年感情,再让他恢复记忆,要不然干脆生了等生了娃子之后,生米煮成了熟饭,他总不会丢下自己和孩子跑了吧?

    可是,那样她算不算诱拐良家妇男啊?

    黑妞好纠结啊!

    木瓜一边吃的饭,一边偷偷的看着黑妞,一张黑脸确实没什么好看的,但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是的闪烁一下,就像是在说话一般,倒是挺有趣的。

    等木瓜吃完了饭,黑妞看着躺在床上等着自己给他扒衣裳男人,那一副任君采颉的表情,她忽然感觉自己这是在犯罪。

    “你闭上眼睛,一会就好。”

    看着木瓜听话的闭上眼睛,黑妞这才心无旁骛的以最快的速度给他换了药。而只要是能漏在外面的皮肤,黑妞都上了她刚刚调制的药膏。

    “好了,估计明天你就能下地活动,适当的活动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木瓜这才睁开眼见,而黑妞对上男人的被自己涂满了药汁的脸,心虚的转过头。

    一白遮百丑,一黑也能毁所有。

    现在她不忍心再看木瓜的脸了,太黑了,要不是过于精致的五官挽救了几分,完全和煤球没有半点区别。

    这个药膏可是她特意调制的,没有特制的药水,颜色很难洗下去。

    不过想到以后他们俩个总算是一样黑了,心情又好了不少。

    “你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就来看你。”

    黑妞端着碗赶紧走了出去,不知道明日木瓜看到自己的黑脸,会是什么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