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81章雨中拦客

第81章雨中拦客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木瓜也正对着楚森出神,虽然已经失忆,但是他曾常年生活在军营中,经常上战场。对鲜血的味道,早已经十分的敏感,他刚刚在楚森的身上,就闻到了血腥之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都别傻站着,赶紧进屋吃饭。”

    木婆子没多想,催促着几人赶紧洗手吃饭。

    楚森刚走几步,黑妞也看出了他身上有伤,也不知道他是挺着伤走了多少路,脸色已经开始泛白。

    有伤自然要及时治疗,黑妞自觉看不下去了,便主动开口。

    “娘,你先吃,我有点事要找楚森单独谈谈。”

    楚森古怪的看了黑妞一眼,没做声。

    “什么事啊?吃完饭再说,楚公子可能早都饿了,也不差这一会儿。”

    木婆子抱怨了一句,见黑妞已经领着楚森去了柴房,木瓜也跟了进去,也就不好在说什么,只能转身独自进了堂屋。

    这边一进柴房,黑妞直接开口问楚森。

    “你那里受伤了?我这里有药。”

    “你还会看病?”

    楚森惊奇的望着黑妞,这个山姑有点不一般啊!又想到昨天柳叶指路之事,他甚至觉得,这个山姑很是古怪。

    黑妞不以为意。

    “常年在山上跑,难免受伤,一些小伤小病,我都能看看。”

    黑妞说着已经拉起了楚森的手腕,简单的摸了一下脉,便放开了手。

    “你还会诊脉?”

    楚森再次惊奇的问。

    诊脉可不是能自学成才的,而且也需要很多的经验,每天就在大山里转的野丫头,还能诊脉?说出去简直就是笑话。

    黑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掏出了两瓶药,从其中一瓶中倒出了一颗丹药,递给了楚森。

    “补气养血的,你吃了吧!”

    楚森看着手中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药丸,想着黑妞也不能害自己,而且黑妞制药的本事他已经见识过了,犹豫了一小下,最后还是选择吞了下去。

    黑妞这才递过来另一瓶药。

    “你身上只是外伤,这药膏涂在伤口上,很快便好。”

    楚森接过药,拔出瓶盖闻了闻,又是一股清香之气入鼻。

    “这些都是你配制的。”

    “虽是些土方子,却十分的管用。”

    黑妞说着又看了看木瓜。

    “你留在这里帮他上药吧!”

    话落,转身推开柴房的门便走了。

    楚森倒是想再多问两句,但是人家根本就没给他机会。又见主子双眼发直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药瓶,楚森身体一抖。

    “主子,您不用担心,都是一些小伤。”

    楚森还以为主子这是在关心自己,心中是一阵的感动。

    木瓜却一把抢过楚森说中的药瓶,目光不善的瞪着楚森,冷声道“快点,不要当误了吃饭的时间。”

    楚森刚想说不用劳烦主子,他自己可以上药。

    但是对上主子的眼神,他立刻选择妥协了。

    楚森身上的伤大多都是皮外伤,虽流了不少的血,但他自己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简单的清洗了伤口,并止了血,也用光自己随身携带的疗伤药。

    他身上的衣裳之所以没有见血,是因为他已经找了条河清洗过,烘干衣裳的原因。

    可是他身上的伤口,由于长时间快速赶路,此时伤口有些裂开,又开始火辣辣的疼了。

    但是当他抹上黑妞给的药膏时,奇迹发生了。身上的伤口立刻不痛了不说,他居然还感觉,自己的伤口可能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看着主子帮自己上完了药,就揣进怀里的药瓶,楚森眼睛再次因为黑妞的土方子,亮了起来。

    现在他也知道了,黑妞这里的药,的确都是好东西,哪怕是在国都的皇宫中,就算是御医手里的药,都没有黑妞手里的这些土方子配制出来的药好用。

    “主子,你那药还是给我吧!”

    目光冷着脸,瞪了楚森一眼。

    “你身上都是小伤,不用再上药了,免得浪费。”

    楚森顿时无语,原来主子留下来给他上药是惦记上这绝好的疗伤药了,他还以为主子这是想起了以前的记忆,开始关心自己了呢!

    害得他空欢喜了一场。

    由于身上有伤,楚森就有借口不用上山了,可是每天坐在院子里看着自己尊贵的主子被黑妞呼来喝去,不是砍柴就是挑水的,他的心情别提多别扭了。

    就这样又过了三四天,楚森终于接到了他大哥楚木的飞鸽传书。

    见信里说,大哥这几天就能到,楚森终于松口气。

    那群人已经找到了这附近,他真担心下一刻就摸进了桑吉村,到时候可能又要连累这一村无辜的人。

    这一日夜里,天降大雨,电闪雷鸣,楚森躺在柴房里,久久不眠,总觉得今夜可能不会太平。

    忽然一道闪电横空而过,他感觉到大雨中一阵微弱的气息一闪而过,可等他追出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黑夜大雨中的小山村,除了雨声便是雷鸣,在没有其他声响。

    而此时桑吉村的十里之外,一对人马正在大雨中急行,直奔桑吉村而来。

    桑吉村村口的一颗柳树之下,漆黑一片,一道闪电过后,这眨眼间的功夫,才能看清,树下竟然站着一个人。

    披着蓑衣的黑妞,站在大雨中,长臂一挥,手中便多了几根柳枝。

    黑妞冒着大雨,把柳枝按照不同的方位深深插到了地土中,又站在雨中观望了一会,便又躲了那颗大柳树下。

    不多时,大雨中便来了一队人马,各个满身戾气,头顶笠帽,身披蓑衣,腰间还挂着长刀。

    当马队跑到桑吉村的村口时,领队的人突然停下,一抬手。

    整个马队的人都勒住身下的大马,满脸疑惑的向桑吉村的方向望去。

    躲在柳树下了黑妞,沉住了自己的呼气,倾耳听去。

    “咦!怎么没有路了?”

    “这雨太大,咱们可能是迷路了,前面依旧是山。”

    “怎么可能?明明只有一条路的。”

    马上的人争论了几番,刚想再往前走两步,突然天空中一条大雷劈下,刚好击中附近山脚下的一颗大树,一阵火光之后,又被大雨浇灭。

    “此时进山太过危险,先撤。”

    一对人马又站在雨中观望了一会,最后才打马离去。

    直到听不见雨中马踏泥浆的声音,黑妞才从柳树后走了出来。望着已经消失在雨夜中的不速之客,皱紧了眉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