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40章野男人

第40章野男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天气晴好,山里的动物就不知道疯哪里去了,在山里转了一天的黑妞,临近傍晚的时候才是抓了两只野鸡,没算空手而归。

    黑妞把两只野鸡塞进了竹篮子里,又盖上了杂草,撸了两把草籽,才向山下走去。

    落日的余晖笼罩着整个吉桑村,黑妞站在半山腰上望着村子,此时她归家的心情有点迫不及待,不知道家里的木瓜会不会在等着自己。

    想到这里,黑妞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哼上了小曲,加快了步子。

    刚一走进吉桑村,黑妞有种不祥的预感,右眼皮跳个不停,然后她就发现自己家的院子又被桑吉村好信的村民们围住了。

    铁家的院子最近都快成了戏园子了,三五不时的就能唱一出大戏,村民们最近往铁家跑的次数有点多,都已经摸清了门路,早就找了视线好的位置伸着脖子站好。

    “让让!”

    众人一听黑妞的声音,眼睛都是一亮,今天的主角终于回来了,这就更热闹了。

    黑妞没时间在意村民们的态度,因为她的目光都被自家乱糟糟的院子吸引了。

    原本好好的鸡笼子和兔笼子都被挪到了院子中间,笼子了的小动物都被吓得缩成了一团,也不知道少没少。

    木瓜站在笼子前面,一张黑脸上全是怒气,看见黑妞进了院子,才缓和下来。

    木婆子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有两道血痕,坐在地上喘着气,瞪着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铁婆子。

    而此时的铁婆子哭死赖活拍着大腿,显然刚刚经过了一场恶战,她也没能占到多少好处,头发也乱了,脸上也带着血,但是嘴里没闲着,破马张飞没一句好话。

    黑妞直接左耳进右耳出,就当自己没听见,实在是太污耳朵了。

    铁婆子现在心里是真的憋屈,在家忍了两三天,一想到黑妞娘俩现在可能正过着好日子呢,她心里就跟猫挠了一般。于是又忍了一天,做晚饭的时候看着自家锅里的糊糊粥,又想到了前两天在黑妞家看见的水晶糕,吞了吞口水,再看着自己的糊糊粥就满肚子气。

    忍不了了!

    凭什么那娘俩能没羞没臊的吃香的喝辣的,她却在这里吃糠咽菜。

    于是放下锅铲就直奔黑妞家来了。

    黑妞家的小栅栏门能防君子,却防不住小人。

    铁婆子从来都不会管人家关着的栅栏门是什么意思,直接就进了别人家的院子。

    进院子第一眼就看见了院子多出来的两个笼子,还有笼子里的小鸡小兔子,眼睛当时就红了。山沟里的婆子哪儿个没一把子力气,铁婆子先抱着鸡笼子往家搬,没走几步,贪得无厌的她又放心不下装兔子的笼子,回身又去抱兔子笼子,这一当隔,就被住在柴房里的木瓜发现了。

    见一个陌生人在搬家里的东西,还以为进了贼,当然不能放过,于是就被铁婆子发现了黑妞家竟然还住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这还了得,铁婆子必须要要闹的全村子都知道才好,这样才能把这对不检点的娘俩都撵出村子。

    木婆子平时是怂了一些,但是涉及到闺女的名声,为娘的潜力当下迸发出来,直接就和满嘴喷粪的铁婆子撕了起来。

    等黑妞回来的时候,二人已经大战了几个回合,都没了力气,早就剩下嘴上的能耐,铁婆子的嘴上的战斗力在桑吉村村算是数一数二的,木婆子只有抹眼泪的份。

    “黑妞,你这个死丫头,大家伙看看,这个死丫头私藏野男人,赶紧沉塘,沉塘!”

    黑妞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撒泼的铁婆子,扶起了老娘,看着木瓜没受到无妄之灾,心里松口气。

    “你去把这两个笼子放回原地,娘,你累了就休息去,一会我来煮饭。”

    “死丫头,我说你怎么这么急着和我家虎子退婚,原来是早就勾搭到了野男人,像你这个勾三搭四的姑娘,坏了咱们桑吉村的名声,大家伙赶紧叫村长过来,这个死丫头必须沉塘。”

    “你这个黑鬼,别动我东西,这些都是我的。”

    铁婆子骂的来劲,见木瓜开始搬笼子,赶紧站起来拦人。刚刚她可是数了,一共十多只小鸡呢!这要是养大了得下多少蛋啊?木婆子凭什么养鸡,要养也是她养才对。

    黑妞看着向木瓜扑过来的铁婆子终于不能不当回事了,直接拦在她的面前。

    “姑姑,这是我家的东西,我希望你清醒一下。”

    “滚,你家配有这好东西?”

    见铁婆子照着黑妞的脸就挠了上去,站在黑妞身后的木瓜直接冲到了前面,别看他又黑又瘦的身板,一把提拉起铁婆子,毫不费劲,拎着就往院子外阔步走去。

    那满身的煞气,看热闹的人们赶紧给让了路。

    黑妞都看着直了眼,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木婆子也吓了一跳,但也没阻止,家里有了男人果然还是不一样了,木婆子对木瓜的表现心里暗自满意。

    铁婆子被人耗着脖领子,吓得是哇哇大叫,肥胖的身体在空中扭来扭去,可惜她个子太矮,蹬来踹去那两条腿怎么都够不到地面,滑稽的样子惹的众人哈哈大笑。

    黑妞虽然不在意什么名声,但是也不能让人随意的诬陷,只能站出来解释一番。

    “姑姑,我知道你看我家不顺眼,但是你也不能如此的侮辱我啊?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亲侄女。”

    黑妞说着抹了两下硬挤出来的眼泪,又对着众人道“这是我表哥,姓木,叫木瓜,这些年一直在城里学木匠活,知道我爹去了,就剩我们孤儿寡母的,就来看看我们,过几天就走的。”

    木婆子的娘家其实离桑吉村不远,只要翻过两座山就是。但是这个年头翻两座山就已经是很远的距离了,一年半载的也不会有人来往两个村子一回,所以消息十分的不灵通,至于木婆子的娘家到底有没有木瓜这样一个人,谁能没事闲的去查证这个。

    黑妞淡淡的扫了老娘一眼,木婆子此时也不能拆黑妞的台,只能顺着黑妞的谎言圆下去。

    “这是我娘家侄子。”

    百姓们还是淳朴的,黑妞一说他们就信了。

    “怪不得长的这么黑呢!原来是亲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