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不修仙 > 第113章儿子

第113章儿子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梅三娘是个半老徐娘,没儿没女没男人,已经在樟草胡同住了十多年了,刚好就住在黑妞家旁边的一个又小又破的院子里,这些年就靠她那两片巧嘴,能说会道,巧舌如簧,到处的给人说媒挣口饭吃。

    所以只要是看见到了年纪适龄的姑娘小子,她都会问上一问。

    黑妞看着挤开了众人,特意站在自己面前,穿着一身大红褂子,体态丰腴的婆子,总觉得这个人哪里看着有些不和谐。

    不过这也不管她的事。

    木婆子刚刚被众人围在中间,听全了邻居们七嘴八舌的闲话,知道这个叫梅三娘的婆子是干什么的,连忙把女儿拉回了身后。

    “大家伙,不好意思,我闺女回来了,我们就先回院子了。”

    木婆子红着脸跟众人打了一声招呼,拉着黑妞赶紧躲回了院子,关上了院门,才舒口气。

    她没想到城里的这些邻居竟都这样热情,她乡下来的土婆子根本就招架不住啊!

    黑妞手里拎着菜,母女二人一起走进了厨房。

    “林捕头没事吧?”

    “没事。”

    听着黑妞轻松的语气,木婆子放心不少。

    “林捕头帮了咱们不少忙,你可得帮林捕头好好看看。”

    “放心吧,林捕头的伤三两天就能好。”

    黑妞对自己的药当然有信心,想到自家院外面围着那群人,黑妞疑惑的问道“那些人都是住在附近的吗?他们为什么围在咱们家的门口啊?”

    一提这个,木婆子顿时忧郁了。

    看着自己怀里的大胖小子,深深的叹口气。

    “娘就是想站在门口看看你什么时候回来,也是馒头这孩子太可招人疼了,被左邻右里的看见了,就过来看看。”

    木婆子苦恼的问黑妞。

    “你说人家问起来馒头的身份,娘应该怎么说啊?”

    刚刚在大门口的时候,她就被围着问了半天,木婆子是个不会撒谎的,又不敢乱说,所以能能紧紧闭上嘴,一句话都不说。

    黑妞接过了木婆子怀里的馒头颠了颠,不过几天的时间,她怎么觉得小人参娃娃又重了?

    “您就说是我儿子好了。”

    “那怎么行!”木婆子立刻板起脸,跳起来反对。“你一个大姑娘,哪儿来的娃娃,说出去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黑妞不在意的笑了笑,道“那就说是我弟弟?”

    “那更不行。”木婆子老脸一红,她都怎么大的岁数了,怎还能生出孩子,说出去她的老脸还要不要了。再不说黑妞的老爹两年前就离家去了战场,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她要是还能生出这么大点的孩子,她还不如撞死了干净。

    看着老娘青黑了一张脸,显然是真生气了,黑妞连忙说好话。

    “所以,馒头当我儿子,最合适不过了。”木婆子还想反对,却被黑妞抢先了话茬。“娘,馒头这么的可爱,要是被人知道不是咱们家自己的孩子,你就不怕被人抢了去?”

    “可是……”

    “娘就放心吧,我一个黄花大闺女,真金不怕火炼,有什么好怕的。”

    听黑妞说出这等不知羞的话,木婆子恨不得扑上去捂住黑妞的嘴。

    “这种混账话你都能说,你是要活活的气死你老娘吧!”

    不过最后,木婆子还是接受了黑妞的建议,一是心疼馒头这么小的娃娃就没了爹娘,二是,她知道黑妞是个说一不二心里有成算的,既然这样说了,她心里肯定早就这样想了,不然她也不能把这个孩子抱回来。

    晚饭的时辰还没到,潘安手提肩扛的带了不少的好东西,来敲黑妞就的门。

    进了院子之后,就张罗着要干活,又要劈柴又要挑水的。

    黑妞指了指墙角的干柴堆,然后又带着潘安看过了自家满满的水缸,潘安才终于老实一会。

    “你拿这么多的东西干嘛?太破费了。”

    “这是我的心意,昨天不知道你搬过来,不然我早就来了。”

    黑妞上下的打量了潘安一遍,感受到对方看着自己时那殷切的目光,里面充满了热烈的向往和渴望。他或许觉得这就是喜欢,却不知,那只是他的错觉,他或许只是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了一些他所向往的东西而已。

    感觉黑妞在打量着自己,潘安白嫩的脸颊顿时染上了红色。

    “潘捕头,您不忙吗?”

    “哦!我游街巡逻的时间改到了酉时以后,等晚上的时候,我会在这附近多转两圈,你和伯母就安心的睡吧!”

    “那你要小心啊!”

    听黑妞在关心自己,潘安激动了一下。他觉得黑妞简直就是上天替他准备的女人,又黑又强悍,以后和黑妞生出来的儿子,要是能中和了自己和黑妞的肤色,那一定是一个真正的汉子。

    潘安越想,心里就越是火热几分。

    晚饭之后,潘安没有要走的意思,但是木婆子捧着食盒,递到了潘安的面前。

    “麻烦潘捕头了,这里面是炖了一下午的汤,里面加了草药,补气养血的,劳烦潘捕头给林捕头送去。”

    潘安一愣,傻傻的问道“这汤是您熬的?那真是辛苦伯母了。”

    “辛苦什么,这汤都是黑妞熬的,补气养血的方子我哪儿知道啊!”

    潘安一听,心里就不得劲了,强撑着笑脸,看向黑妞。

    “劳烦潘捕头了,林捕头帮了我不少忙,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看着黑妞一张认真的小脸上,没有其他的表情,潘安松了一口气。

    “行,那我这就帮你给林直送去,他可真是好福气。”

    最后一句话,潘安是在嗓子眼里嘟囔的。

    等潘安走了,木婆子才找黑妞说话。

    “娘看着,那个潘捕头怎么好像是对你……”

    “娘,您说什么!您别瞎猜。”

    “你别想骗娘,娘的眼睛不瞎。”

    傍晚的天气特别的闷热,坐在屋里,总觉得有些憋屈。

    木婆子嗔了黑妞一眼,搬着一个小方凳坐到了院子里,手里摇着一把竹条编的扇子。

    “娘觉得这个潘捕头并不适合你。”

    黑妞笑了笑,也搬了一个小方凳坐到了院子里,悠悠的说“娘,您忘了,我都已经定亲了。”

    木婆子的脸一垮,用扇子柄敲了敲黑妞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你是认了这门亲事,人家现在记不记得你都难说了!”

    黑妞捂着自己的脑袋,一缩脖子。“就算没有木瓜,我和潘捕头,这一黑一白,怎么看都不般配。”

    。