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07章哭求

第107章哭求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听着四周村民们越来越大的议论声,看着四周对铁婆子的指指点点,看着四周看着铁婆子时不屑厌恶的眼神,黑妞只觉得心中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村长一声令下,铁婆子就被村里的两个壮汉压着往外拖,她是死活不想走的。她要是就这样被人拖走了,岂不是张老嘎哒说什么是什么了,她岂还能活的成了?

    铁婆子费尽了力气也挣不开两个壮汉,哭着喊着被拖出了祠堂。

    眼看着事情不对,躲在人群中的赵春妞和赵春妞可是吓坏了,赵春妞想拉着赵春娘出来帮老娘求情,但是赵春好像是被吓傻了。

    论赵春妞如何用力的拽她,她都始终站着不动,赵春妞恨恨的瞪了赵春妞一眼,最后只能自己站出来。

    赵春妞比赵春娘想的长远明白,此时她要是再躲下去,她们老娘就要被定一个通奸的罪名,她和赵春娘这辈子永远也别想再翻身了。

    只见赵春妞突然一人跑进了祠堂,噗通一声,立时朝着黑妞就跪了下去,磕起头来,一声声的砰砰作响,这是动了真格的了。

    “表妹,你一定要相信我娘,她之前是不知事实真情,才受了这个歹人的蒙蔽。如今歹人见事情暴露,又开始诬陷我娘,我娘是无辜的啊,你一定要相信我娘。”

    赵春妞哭的声嘶力竭,凄声苦苦哀求,摆出十足可怜的模样。

    这要是黑妞不出口帮着她说话,倒显得她多绝情,多狠毒似的。

    黑妞忍了忍,一手抱着小人参娃娃,一手连忙扶起了赵春妞,轻声道“表姐这是跪错了人,也求错了人。这件事还得看村长和族长们怎么说,我又做不了主,我还是苦主呢!”

    “可是,可是……”

    见黑妞不肯帮忙,赵春妞扭头泪眼婆娑的去看林直,眼中是千般的柔情蜜意,万般的委屈祈求,可惜林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赵春妞无法,膝行了几步,爬到了村长的面前,又去求村长。

    村长此时整个脑仁子都疼,疼的快炸了。现在他已经不想知道真相是什么了,只要桑吉村的名声别在林捕头的面前坏了就成。

    “林捕头,这个张老嘎哒在附近的村子可是出了名的无恶不作,偷鸡摸狗,欺男霸女,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他现在不仅到我们村里偷盗,还敢诬陷我村中妇人的名声,实在是罪无可恕,求林捕头为我们桑吉村做主。”

    赵春妞一听,知道自己老娘的名声和命算是保住了,感激的对着村长磕了三个响头,也不敢起身,去看林直。

    黑妞知道今天这事只能到此为止了,虽然她不在意铁婆子的名声,更是恨她总来找麻烦。但是村长顾忌桑吉村的名声,自己也不好当着全村人的面苦苦相逼。

    “村长大人,既然已经还了我老娘的清白,我这就带我娘回家了,谢谢村长大人为我娘主持公道。”

    村长自觉当不起这声谢,一张老脸有些不自然,连忙摆摆手。

    “你娘受了委屈,又受了惊吓,赶紧回去好好的休养一下。”

    黑妞点点头,

    林直一抱拳,道“今日天色已晚,劳烦村长严加看管好这个贼人,待明日我便压他回衙门,好好的审问一翻,定会还桑吉村一个公道。”

    “好好,林捕头放心,我一定多派两个汉子,把这个贼人看的死死的。”

    林直点点头,见黑妞用一只手扶着木婆子往外走,对着祠堂内的众人拱拱手,连忙接过黑妞怀里的孩子,转身而去。

    这个时候所有人才注意到,原来黑妞的怀里还一直抱着一个奶娃娃,可是这个奶娃娃是谁家的?

    站在祠堂中的众人,互相看一眼,都眉头紧皱。

    “岂有此理,木婆子家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姑娘,怎么能……”

    铁家的族长话还没说完,就被村长立刻打断了。

    “住口,说话不经脑袋,你和铁常贵的恩怨,早就是陈年旧事,人都埋黄土了,你还抓着不放作甚?你这是想干什么?难道非要得罪官家人不成?”

    铁族长被村长当着众人的面指着鼻子骂,顿时涨的老脸通红,却不敢再开口,只能忍气甩袖而去。

    村长安排了两个壮实的汉子,把哭天喊地的张老嘎哒拖出了祠堂,关押在一处柴房中,并派人轮流看守,之后遣散了祠堂内的所有人,才赶紧回家。

    正如铁家的村长所说,让林捕头住在木婆子家确实不太方便,他倒是可以借着这个借口把林捕头请到自家来住,有借住的这层关系,和林捕头岂不是就更亲近了一步。

    铁家的院子里,木婆子被黑妞掐着人中唤醒了,睁开眼睛立刻惊的坐了起来,看自己躺在自家的土炕上,才松口气。

    “黑妞,你一定要相信娘,娘……”

    “娘,您说什么呢?我当然相信您,现在村里人都已经知道您是被冤枉的,已经还了您的清白,您就放心吧!”

    “真的?”

    木婆子不敢相信,她记得在自己晕过去之前,还说要把她沉塘呢!

    “是那个张老嘎哒自己承认的,他还说,和他有奸情的是姑姑呢!”

    “这怎么可能!”

    木婆子突然的吼声,把黑妞的耳朵都震痛了。

    黑妞轻声的嘟囔道“他还说,是姑姑让他来咱们家偷银子的。”

    木婆子不敢相信的呆愣了半晌之后,开始抹起了眼泪,看上去很是伤心。

    “那你姑姑……”

    看着自己老娘竟然还担心黑心的铁婆子,黑妞也是无语了。

    见黑妞不说话,木婆子叹口气,悠悠开口。

    “她怎么说都是你爹的亲妹妹,看在你爹的面子上,也不能让她……”

    “娘,您就别哭了,放心吧,她没事。一个歹人的话,谁能信?”

    听黑妞这样说,木婆子才终于松口气。

    这时她才注意到,土炕上还坐着一个奶娃娃,不哭也不闹,瞪着大眼睛正好奇的看着自己。

    “这……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咱们家?”

    “哦,这是我在路上捡来的,看他可怜就决定收留他。”

    “什么?捡的?这么好看的娃娃怎么可能被爹娘丢弃,不会是……”

    黑妞抱起了小人参娃娃,解释道“我是在深山里找到他的,要不是我,他可能就被山中的野兽吃了。”

    木婆子听了,自然就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