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93章分离

第93章分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时麦地中已经焦糊一片,四周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四下还能看到被炸的粉身碎骨后,留下的尸块。

    赶来的人都变了脸色,如果他们的主子就在这爆炸中心,接下来的事他们根本就不敢去想象。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重伤的原因,楚森此时面色惨白无半点血色,双目赤红布满了血丝,像是刚从阎王殿里爬出来的一般。

    站在他身边的男子和他长的有几分的相像,冷颜肃面,身材魁梧,双手握剑,一身的冷冽之气。

    “发现主人了。”

    楚森和楚木连忙寻声跑去,当看到他们的主子整个人看上去很完整的时候,提着的心才稍微的松了松。

    楚木大步上前,探了探主子的鼻息,对着众人道“无事,可能是被爆炸震晕了,先把主子抬回去再说。”

    “等等。”

    楚森四下望了一眼,对着众人吩咐道“你们再找找附近有没有一个女人,黑脸的女人。”

    众人不明所以,还是立马领命照办了,不过翻遍了四周的麦地,也没发现什么黑脸的女人。

    楚木不满了的看了楚森一眼,亲自背起主子。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尽快给主子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才是最紧要的。

    “等等。”

    楚森突然注意到了主子的手里竟然还拽着一块破布,他上前想拿下来仔细查看,可是主子的手攥的太紧。但他还是认出来,主子手里攥着的这块有些烧焦的破布正是黑妞今天穿的衣裳的布料。

    难道黑妞已经……

    楚森有些不信,那个黑丫头看上去精明的很,身上还有许多奇怪的东西,哪能这样就死了?

    可是如果没死,她又能去哪儿?楚木带来的都是高手,找一个人简单的很。

    看着满地被炸裂的尸块,楚森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要是主子醒来之后知道黑妞已经死了?主子会怎么样?

    楚木带来的人手各个就是精英,很快处理了现场,带着木瓜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夜,一处黑漆漆的庄子里,四周埋伏着无数高手,把整个庄子围的跟铁桶一般。

    庄子里一间封闭的密室中,床上躺着的正是木瓜,此时木瓜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可是依旧没见清醒的迹象。

    “孟婆,主子怎么还不醒?”

    孟婆是一位已经到了花甲之年的老婆子,花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略微有些驼背,那双已经浑浊的眼睛中透着几分精明和狠厉。

    “战王之前脑袋就受了伤,这次更是伤上加伤,不过老婆子我已经给战王施过了针,战王应该很快就会醒来的。”

    “那主子可会记起以前的事?”

    楚森和楚木这两日无时无刻的不陪在主子的身边,南楚的战王不能有半点的闪失了。

    孟婆子摇摇头。

    “这就要看天意了。”

    楚森楚木对视了一眼,拱手看着孟婆子走了出了密室。

    等屋里就剩兄弟二人的时候,楚森才开口。

    “大哥,人还是没找到吗?”

    见楚木摇头,楚森心情有些沮丧。

    “主子很重视那个黑脸的女人,要是她真的为了护着主子就这样死了,主子恐怕会伤心。”

    楚木皱了皱眉头,盯着平静躺在床上的主子依旧不语。

    “哎!其实那个女人就是黑了一点,身份低了一点,却比都城里的那些喜欢惺惺作态的贵女们强多了。要是就这样死了,着实可惜了一些。”

    “大哥,你看,到现在主子手里依旧攥着那碎布不撒手,可见主子心里有多在意那个黑姑娘。这要是主子醒来之后,知道黑妞是为了他牺牲的,以后黑妞都会住在主子的心里吧!”

    楚木皱着眉头,听着楚森不停的唠叨,早已经不耐烦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女子,主子都不会放在心上的,因为他的主子是战王。

    “主子!”

    楚木上前,紧紧的盯着主子依旧沉睡的脸。

    楚森也赶紧闭上了嘴,看着主子好像是动了一下,可下一刻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又等了半晌,楚森憋不住内心的焦躁。

    “大哥,你说主子……”

    “主子,您醒了。”

    楚森再次看过去,就对上了主子那双凌厉幽深的双眼,吓的一哆嗦。

    主子这次过人是真的醒了。

    “太好了,主子你终于醒了。”

    楚森看着主子凌厉的双眼中还带着一丝丝迷茫的神色,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主子还没有记起从前的事?

    见主子要坐起来,楚木连忙上前搀扶,并细心的在主子的身后放了一个软枕,然后抱拳单膝跪地,开始请罪。

    “是手下的罪过,让主子一再受伤,请主子责罚。”

    楚森却赶紧站到主子的面前,指着自己的脸,道“主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楚森。”

    见主子沉着脸皱着眉,也不开口说话,楚森顿时失望了。

    “主子,难道你还没有想起以前的事吗?您是咱们南楚的战王,是战无不胜的鬼面王爷。”

    看着主子已经不在看自己,楚森绝望的捂住了脑袋。

    “楚木,这是哪里?”

    楚木抬头正对上主子幽深的双眼,赶紧低下头回道“此地是荆州署城郊外的一处闲置庄子,四周都是咱们的人,请主子放心。”

    楚天硌点点头,胀痛的脑袋让他还有些迷糊,又问道“你们是在哪儿找到的我?都城中此时情况如何?”

    没等楚木回答,楚森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主子,你想起以前的记忆了?真是太好了。”

    见主子手中依旧握着那片碎布,楚森忍不住问道“主子,黑妞怎么样了?我派人在事发地附近找了许久,却始终不见黑妞的身影,难道她……”

    一想到黑妞可能真的已经死了,楚森竟然觉得那个他每每看到都异常闹心的女人还真是可怜。主子好不容易有了记忆,那个女人说不定能飞上枝头了,却没那个福气。

    楚天硌紧皱的眉头,脑子中突然出现无数个画面,却一闪而过,并不清晰。

    “黑妞是何人?”

    楚森更是惊呆了。

    “主子你不记得黑妞了?那您还记得您失忆的事吗?”

    楚天硌刚试图去回想什么,大脑中又是一阵阵的刺痛,他觉得自己此时的大脑很是混乱。他抬起手,刚想柔柔眉心,却发现自己的手中攥着一块青兰色的破旧碎布。

    突然,他的大脑中又出现了一个画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